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美酒夜光杯

【周葉】腰酸背痛

*我是誰,我在哪裡

*為什麼,我還醒著(笑cry

*智商下線了

*距離補完的那天好遙遠(控制一下摸魚的手啊!





「疼疼疼,小周你輕點,我可不年輕了啊。」唉唉叫著,葉修在床上翻滾躲著周澤楷的雙手。

「不可以動。」將葉修拉回原處,周澤楷繼續按摩他白嫩的腰,手下的動作放輕許多,「很年輕,不老。」

「你別按了,那個痠爽啊。」葉修繼續翻滾著,然後被按住。「唉唷唉唷,那裡別碰。」

時間要推回昨日的下午五點,那時候的周澤楷拉著葉修要出門運動,但是葉修以身體虛弱為由,拒絕出門運動,於是他想了又想,提議不如在家做瑜珈吧。

葉修想,瑜珈聽起來感覺挺輕鬆的,而且又不用出門。於是答應了,殊不知那是造成今日他腰痠背痛的主因。

雖說葉修天生柔軟度就不錯,但長期坐在電腦前又少運動,再怎麼軟也沒比有運動習慣的人來的好。只是坐在地上脊柱向前彎而已,就不斷地喊痛,更別提之後的各種奇異姿勢,用葉修的話來說就是又不是在馬戲團表演,為什麼把自己凹成奇怪的姿勢。

當他偷懶不想讓自己太辛苦時,周澤楷都會靜靜地,眨著一雙無聲訴說「前輩偷懶」的眼睛看著他,之後對視了好幾秒,葉修才認真做動作。

握槽,之後寧可出去運動再也不做這什麼見鬼的瑜珈了,跑步也只是兩條腿的事而已,瑜珈簡直是在把全身筋骨拆開重組啊!

 

「多運動,身體好。」腰揉的差不多了,周澤楷的雙手下移至大腿,捏壓揉推。

大概是被伺候的太舒服,葉修發出嘆息般的聲音,像慵懶的大貓一樣。

「舒服嗎?」眼眸略暗了幾分,他問著,然後手悄悄地變換揉捏位置。

「嗯。」閉著眼,葉修沉浸在周澤楷帶來的舒適中,絲毫沒有發現對方的動作。

「這樣呢?」

「很好很好。」蹭了蹭,葉修往周澤楷的方向移動,拉近他們之間的距離。

「有好點了嗎?」

「有。」

覺得差不多了,周澤楷停下動作吻了吻葉修的嘴角,在他不明白的眼神詢問下開始剝去他身上的衣服。

「等等小周你做什麼!」葉修掙扎著,奈何他被周澤楷壓制住,像一隻被固定在毡板上的魚,只能不斷扭動身軀抗議。

「按摩夠了,繼續運動。」奪去葉修身上最後一件遮蔽物,躺在一片叢林中,顏色形狀都漂亮的小葉修映入他眼中。大手覆上那處上下撸動,聽著愛人隱忍的聲音,沒多久就感受到他的小兄弟在他手中緩緩站起。

「!」我的小周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心髒了!

張嘴想要抗議,但柔軟唇此時貼了上來,將他的話語全都堵了回去,只剩下嗚咽聲,以及來不及嚥下的唾液。

「多運動,身體好。」周澤楷笑了笑,繼續未完的事。







**

想睡就會掉落肉渣(。


剩下5天,我要偷偷的,悄悄的,混入人群中,躲在角落觀禮。

別看我,我只是個不起眼的灰塵。

评论(4)
热度(48)

山有木兮木有枝,葡萄发糖你吃不吃

© 葡萄美酒夜光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