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美酒夜光杯

【周葉】假期

*總是太晚發讓整理君困擾,果咩_(:3」




蟲鳴鳥叫,微風夾帶著森林特有的氣息從打開的窗口溜進來,在屋子裡滾過一圈再從原本的窗子跑出去,落了幾片葉子在窗臺上。

「前輩,起床了。」周澤楷坐在床邊,骨節分明的修長手指捲著葉修凌亂的髮絲。

「等一下……再讓我睡會……」將棉被再拉高些蓋住頭,葉修翻了個身想繼續睡。

「不行,說好今天要去釣魚的。」拉扒著棉被,周澤楷努力把葉修從白色蟲繭中抓出。「不可以毀約。」

在床上和周澤楷搶了一陣子棉被,發覺搶不贏後又扭了幾下,才依依不捨的從床上坐起。

「好好好,我這就起來。」抓了抓凌亂的頭髮,葉修光著腳啪噠啪噠走入浴室盥洗。「早餐你已經做好了?」

「嗯,剛好。」

「唉唷,真不愧蘇世紀好男輪啊。」含著牙刷,葉修口齒不清的說。

「只對你好。」跟著踏入浴室,周澤楷從後方抱住葉修,下巴靠在他肩膀上,雙眼直盯著鏡中的葉修。

「什麼事?」也從鏡子中回望,葉修被他看的有些莫名其妙。

他搖了搖頭,細碎的髮絲蹭的葉修有些養,「沒事,看你帥。」

「沒你帥。」轉過身,凝視對方的那雙眼充滿溫柔與寵膩。

「在我眼中你就是最好的。」小雞啄米似的在葉修脣上輕啄下,「快點出來吃早餐。」

 

飯後他們各帶著釣具與魚餌,以及裝魚的桶子,往溪流的方向前進。

金黃的陽光穿透層層疊疊的樹葉落到地上時,已經破碎不堪。他們一路踩著枯枝落葉,伴隨著清脆的鳥鳴走到目的地。

「嘿唷,小周來這吧,這邊比較方便。」將身上的東西全數放下,葉修稍微清理下就席地而坐,轉頭招呼周澤楷到他身邊。

「你說我們今天會釣到多少魚?」將魚餌掛上勾,葉修甩動魚竿,把魚餌拋了出去,落入水中時發出不大的撲通聲。

在葉修之後也甩動魚竿,「不知道,看運氣?」

「之前小周有釣魚過嗎?」

「小時候爸爸有帶我去釣過。」但我那時候只會在旁邊玩水而已。側著頭想了幾秒,周澤楷回答。

「這樣很好了,我父親在我小的時候很少帶我出門,成天要我認真念書。」葉修的語氣摻雜了些連他自己也沒發現的苦澀,「說著要好好唸書才有好將來,但是我喜歡的是榮耀,喜歡的不的了。」

「父親不認同,認為我是個愛玩的孩子,後來我為了堅持夢想,就離家出走了。」

「直到現在,拿過那麼多次冠軍,也出國比賽,父親終於能夠接受我打遊戲這件事了。」

「最初有微詞,但也能夠理解,畢竟當父母的最希望就是自己的孩子能夠過的好。」

「有時候聽我那個笨弟弟說父親在看我的比賽時,看見我表現不錯時,都會開心的拉上他說上好一陣子,儘管他看不懂比賽。」

「我很慶幸我堅持下來。」望著遠方的雙眼有著淺淺的喜悅,「否則我父親永遠也不會知道,他所認為的不務正業也能出國爭光。」

聽著這番話,周澤楷有很多話想對葉修說,但卻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又過了幾分鐘,他感覺到肩膀上一沉,轉過頭發現葉修閉著眼,靠在他身上睡著了,大片的睫毛陰影安靜的鋪在他臉上。

拿過他手中的魚竿,周澤楷將它固定好,小心喬了個舒適的姿勢,也將頭靠在葉修頭上。

 

沒關係,未來的路有我一起陪你,請讓我陪你一起堅持下去。

 

水裡的魚像是要偷看他們似的,躍出水面看了眼又落入水中,擺著漂亮的魚尾游走。

陽光微醺,有一對戀人正依靠著彼此,在森林中某一處睡著。





**

後面結尾莫名變的沉重了(;´Д`A

评论(4)
热度(25)

山有木兮木有枝,葡萄发糖你吃不吃

© 葡萄美酒夜光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