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美酒夜光杯

【周葉】拖延症

*感覺今天來的及?

*這次的題目真是讓我的膝蓋中了無數箭(ry


「前輩,起床。」無論雙手多麼用力搖,躺在床上睡覺的那個人始終沒出聲阻止過他的行為,更別說睜開眼了。

前一天睡前還信誓旦旦的說自己一定能起得來,結果還是得親自來叫,還叫不醒。周澤楷苦惱地看著呼呼大睡的葉修,內心閃過一個又一個叫人起床的方法。

故事中的睡美人經過王子的親吻就會醒來,但前輩既不是睡美人,而我也不是王子,這方法可行嗎?

糾結許久,周澤楷蹲下身與床上的葉修同高,然後靠近對方並吻上,給予一個輕柔至極的親吻――說是親吻也不太對,只是很普通的唇瓣貼合而已。

柔軟略乾燥的感覺從相貼處傳來,周澤楷忍不住伸出自己的舌尖細細描繪著那熟悉的唇形,用自己的液體潤濕對方的唇。

分離時,兩人之間拉了條銀色的絲線,越拉越細,最後斷裂時一部分絲線落在葉修臉上,他用大拇指輕輕地替對方抹去痕跡,熟睡的葉修雙唇有點紅,泛著淡淡水光,雙眼仍然緊閉,絲毫沒有醒來的跡象。

還沒有醒呢,怎麼辦?

他抬頭看了看牆上的時鐘,再看了看床上熟睡的葉修,在兩者之間來回看了無數次,偏著頭想了下後拉開棉被鑽進被窩裡,將身軀微微蜷起的葉修摟在懷裡,被棉被捂熱的體溫透過薄薄的睡衣傳給另一個人知道。

前輩就在我懷裡熟睡著呢。吻了吻對方的頸側,周澤楷彎起的嘴角就像峨嵋月,弧度翹的老高。天氣微涼是個適合睡覺的天氣,懷裡又抱著個心愛的暖爐,周澤楷閉上了眼沒多久就入了夢鄉。

 

周澤楷不知道的是,葉修其實早在他叫他時就醒了,只是假裝睡著賴床不想起而已。

呵,偷親哥是吧,輪迴這陣子沒野圖BOSS了。

舔去唇上的水光,葉修在心裡笑著,然後翻了個身,環著對方的腰繼續睡。

 

最美好的時光不過如此,最愛的你就在我身旁。


**

大概是個小周要叫葉修起床吃早餐,但後來跟著一起睡的故事(?

评论(2)
热度(44)

山有木兮木有枝,葡萄发糖你吃不吃

© 葡萄美酒夜光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