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美酒夜光杯

【周葉】吃土

*遲到一小時了嗚嗚嗚
 *有bug請跟我說,原諒一個在客運上捧著爪機碼字的人><






「嗯……」將一雙長腿縮上不大的椅子上,葉修的下巴抵著膝蓋,面色凝重地雙眼直盯著電腦螢幕看,嘴裡不斷發出奇怪的聲音。

剛打開房間門的周澤楷被裡面的景象給嚇了一跳,裡頭沒有開燈,唯一的光源就只有葉修面前的那台電腦散發出的黯淡光芒,將葉修偏白的面孔映得更加慘白。「怎麼了?」

「想買的東西太多,然而卡裡沒錢。」葉修把一條腿從椅子上伸到地上,點著地板,把椅子轉的喀拉喀拉響。「窮的要裸奔。」

「不會裸奔。」伸出的手略過葉修身邊,握住電腦桌上的小巧滑鼠,開始上下滾動滾輪,瀏覽起葉修放在購物車內的東西,安靜地看了眼總金額沒有說話。

「準備吃飯了。」大概過了幾分鐘,周澤楷的手離開鼠標,沒有多說些什麼,攬著葉修的肩,將他帶到餐桌旁坐下,談著最近彼此戰隊內發生的趣事。

 

晚上周澤楷趁著葉修還在浴室洗澡時,登入他的淘寶頁面又找了點東西丟入購物車內結帳,確認收件地址與收件人沒問題後,輸入自己的卡號,一次結清。

不知道前輩收到包裹會是什麼樣的心情呢。

在這之後的三天,葉修幾乎是天天簽收包裹簽到手軟,快遞小哥都忍不住問他到底多有錢,買這麼多東西都不怕吃土。

呵呵,誰叫哥的對象是聯盟的顏面,要吃土可是很難的。

 

「喜歡嗎?」晚上回到家看見堆在屋內一角的小紙箱山,周澤楷問。

「當然喜歡啊。」替對方將外套掛上一旁的衣架,葉修回答,「要是你沒有擅自多加一盒潤滑劑的話我會更喜歡你。」

「來不及了。」從後方環抱住對方那有點肉的腰,手指不安分地隔著衣服到處摸,柔軟的觸感不斷落在後頸上,最後來到一樣柔軟的嘴脣,「利息。」

這利息有點高啊。雙手環上對方的頸子,葉修笑著說。

不會,剛好。四片脣瓣再次相貼,變換著姿勢擷取對方口中的津液。

像是野獸互相啃咬著彼此嘴脣的同時,也像對待珍寶般輕柔捲著對方的舌,用自己的方式去愛對方。

他們倆互相較勁著,看誰在這場攻防戰中最先敗下陣來。

吻到最後,兩人以略狼狽的姿勢跌到沙發上,葉修以一種緩慢到折磨人的速度褪去衣服,只留一件底褲。他將身體傾向周澤楷的方向,纖長的手指優雅卻也粗暴地脫掉對方的褲子,勾住底褲的上緣,舔了舔方才被吻的紅腫的脣。

來,我要來還利息了,用我的身體。







**

是的,我現在很想睡,神智不清就是想嚕肉,雖然只是肉渣(。

我想這樣應該不會屏蔽吧><

跌跌撞撞也過了兩周,剩下兩周的時間一樣要繼續努力!

评论
热度(35)

山有木兮木有枝,葡萄发糖你吃不吃

© 葡萄美酒夜光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