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美酒夜光杯

【周葉】噩夢

*我仍然,不想吃藥((






周澤楷做了一個噩夢,他夢見葉修變成年紀大概五歲的小孩子,還是特煩人的那種。

他牽著變小的葉修走在動物園裡,心很累。

「澤楷哥哥我要去看熊貓!」肉肉短短的手指指著前方的熊貓館,小葉修很興奮,大力拉著周澤楷的衣角。

「走慢點。」周澤楷覺得他的衣服就快要被葉修給扯破了。

「不行!再慢就看不到了!!」用力掙脫周澤楷的手,葉修用他短短的兩條胖腿向前奔去。

看著那小小的身影,周澤楷覺得很無奈也很想笑,突然能夠理解為什麼他人說小孩難帶了。

別試圖跟小孩講道理,他們不會聽,不會考慮你的感受,眼中只有自己要的。

等到周澤楷走進熊貓館時,看見的是不及成年人腰部高的葉修在人群最外圍跳著擠著,試圖突破人牆。

嘆了口氣,周澤楷彎下身將葉修抱起放在自己肩上,讓他能夠看見胖呼呼的熊貓。

「澤楷哥哥你看!!!!是熊貓耶。」肉肉的手掌拍的周澤楷頭很痛。

「我看到了。」將對方的手抓住,「不要打我的頭,很痛。」

 

看了一會的熊貓,周澤楷將葉修放下時,他覺得他的肩頸得到了救贖。全身上下都肉肉的葉修在他身上扭半天,周澤楷都覺得他的脖子快斷了。

之後路上葉修仍然不斷地奔走跑跳蹦,周澤楷想抓也抓不住,不只一次想去找繩子把葉修綁起來放在身邊。

頭一次周澤楷這麼慶幸他平日都有運動健身,否則很難跟得上葉修亂竄的速度。

「澤楷哥哥!我們去企鵝館!」回頭望著周澤楷的那雙眼睛大又亮,裡面寫滿了期待。

「不可以再亂跑。」蹲下身子,他與葉修約法三章,「不然等一下就把你留在這裡。」

「好。」微嘟著嘴,小葉修看起來很無辜。

 

「你看!這好像是哥哥你的同伴喔!」指著玻璃後仰著脖子的企鵝,葉修笑著回頭對周澤楷麼說。

好的,現實中的葉修時不時也會說他們輪迴隊服配色像企鵝,這點不管在夢裡夢外都一樣。

「牠不會說話。」

「所以澤楷哥哥你會說話好厲害喔!你是不是企鵝精啊?」

周澤楷覺得他的心好累,好想抬頭四十五度角,憂傷明媚的看著天空,什麼話都不想說。

從企鵝館出來後,周澤楷在葉修的苦苦哀求下,買了一隻企鵝玩偶給他。

「這樣以後看到他,就會想起澤楷哥哥你啦。」抱著玩偶,葉修笑得很開心。

我寧願你不要想起我。

在周澤楷臉頰上啾了口,葉修臉上的笑容大大的,很耀眼,讓人移不開視線。

「今天很開心,謝謝你。」

 

夢醒後,周澤楷看著在自己身邊熟睡著,嘴巴微開的葉修,突然覺得他會抽菸也沒什麼不好了。

然後笑著,偷偷地在對方臉上親一口,算是當作作噩夢的補償。







**

明天(應該說是今天)下午要出門,所以提早更新

即將面對不熟悉的環境與人,有點兒緊張><我想要躲在角落當個安靜的美男子(

希望夥伴們都好相處,至少半夜不要打架QAQ

评论(4)
热度(32)

山有木兮木有枝,葡萄发糖你吃不吃

© 葡萄美酒夜光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