性感叶修在线发牌

【周叶】大雨中的我和你

*7/5关键词(速度巨缓慢_(:3」


*《医往情深》耀家通贩


*早安(ノ゚ェ゚) ヨッ♪





像是要洗去这个世界所有污秽,也像天空在悲鸣般,雨水自高空不断倾泻下,落自地面那一瞬间卷着尘土飞溅开来,闪电以千军万马的气势撕裂厚重的云层,划破晦暗无光的天空降落在远方某一土地上,并将那处打成焦土,雷声自远方滚滚而来,像是天空的控诉般,响彻天际,震着所有生物的耳膜,使他们打从心底感到恐惧。

有人浑身是血的跌跌撞撞跑入幽暗密林中,他身上的血迹被雨水冲刷掉了大半,不甚明显的凌乱脚印在他身后延伸好长一段距离,头发被雨水打湿,湿漉漉的贴在额前掩去了眉眼,看不清容貌,只能知道是名年约二十多岁的青年,透明的雨珠不断自他发梢滴落,落至此刻一片泥泞的土地中。

森林占地广大,树高的仿佛伸入云中般,支撑着整片天空。四周景色都非常相似,容易使人在里头迷失方向。

——谣传进去的人没有一个出来过。

眼下这闯入的青年毫无目的的四处走,好几次因为地上盘根错节的树根而差点摔倒,幸而即时扶住身旁的树干稳住身子。

他在寻找个能够暂时让他休息躲雨的洞穴。

不……不行,我不能倒在……这……

雨水模糊了他的视线,上下眼皮不断打架。倒下前,最后映在他眼中的是那片黑的令人喘不过气的天空。

大雨像没有止尽似的下着。

透明的水将脏污冲刷走的同时,也逐渐一点一点的带走那人的体温。


意识一片黑暗中,青年感觉到有个温热的躯体来到他身边,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奈何眼睛无法睁开,四肢也无力移动,只能任由对方摆弄。之后似乎被移到某种生物背上,毛绒而柔软的触感从掌心下传来,下意识的收紧手指,揣紧了底下的绒毛。

好温暖。脑中浮现这么一句话后,青年又陷入了意识深层。


青年再次醒来是被身上的伤口给痛醒的。

细微的劈啪声从旁边传入耳里。

微微蹙起眉头,眼睫轻微颤动,缓缓睁开眼睛眨了眨,目光聚焦后发现身处在个洞穴内,不远处有篝火在跃动,温度伴随燃烧树枝的声响从那传来。青年挣扎着要爬起来,但牵扯到身上的伤口而又躺了回去。

「别动。」一道温厚低沉的嗓音从旁边传来,青年转头看过去,一名年纪与他相仿的男子盘腿坐在身旁,手里拿着药钵与药杵不知道在磨些什么,「伤口会裂开。」

「是你救了我?」青年状似随意地问,目光却警戒的打量起对方,而那男子丝毫不在意,手中研磨的动作没有任何停顿,任由他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扫射,「为什么?」

男子继续磨药物没有回答对方。

许久后他才开口:「受伤了,必须救。」

「你知道我是谁吗?」青年问。

「不知道。」

「不知道还救,难道不怕我是坏人吗?」勾起唇角,青年问。

「不怕。」男子摇头,放下手中磨到一半的药,小心协助青年靠着他坐起来,「见死不救,不可以。」

「真不知道该说你善良,还是不怕死。」笑着摇头,「不过还是谢谢你。」

大雨持续下着。


「为什么?」许久,男子开口问。篝火跃动,火光将他的脸庞映的忽明忽暗。

「什么?」青年没有跟上他的思维,一脸狐疑地问。

「被追杀,为什么。」男子转过头,墨黑的眼眸沉着冷静地望着对方,语气平淡的像在叙述件毫不起眼的事一样。

「没什么。」青年笑的云淡风轻,「长久以来的内部矛盾,及利益冲突,新仇旧仇的结果而已。」

「痛吗?」

「当然痛啊。」青年笑起来,结果拉扯到伤口而皱起眉头,「被划那么多道口子,不痛才怪。」

男子摇头:「不是的,被背叛,痛吗?」

时间仿佛被放慢般,青年深深的看了男子好一段时间,之后移开目光闭上眼,呼了口气说:「从来没有谁背叛谁,只是选择不同而已,不论是谁都不该怨恨他人。」

「不论如何,人生还是得继续走的。」

男子点头,没有继续问。

「对了,还没问你的名字呢,改天要报答救命之恩比较方便。」青年向男子伸出伤势没那么严重左手,「我叫叶修,你呢?」

愣了下,男子也伸手回握住:「周泽楷。」

「叫小周行吗,感觉你比我小些。」

「嗯。」

「雨停之前,多多关照了。」

大雨伴随雷电不断落下。


整个世界只有天空的悲鸣,再无其他。







**

要快点把状态调好_(:3」太咸鱼惹

要对未来抱持希望,相信一切都会好的(๑ơ ₃ ơ)❤


谢谢喜欢我呀❤


"跌撞著也要狂奔;哀嚎著也要生存"

评论(1)
热度(44)

山有木兮木有枝,葡萄发糖你吃不吃

深山修练九千九百九十九年的兔子精

© 性感叶修在线发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