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美酒夜光杯

【周葉】獨佔慾

*每天都壓死線





「前輩,養隻貓?」躺在葉修大腿上,周澤楷由下而上地用手指搔著正在看雜誌的葉修的下巴,像是一隻在爭取主人注意的愛寵。

「怎麼突然這麼說?」稍微分出些注意到周澤楷身上,葉修安撫地對他笑了笑,「小周你喜歡貓?」

「你不在家,無聊。」翻個身摟住對方的腰,周澤楷將頭埋進葉修懷裡,聲音悶悶的。

彎起嘴角,葉修無聲地笑了起來,「好啊,小周想養什麼樣的貓?」

 

於是有了現在周澤楷坐在客廳地板上,逗弄著一隻窩在他懷裡雪白透亮的貓的景象。

「乖。」他搔著牠的下巴,然後貓咪揚起頭發出呼嚕嚕的愉快聲響。

「這貓還真不怕生呢。」端著切好的水梨走到客廳,葉修在周澤楷身邊坐下,隨手塞了塊到他嘴裡。

貓咪瞇著眼,湊上前細細舔舐著周澤楷的臉,逗得他直笑,「對。」

晚上睡覺時,貓踩著輕盈的步伐來到周葉兩人的房間,而後靈巧的躍上那張大床,在兩人間轉了圈,然後在兩人之間趴下來睡覺。

早上較早起的周澤楷一起床就看見貓成大字形仰臥在他枕頭旁,他身邊的葉修臉上有幾道淺淺的爪痕。

葉修應該不會跟一隻貓計較那麼多……吧?

 

「小周,一兩次就算了,這麼多次下來我覺得他在跟我搶你的愛呢。」不止一次撞見貓咪在與周澤楷撒嬌的景象,葉修不可否認他有種吃醋的感覺,「而且我覺得他討厭我。」跟我一點都不親。

「有嗎?」沒有回頭,周澤楷繼續逗著貓。

有了新歡就不要舊愛了,人老了被一隻貓取代可真悲傷。

「周澤楷。」

「嗯?」

在對方還沒反應過來前,葉修狠狠吻上對方的唇,敲開齒關,靈舌攻城掠地,掠奪屬於對方的津液,然後迅速退出,拉下對方上衣的衣領,於鎖骨咬上一口,留下自己的印記。

這是只屬於我的,你搶不走。睨了眼旁邊的貓,葉修的表情很得意。

「葉修。」

「什麼事?」

回過頭,發現愛人的目光深沉,這才發現自己做了什麼事的葉修心中警鈴大作,要逃跑時才發現自已被對方禁錮在懷中。

比方才更激烈的吻密密麻麻地落在他身上,衣物很快就被全數剝除扔到一旁。

葉修的掙扎聲很快就被沉浸在慾望裡的聲音給取代,「點火,要負責。」







**

世界掰掰,每天下班都在公車上昏過去((

要努力每天睡滿10個小時(......

覺得累的時候想想周葉精神就好多了(喔


精神衰落時就好想嚕肉,然而沒有腎~~沒有~~

评论(6)
热度(43)

山有木兮木有枝,葡萄发糖你吃不吃

© 葡萄美酒夜光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