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美酒夜光杯

【周叶】動物

*复健

*除草(*бωб)


指甲盖大小的雨珠从高空落下,碰到一切有形体的事物时,化作碎裂的玉石四散开来。

路灯安静地立在两旁,街上没什么人,连只猫狗都没有。

周泽楷只手提购物袋,撑伞走在路上,时不时有雨滴落在裸露出来的肌肤上,冰凉的触感使他忍不住抖了抖。落下的雨水似是越来越密集,有加大的趋势,于是他加快脚步往宿舍的方向前进。

拐过最后一个转角,眼中只有不远处宿舍大门的周泽楷,眼角余光撇到盏孤伶伶立于大雨中的路灯下有只蜷缩成一团的生物,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走上前去查看。

那是只大概刚断奶不久的小猫。

既愤怒又心疼地将全身湿透,不断喵呜喵呜叫喊的幼猫给抱在怀里,也不管污水是否会溅到自己身上、会不会滑倒,迈开步伐朝宿舍奔去。

将猫用外套盖住,躲过宿管大爷探寻的目光,进了寝室关上门,轻手轻脚的把它放在地上,从衣柜翻了件自己穿不下的衣服出来,周泽楷用它将它给包起来,轻轻搓揉擦拭好阵时间才松手。

柔软的毛因被雨水淋湿的缘故而竖立着,看上去像只略大的刺猬。它细细的嗓音喵呜喵呜的喊,瘦弱的躯体有些发抖,不知道是因为觉得冷,还是对陌生环境的反应。

「别怕。」蹲下身子,周泽楷抚摸猫的背脊,轻声道,「没事的。」

空闲下来的那只手在书桌上胡乱摸索段时间,才找到随意扔在那的手机。周泽楷打开搜寻介面,寻找起最近的动物医院。

希望过去的时候还在营业。思考去动物医院的路线的同时,周泽楷起身换上干爽的衣服,将手机钱包揣入兜里,抱起幼猫离开时不忘拐弯进浴室拿雨伞。

「乖,别动。」察觉到怀里幼猫不安的扭动,周泽楷放缓脚步,把伞夹在脖颈与肩膀之间,腾出手顺着背脊抚摸安抚,「带你看医生。」

幼猫扭头咬住周泽楷的手腕。虽然它长了牙齿,但力道不大,只在皮肤上留下圈浅浅的牙印,不痛不痒的。

「别闹。」轻轻抓猫头,又搔它下巴,这次安分些。

踏进动物医院时,周泽楷只在里面见到个背对他,穿衬衫长裤的青年,他蹲在地上和一只毛柔顺光华的黄金猎犬玩,柜台里没有人。

一样是带动物来看诊的?理了理因奔跑而凌乱的衣裳,周泽楷安静抱着猫站在一旁。

神采奕奕的黄金猎犬朝周泽楷汪了声。

「来看诊的?」青年转身,使周泽楷看清他的面貌。算不上帅气的让人念念不忘,不过也是十分俊秀,一双略微上挑的桃花眼微眯,唇畔上扬的弧度不甚明显,周身散发着看似慵懒却给人种精明干练的气场,年纪看上去不比他大多少。

「对。」

拍拍黄金猎犬的头,青年朝周泽楷招手:「跟我进来。」

「可是……」医生不在啊。来不及把疑问说完,青年的背影就消失在转角,周泽楷只得连忙跟上前去。

抱着幼猫进到诊间,周泽楷才把他的疑问说完:「医生不在,怎么看?」

「谁说医生不在?」青年敲敲桌上的名牌,周泽楷的目光跟着向下挪动,上头刻着叶修医师四个字,「快下班就先脱了制服,谁知道还有病人呢。 」

「……抱歉。」

「没事……这猫你的?」

「不是,路边捡来的。」

「小家伙乖,让我看看啊。」兴许是叶修的声音具有安抚的能力,原本躁动不安的猫逐渐冷静下来,「这年头总有人不给动物结扎,生了窝养不起就扔,或是因为其他奇葩理由弃养,真是给自己造孽。」

空气忽然安静下来,一个认真检查,另一个站在旁边观看,偶尔搭把手。

「没什么事,就有些感冒症状及营养不大够。」瘦小的单手就能托起的猫懒懒地在叶修怀里缩成团,打了个大大哈欠,露出小小白白的尖牙,「养过猫吗?」

周泽楷尴尬的摇头,于是叶修教会他许多照顾幼猫上的技巧。

约莫半小时后,叶修伸懒腰,说:「这样就行了,回去记得照三餐喂药,下周回诊。」

「谢谢。」缴过医药费,周泽楷抱猫快步离开,尽可能赶在门禁前回去。

眨眨眼,打了个哈欠,叶修关起门结束当日营业。

再次见面时,周泽楷手中不仅抱着上周捡到的幼猫,还有只奶茶色的幼犬。

站在柜台内,叶修放下手中的资料,挑起单边眉毛问:「狗是你养的?」

「路边捡的。」周泽楷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无奈。

「……都带进来。」

此次回诊的结果是幼猫恢复状况挺好,幼犬没什么问题,身体很健康。

「有什么打算?」叶修说的是那一猫一狗。

「送养。」

「记得要筛选领养人,别再让它们无家可归。」低头写着些什么,叶修头也不抬地说。

「会的。」

再次碰面,周泽楷身边跟着的不再是之前叶修见过的幼猫幼犬,而是只毛光滑柔顺,脖颈上系着项圈的哈士奇。

「汪!」周泽楷先前见过的黄金猎犬蹲坐在地上,毛绒绒的尾巴在身后摇动。

「又是捡的,对吧小周。」总是三不五时到动物医院报到,叶修想不记住周泽楷的名字都难,「要是有人在寻找走失的宠物,你只要在那待上几天,肯定过没几天就找到了。你这体质太招动物喜爱。」

周泽楷只是笑笑的不说话。

「大家伙,你叫什么名字啊。」弯下腰与哈士奇平视,叶修笑咪咪的看着舌头吐在外头的大狗,「跟我来一下,我看看你有没有晶片。」

经过几分钟的检查,叶修放下扫描仪,扭头对周泽楷道:「可喜可贺,它体内有晶片,待会我去试试能不能联系上,看要怎么把狗领回去。」

「嗯。」摸摸狗头,哈士奇仰头舔他掌心。

「没事的话,要去前面玩狗或先回去都行。」

于是周泽楷走前面,哈士奇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走出诊疗室,没一会收拾好器材的叶修也出来了。

「小周,你们现在课业重吗?」在周泽楷身边坐下,叶修问。

「还好。」躲避黄金猎犬不断想舔他的动作,周泽楷回答,「怎么了?」

「愿意来我这帮忙吗?」叶修掰着手指数给对方听,「你看,我这只有我一个人,忙起来就算有三头六臂也不够用,多个人的话效率会高些。」

周泽楷想,自己挺喜欢动物,课业也能维持在第一,于是便应下这邀约。

往后的半年时间里,周泽楷不时带路边捡来的动物来给叶修做治疗检查,若是被遗弃的话就替它们拍几张相片放上网路给人领养,帮助毛孩子找到一个爱它们的新主人。

某天,对一只在外流浪许久,有颗眼睛发炎的猫做好初步治疗,叶修坐在柜台内,在他一本册子上涂写些东西,在旁边整理物品的周泽楷想,那应该是纪录治疗疗程的本子吧。

小心翼翼地看着年长自己几岁,亦师亦友的兽医师的侧脸,周泽楷不知道内心的一个困扰他许久的问题到底该不该问。他挣扎、犹疑,连叶修停下书写的动作,眉眼带笑地看着他都未发觉。

「想什么呢小周,这么沉迷。」椅子滑动发出咔啦咔啦的声响,叶修坐在上头由下往上看着对方,「是什么问题难住我们周学霸了?说来听听?」

「呃……我、我」周泽楷急的红了脸,别说一句完整的话,连半句都说不完整。

「别急,慢慢说。」换个姿势坐,下巴靠在椅背上,叶修饶有兴致地看着手足无措的周泽楷,内心涌起股想要调戏他的心思。

「曾经说过,什么动物都能治疗。」开开阖阖许多次,累积足够的勇气后,周​​泽楷道。

「是啊,我曾这么说过,怎么了吗?」

「那……单身狗,可以吗?」墨黑的眼眸满是期盼。

叶修明显愣了下,而后拍拍对方的肩膀:「看上哪个姑娘了?放心吧小周,靠你的魅力征服她!」

「我魅力大……吗?」

「大啊,除了长的好看,性格也挺好,应该很难有人会拒绝……吧?」叶修也不是非常肯定,毕竟每个人对「魅力」的定义不尽相同,有时候相差几条街,有时候则是山峰与海沟的差距。

「不是姑娘,」周泽楷摇头,松了口气但还是小心翼翼地问,「那……有机会追你吗?」

叶修笑了。

「有何不可?」




**
双向喜欢的故事(没表达好我的锅_(:3」

我想被小周开枪打在心上,射成蜂窝我也愿意(超突然

评论(2)
热度(71)

山有木兮木有枝,葡萄发糖你吃不吃

© 葡萄美酒夜光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