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美酒夜光杯

【周葉】約定

*今天依然來不及_(:3」

*無年齡差設定






「小周,這題目你解的出來嗎?」葉修用筆戳了戳他身旁認真上課的周澤楷臉頰,低聲詢問著。

前輩,認真聽課。周澤楷微皺著眉,望向對方的眼睛無聲透漏著這樣的訊息。

葉修與周澤楷同為C大的學生,兩人不僅同系還同寢室,關係自然非比尋常,好的不得了。

「都會了啊。」葉修單手托頰漫不經心地說著,手上的原子筆轉個幾圈然後落至桌上,發出喀搭聲,「小周你不是也會了?」

「嗯,會了。」螢光筆在課本上留下一道道痕跡,然後看了眼葉修問他的那道題目,「當複習。」

「你可真認真。」葉修又再壓低了聲音,他可沒忽略台上教授看向他的目光。雖然上課總坐在後頭埋頭做自己的事,但葉修的成績總保持在前面,就算教授再怎麼不滿也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讓他去了。

筆在紙上塗塗寫寫,書寫出一行行工整的字跡,最終在算式末端寫出一個答案。「看得懂嗎,算式。」

「嗯,我看一下。」接過寫有算法的紙張,葉修一條條算式都仔細看過,「原來這邊是這樣。」

葉修的心思全都放在那一小張的紙上,因此沒有看見周澤楷看向他的目光除了憧憬之外,還蘊藏了其他的情緒。

 

「小周,之後你就得再找新室友了,下學期開始我就不在這了,家裡要求我出國念書。」學期最後一天,葉修對著坐在自己位置上的周澤楷這麼說道。

「這麼突然?」

「是挺早就定下來的,只是我一直找不到機會跟你說。」嘆了口氣,葉修繼續收拾著自己的東西。「不要忘了我啊。」

「什麼時後走?」放在腿上的拳頭握緊又鬆開。

「唔,一個月後的樣子,怎麼,要來送機嗎?」葉修笑著問。

「好,之後聯繫。」

 

葉修登機那天,周澤楷前來送行。

「我要離開了,沒有什麼話要對我說的?」葉修的東西不多,只拉著一個行李箱,與背了個不大的後背包,他似笑非笑地看著周澤楷,把對方看得有些侷促不安。

「一路平安。」

「還有呢?」

「鵬程萬里?」

在心裡嘆了口氣,葉修想著對方是不是不想將自己的想法告訴他,打算把那麼秘密藏在心底一輩子,「我不是想聽這些,再過段時間我就要離開這裡了,你真的不打算把其他事告訴我嗎?」

垂在身側的手握緊了又鬆開,反覆了好幾次,唇瓣開開闔闔好幾次仍沒吐出完整的句子。

沒有催促,葉修眉眼帶笑地凝視著他。

「......喜歡你。」簡單的三個字,周澤楷像是用盡一生的勇氣般,說完就像洩了的氣球一般,提不起勁。

「別那麼失落啊,能把自己的心意說出來不是很好嗎。」葉修鼓勵的拍了拍周澤楷的肩,「不用擔心我會因此討厭你,真的。」

「因為我也喜歡你啊。」

「真的?」周澤楷抬起頭,眼裡滿是不可置信。

「你看我哪次騙過你了?」

像是小動物般,周澤楷將臉埋在葉修頸邊蹭著,「抱一個。」

他們靜靜地擁抱著,直到廣播響起才依依不捨地分開。

「路上小心。」

「嗯,等我回來,你要加油,我在前面等你追上我。」他笑著,然後拉著行李箱,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沒有馬上離開,周澤楷站在原地目送著葉修的身影消失在他的視野裡,直到飛機起才離開。

我等你。

 

自從葉修出國後,他們鮮少有聯繫,大多時候都是在QQ上留言,另一方看到後回覆這樣,話題通常都是繞著最近過的如何、有沒有吃飽穿暖打轉。有時候葉修會傳一些食物照片與周澤楷分享,說著好懷念家鄉菜的味道,這時候周澤楷就笑著在對話框打下「等你」兩個字。

然後再也沒有然後。

 

幾年後的某一天,葉修傳了一則訊息給周澤楷,沒有前文也沒有下文,就只有時間與日期,他相信對方一定能

懂他想表達的,然後就拉著行李箱,踏上回家的旅途。

經過幾個小時的飛行,葉修終於踏上這塊他思念許久的土地。

他遠遠的就看見機場大廳的角落有個就算戴著墨鏡口罩,把自己包的緊緊也難掩其鋒芒的男人。他嘴角揚起一個漂亮的弧度,踩著不快不慢的步伐往那個方向走去。

「好久不見,你變帥了。」摘下對方的墨鏡,葉修看見那雙漂亮的眼睛正對著他笑。

「你也是,好久不見。」寬厚的手掌輕輕摩娑著葉修的臉,感受睽違已久的溫度與觸感。「累嗎?」

「看到你就不累了。」笑著揉亂對方柔順的頭髮,葉修牽起對方的手。「走吧,我們回家。」

一根根手指摸過,然後扣入縫隙。

「好。」

「忘了跟你說,我回來了。」

「還有我愛你。」







**

覺得遠距離戀愛真的很厲害,尤其是在剛確定關係時(。

覺得自己最近的狀態起伏有點兒大,希望能快點穩定下來QQ

评论(3)
热度(32)

山有木兮木有枝,葡萄发糖你吃不吃

© 葡萄美酒夜光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