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美酒夜光杯

【周葉】禮物

*今天來的及嗎!整理君別打我QAQ





「小周,你在看什麼?」葉修拿著顆被咬一口的蘋果蹭到周澤楷邊上坐著。

「照片,以前的。」周澤楷拿起一張相片遞給葉修,望著他的眼神溫柔。

看到那張相片,葉修差點被蘋果噎到。

那是一張葉修在畫室裡畫圖時的照片,他神情專注認真,眼裡有著對繪畫純粹的執著。

「你怎麼會想拍?」

「認真,很好看。」

葉修與周澤楷相遇是在那年夏天左右的事。因為周澤楷沒抽中學校宿舍,因此只能在學校附近租屋,他外出尋找房子時,正好相中當時葉修住的那棟,環境清幽,交通也算方便。看過房間擺設覺得合適,也與房東談好簽好契約,周澤楷就立刻搬了進去。

晚上周澤楷在房間看書時,聽見外面傳來大門開鎖的聲音。

應該是隔壁房的,周澤楷心想著,書又翻過一頁。

過了段時間,他的房門被敲響,他起身打開門,外面站了個不認識的人。

「你好,我是葉修,你的鄰居。」來人臉上掛了淺淺的笑容,手指著另一間房間,「只是來跟你說一下還沒有洗澡的話要快點,晚點會停水。」

「周澤楷,謝謝。」

 

原以為他們之間的關係只會停留在普通的室友上,殊不知在系上的某堂課相遇,才知道他們還是學長學弟的關係。

「下午有課嗎,一起吃個飯?」收拾著桌上講義,葉修問著他旁邊的周澤楷。

稍思考了下午的行程,周澤楷頷首答應。「好。」

他們去了學校附近的簡餐店,人不算多,店內挺安靜的,挑了個角落的位置就坐了下來。

也沒特別聊什麼,大至上就是課業與興趣。

「……有興趣或是有什麼問題的話,可以到這找我,只有睡覺我才會回住處。」葉修遞了張字條給周澤楷,上頭的字說不上多工整,但至少還看的出是什麼字。

「好。」

周澤楷認為他應該不會踏入葉修的畫室,但在某天下大雨時,他把房間鑰匙給弄丟了,只好先到葉修那邊,等他完成手上的工作,然後一起回去。

葉修身後的窗簾沒拉上,窗外天空昏暗,雨水用力拍打在玻璃上,拉扯出一條條的痕跡,時不時有閃光閃過天際,然後天空發出怒吼。

葉修的表情很認真,專心一意於眼前的畫作,將身後的一切阻絕在外,仿佛全世界只剩眼前的畫。

周澤楷坐在一旁看著這一幕,忍不住挑出手機拍了下來。

在這之後,周澤楷變著法子去畫室找葉修,只是想看他認真的模樣。

說不上為什麼,大概是單純的喜歡吧!

只不過等到周澤楷想明白這份喜歡的心情是什麼樣的「喜歡」時,他已經無法停止這份感情了。

 

「小周,今天你生日吧?又收到多少禮物了,要不要我幫你拿一部分回去?」見到周澤楷來了,葉修的目光暫時從畫布上移開,打趣地說。

在一次又一次的互動下,他們的關係變的很好,像好朋友那樣,但又好像有哪裡不一樣,葉修隱約覺得有什麼參雜於其中。

「沒有很多,我自己可以。」周澤楷搖著頭。

「那有收到喜歡的人的禮物嗎?」彎著嘴角,葉修在畫布上塗塗抹抹。

「沒有。」望著眼前的學長,周澤楷回答。

他想他一輩子都收不到吧,畢竟對方又不喜歡他。

「是嗎,我以為你脫單了。」畫下最後一筆,葉修開始收拾畫具。

如果跟他說我喜歡他,會不會連朋友都做不成?背對著周澤楷,葉修眼神有些落寞。

不是沒有想過要告白,只是喜歡這件事本是一個人的事,沒必要把人牽扯進來,影響到他的生活。

「前輩。」

葉修回首,看見周澤楷像是在掙扎猶豫著什麼,遲遲沒有下文。

他沒有催促,只是靜靜凝視著對方,耐心等待著。

「前輩,我有話想跟你說。」鼓起勇氣,他深呼吸後這麼說。

「小周,我也有話想對你說。」與其讓這喜歡跟著自己離開這世界,不如說給當事人知道吧,最壞的結果就是被拒絕而已。

周澤楷點頭,示意葉修先說,暗自在心裡祈禱葉修不要說討厭他。

「如果我說我喜歡小周你,我們會不會連朋友都當不成?」葉修的手心全都是汗。

「會。」

看,我怎麼會認為我們還當的成朋友呢。

「當不成朋友,當男朋友。」拉過對方,將葉修抱在懷裡,「葉修,我喜歡你。」

「嗯,我也喜歡你。」葉修閉上了眼。

還好,沒有被你討厭。

 

『與你在一起,是我收過的禮物當中最好的。』







**

我想聽小周唱小蘋果(!

偷爬起來更新(友:生病不好好睡覺吃藥你還要做什麼!

评论(8)
热度(30)

山有木兮木有枝,葡萄发糖你吃不吃

© 葡萄美酒夜光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