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美酒夜光杯

【周葉】頭痛

*我要努力把缺的補起來QAQ





他睡得很沉。

 

他做了一個夢,他夢見他背著手站在懸崖邊,風將他的衣袍吹的鼓鼓的,不斷翻飛起又落下,墨黑的髮被風吹得很凌亂,他回首看著他的那雙眼很明亮美麗,裡頭蘊藏著他不懂的哀傷。

他張口說了些什麼,但隻言片語被強風給切碎捲走,僅只能看見眷戀的唇開合幾下,然後彎起一抹他熟悉的溫柔笑容。

「――」深深地看著他,像是要把他的模樣烙印在視網膜底般,他最後閉上眼,向後倒去。

他大喊著,用盡全力奔跑著,伸長了手想要抓住對方的手腕,但幾十步的距離在此時就像幾百米那樣的漫長,時間像是被故意放慢一般,他只能睜大眼,看著他從他面前離去,等他跑到懸崖邊時,只能看見底下鬱鬱菁菁的樹頂,連他的身影都找不著。

他用力握緊拳頭,指甲掐進肉裡流出血也不自知,聲嘶力竭著喊著、哭著,再也找不回他所喜愛的那個人。

 

睜開眼,映入眼中的是米白色的天花板,窗簾被風吹的輕微飄動,窗台上的植物正隨著節奏,伸展他的翠綠枝葉,一大片陽光越過窗台,流淌在冰涼的地板上。

覺得臉上有水的感覺,抬手抹了把發現是自己的眼淚。

回想起方才的夢,他忍不住鼻頭又酸了起來,頭有些痛。

葉修……

門把發出轉動的聲響,門扉緩緩的打開,進來的是周澤楷的戀人,葉修。

「你可終於醒了,今天你睡得可真久。」他端著一杯果汁進來,走到周澤楷身邊坐下,「額頭有點燙,感覺你要發燒了。」

「葉修。」伸手環住對方的腰,周澤楷緊閉著雙眼,聲音很低沉。

「什麼事?」任由對方抱著他的腰,葉修啜著果汁。

「葉修。」

「怎麼了,說來聽聽?」空出的手掌摸著他的髮絲,柔軟的觸感從指縫間緩緩落下。

搖了搖頭,周澤楷繼續喊著他的名字,「葉修。」

「在呢。」把周澤楷的頭髮柔的有些亂,看著他的那雙眼溫柔的像水一般,「我一直在這。」

沒有催促,葉修就這麼靜靜地等著對方,等他願意開口告訴他。

 

像是過了幾個小時那麼久,又像幾分鐘那麼短暫,低沉的嗓音從周澤楷喉頭滾出,「葉修,不要走。」

「我在這。」嘴角揚起一個美麗的弧度,葉修回答,「我一直都在這,在你身邊。」

「嗯。」收緊了手臂的力道,周澤楷將葉修摟得更緊些。

 

窗簾依然緩緩飄動著。

淺金的陽光流淌在昏暗的室內,床上有兩個人相擁而眠。

 

 

 

『人生這條路很漫長,小周,你慢慢走,等看夠了風景再來找我,我一直在那等你。』







**

構思這篇的時候,頭剛好真的挺痛的(

评论(8)
热度(35)

山有木兮木有枝,葡萄发糖你吃不吃

© 葡萄美酒夜光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