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美酒夜光杯

【周葉】心音

@葬狼 璋璋生日快樂!!!!雖然晚了幾天QQ對不起說好的傻白甜被我寫的略虐(ry

原點文>>小周有一天得到一種超能力,能聽到對方心裡的想法,但是只聽的到葉修一個人的。


*副標「周澤楷患得患失的煩惱」


*略虐,小心服用







有榮耀第一人之稱的槍王周澤楷他過去有個困擾,那就是某天他睡覺醒來發現他擁有了能夠聽到他人心中未說出口話語的能力,但是對象僅限於他喜歡很久的前輩,葉修。

是什麼時候喜歡上前輩的,又是什麼樣的因素讓我喜歡上他?

偶爾有空時,周澤楷會在訓練結束時站在走廊上端著水杯看著窗外想著這個問題,但是一年、三年過去了,直至現在他們在一起了,他仍然沒想出個結論。

喜歡就是喜歡,或許不需要理由吧。微勾著嘴角,周澤楷心想。

 

風吹起窗簾的一隅,陽光像頑皮的孩子似的從角落溜了進來,跑到還躺在床上睡覺的人臉上。暖金的陽光讓那人感到不適,因此他將棉被拉高蓋住頭頂翻了個身繼續他的睡眠大業。

風經過窗口的風鈴,拂過床上那人的臉龐,翻動桌上的書頁,在屋內逗留了會又從原本的窗口溜了出去,留下一屋子的涼意。

門把轉動,穿著兔子圖案居家服的周澤楷走到床邊,輕輕推著裹得像蟲繭的人。「前輩,起床。」

像拆禮物般――雖然有點殘暴,周澤楷慢慢地、不徐不緩的用點力氣將棉被收入自己的領土範圍,然後看著對方身體捲的像蝦米似的窩在床的角落。

「不想起……唔,再睡會……小周不要吵。」緊閉著眼,葉修拒絕接受周澤楷的叫喚。

「不行,早餐會涼。」叫了幾次不見效,周澤楷將葉修抱起,讓後者靠著床頭強制讓腦袋清醒。「不可以,熬夜。」

「好好好,我的好小周,你說什麼都好。」就算沒有睜開眼,葉修也知道他面前的戀人此時像隻失望的大型犬,耳朵都垂了下來。

蹭了蹭年長愛人的頸窩好一陣子,周澤楷才心滿意足的離開房間。

 

「今天也沒啥事,出去走走吧,嗯?」飯後並肩坐在客廳沙發上,葉修問著。

「嗯。」

 

零碎的陽光散落在地上,像鍍了層金。

「小周,你那時候怎麼能那麼肯定我是喜歡你的,要是我不喜歡你怎麼辦?」偏過頭看著身旁的人,葉修問。「不擔心我因為討厭而遠離你嗎?」

墨黑的眼此時在陽光的照射下也變得淺色,看起來像是可樂那種的淺褐色,少了些許冷淡,多了幾分溫柔。

周澤楷沒有說話,只是直盯著葉修瞧,多希望葉修能看著他的眼就了解他所想表達的。

「不會。」不會不喜歡不會遠離前輩你不會是那樣的人。

太多的話語想要傳達,但是最終只能化為兩個字。

兩片薄唇動了動,但什麼都沒說出又閉上。

我要怎麼告訴你,某天醒來我發現我能夠聽到你心裡的話的這件事?在不確定前輩你是否像我喜歡你一樣喜歡著我的時候,我真的很擔心貿然像向輩你傾訴我的心意會被你拒絕,然後被你推得遠遠的,我也害怕對前輩你的這份喜歡只不過是一時的,總想著會不會很多年後我變得不像現在般喜歡著你。

前輩,你知道嗎,當我能夠聽到你那些放在心裡沒有說出口的話時,我真的很高興,因為你喜歡我這件事而高興,因為你不會覺得反感而將我推的遠遠的而高興,因為我們兩個彼此喜歡著對方而高興。

無比慶幸沒有放棄喜歡前輩你這件事,如果放棄,或許就沒有機會像現在這樣能夠牽著你的手,走在這條路上吧。

但你可知道我多期待這一天的到來,同時也在害怕這一天嗎?

期待與你十指緊扣,白頭偕老,但也害怕前輩你對我的喜歡只是一時的,這一切美好隨時會崩塌,到時候,只剩我一人了。


垂在身側的寬大手掌握了又鬆開,止不住的細細顫動。

另一人的手覆了上去,一隻隻手指摸過,找到空隙而插入緊握,十指交扣。

「小周、周澤楷,看著我。」細長手指拂過略上挑的眼角,將淚水抹去。「我不知道你怎麼想的,但我說喜歡你,那就是真心真意的喜歡,不要懷疑其中真偽,也不要時時刻刻都害怕我離開你,說過要陪你一輩子,那麼就是一輩子。」

「我所喜歡的那個周澤楷,是個將他的心雙手捧上在愛我的、在尊敬我的。我喜歡的那個你,是那麼的耀眼,看上一眼便移不開目光。」

「說一次我愛你不夠的話,你願意給我一輩子的時間,讓我慢慢訴說嗎?」

捧著周澤楷的臉頰,葉修淺色的眼珠子此時像是廣闊無邊的海洋,乘載著無盡的溫柔,讓凝視他的人寧願溺死在其中,也不願醒來。

輕握那隻覆在自己臉上的手,看著那雙眼周澤楷心中的不安逐漸消退。

「我願意,不管多久。」

 

兩人沐浴在金黃色陽光之下,換個場景與服飾,就像是立於教堂備受祝福的新人。

相視而笑,兩人之間的距離由遠至貼合,地上的影子拉的長長的,密不可分。

 

 

――互相喜歡對方的話,表白後便會再也聽不見對方心裡的話,所以要開口說、要用行動告訴他,你有多喜歡他。







**

中間一度變虐的,索性刪了。不知道為什麼近期出來的都有點虐(他人評價


圖畫我不清楚是不是也會這樣,但是文章真的會反映一個人的狀態。


喜歡一個人就會想很多,像是他不說話是不是不喜歡我、說喜歡我是不是在敷衍我、現在他喜歡我,那三年、五年,甚至十年後,他仍然會像當初一樣喜歡我嗎?


喜歡一個人真累,但看著周葉兩人就忍不住想戀愛,想結婚(有病


我喜歡你,但我不知道要怎麼告訴你。


強哥怎麼那麼多QQQ打一隻給點文的機會一次(bu

评论(4)
热度(27)

山有木兮木有枝,葡萄发糖你吃不吃

© 葡萄美酒夜光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