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美酒夜光杯

【周葉】沒能圓滿的遺憾

*情人節快樂~


*我也要去約會嚕~





春夏秋冬,數十年如一日。從最初的年少到現今的沉穩,這之間經歷了多少風雨,而又面對多少困難最後才在一起。回想起那時的事,你們都笑說你們當時真有勇氣去與自己愛的人在一起。

愛一個人或許很簡單,但你愛的人同時也愛你真的很難很難,況且你愛的人與你的性別相同。

從過去到現在,多少人縱使相愛,卻因性別的因素而分離?

就算沒有因為性別因素而分離,又有多少人能夠面對長久的輿論而不分離?

你們很幸運,也很有勇氣。

 

牽著手,你們走在樹林小徑上,午後的金色陽光細細碎碎散落在四周,微風輕輕吹拂著,讓人有種想睡覺的感覺。

比自身體溫略高的溫度從牽著自己的寬厚手掌傳來,稍握緊了些,另隻手掌便以更大的力量回握。

「牽那麼緊做什麼,哥又不會不見。」半瞇著眼,葉修走在周澤楷左後方約一步的位置。

「不怕,喜歡。」不怕前輩不見,因為相信。因為喜歡,所以想在有限的時間內一直一直在一起。

側著頭,看向葉修的雙眼盡是溫柔,如星辰般耀眼。

看著那雙溫柔的眼,葉修覺得那就像遼闊的大海,能夠包容他的所有,好的壞的,全都毫不嫌棄的收下。

握緊了手,又鬆開,葉修微勾著嘴角,望著周澤楷的目光也很溫柔。

牽著手,掌心的溫度就如同他們之間的感情一樣,暖暖的。

 

一路上都牽著手並肩而行,誰也沒有開口,直到走出樹林,到達目的地。

少了樹林的遮蔽,風將兩人的頭髮吹得有些凌亂。周葉兩人也不甚在意,一同坐在一旁的長椅上。

林中鳥如在討論重要事宜般不斷鳴叫著。

「前輩,後悔過嗎,在一起。」過了很久,周澤楷看著遠方問。

「我所做的每一個選擇都是經過深思熟慮後的結果,所以我並不後悔。」

「後悔,有過。」頓了下,周澤楷想著合適的措詞。「前輩很好,喜歡。無法有婚禮,抱歉。」

「現在無法擁有,那麼只能靠自己努力去爭取。我們所做的不僅僅是為了自己,也是希望下一代的孩子們能有擁有。」低垂眼眸,略長的睫毛在臉上打上陰影。

「就算如此,」手被拉起翻成手心向上的的姿勢,一個冰涼的物體落在上頭。「前輩,你願意嗎?」

側身覆上對方的唇,這是葉修的答案。

「我願意。」

 

兩人靠在一起的影子在身後拉得很長很長,銀色的對戒分別被套在十指緊扣的兩人手指上,安靜地散發淡淡的光輝。





**

想說的其實只是現在只有少數國家承認同性之間的婚姻關係。


同性無法經過法律締結婚姻關係,覺得很難過。


總想著,為什麼相愛的人不能在一起呢,就因為他們的性別相同?


先不論能否結婚這件事,很多人覺得喜歡上與自己相同性別的人是件很噁心、很糟糕的事,聽見這樣的事總忍不住想要問,你是喜歡他「這個人」,還是只是「性別」?


必須承認這個世界其實很不公平,在真正通過法律前,同性之間的關係無法得到任何保障。舉例來說,今天你的伴侶需要動手術,需要家屬手術簽署同意書,但法律尚未核准同性婚姻,所以你無法簽名,儘管你們相愛。


時代在改變,就算是喜歡的人與自己相同性別,也應要有結婚的權利,並不能因為這樣就忽略他們想要有一個「家」的願望。


距離通過多元成家的法案可能還有段時間吧,希望未來的哪天我能夠笑著對新生代說,在我那時候,很多人都認為同性之間的感情很可笑,覺得那些人腦子都有病呢。



某個人能牽著另個人的手一直變老,我認為這就是最幸福的事。





我到底在打些什麼呢,都凌晨4:22了,該睡了。


剛才地震,結果好多人都被震醒了,沒事了,大家繼續睡吧。

评论
热度(25)

山有木兮木有枝,葡萄发糖你吃不吃

© 葡萄美酒夜光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