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美酒夜光杯

【周葉】酒

*今天仍然不想吃藥

*我是那瓶1996年的勃根地,別跟我搶((






葉修酒量不好一杯倒這是個職業選手們都知道的事。

然而他家有一個地下室,裡面放滿陳年美酒卻沒人知道。直到周葉兩人交往第三年的某一日,葉修邀請周澤楷去他家,並領著他走入地下室時,周澤楷才知道這件事。

「不是不能喝?」看著滿室陳列的酒,周澤楷很疑惑。

「不能喝是一回事,收藏又是另一回事了。」伸手打開玻璃櫃取出一瓶法國勃根地,1996年的,「來一點?」

美酒當前很少人會拒絕,即使是職業選手也一樣,偶爾來一點也是沒關係的。

「好。」

 

暗紅色液體從傾斜的瓶口汩汩流出,滑入光亮的高腳玻璃杯中,勾魂般的香氣與美麗的色澤都不斷誘惑著他人去品嚐。

清脆的碰撞聲響起,絲絨般的口感在口腔轉過一圈,而後滑過喉頭,直抵胃部。

放下玻璃杯,周澤楷見到的便是臉部微紅的葉修。

不會喝硬要喝。周澤楷很無奈,放下酒杯就要起身將葉修打橫抱起,才剛彎下腰就被葉修環住脖子,兩人之間的距離瞬間變成鼻尖蹭著對方的鼻尖,很是親密。

「小周你知道嗎,我覺得你的味道就像這勃根地葡萄酒,勾人的氣息,嚐上一口就令人難以忘懷。」葡萄酒的味道在兩人之間蔓延,「嚐上一口就忍不住想要再嚐下一口。」

想要放任自己沉溺其中不願醒來。

凝視著雙頰緋紅的愛人吐露出這些言詞,就算是平時冷靜自持的周澤楷都有些心動。

平時的葉修是那麼的強大,很少表達自己對情感的渴望,很少有如此直白的話語,因此周澤楷覺得此刻是多麼的難能可貴。

傾身吻上對方,靈巧的舌互相追逐纏繞,舔過口腔內每一寸,牙齒輕咬著他的下唇,分離時中間拉起了銀絲,「好喝嗎?」

舔去來不及吞下而落在唇角的口水,葉修躺在沙發上揚起一個笑容,「那是當然,你的東西都是最好喝的。」

回應他的是一個更加激烈,但也溫柔的吻。兩具軀體在不大的沙發上如藤蔓般糾結纏繞,不願分離半吋。

 

不是只有你想沉溺於這一片汪洋啊,你的一顰一笑也都使我沉溺其中不願清醒。

有了第一次,就忍不住想要有第二次。





**

終於打完了,晚安(

起床再來修改個幾次,覺得要陣亡了<

對了,覺得有顏色不是錯覺,因為只要沒睡飽就會這樣,通常運轉。



想到前幾日跟男神跳舞還是覺得好開心,少女心都用在那日了。

那是一場好長好長,卻又短暫的夢,不想醒。

评论(4)
热度(32)

山有木兮木有枝,葡萄发糖你吃不吃

© 葡萄美酒夜光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