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美酒夜光杯

【周葉】傳說

*心情莫名低落,稿子都不滿意,丟了一份又一份

*落後N天的進度,實在太對不起周葉了QQ心中滿滿的愧疚,可又寫不出什麼蛋((於是罪惡感越來越重

*OOC

*找手感,練手

*我頭上有犄角 我身後有尾巴♫

*不知不覺婚禮茶會過去一周了,有種他們剛結婚的感覺呢





傳說大陸北方有一座高山,那是被人們列為禁區的山,撇去毒蛇猛獸不提,那上面還有棟高聳的孤獨美麗城堡,裡頭住著一個身長兩米之餘高,頭上有犄角,嘴裡滿是銳利的牙,身後有條長長尾巴的魔王,會將前去討伐他的人們全給生吞活剝吃下肚,偶爾也會離開城堡到大陸各處擄人,搞的各國人心惶惶,深怕自己與周遭親朋好友被帶走。

據說因為不堪其擾而出去討伐與被帶走的人數實在太多,後來魔王與各國派出的使者簽訂下和平條約,談好固定時間上繳供品,條件是互不干擾彼此的生活,才換取幾百年和平盛世的光景,偶爾會發生一些小小的鬥毆事件,不過無傷大雅。

所有人都認為這樣的日子會一直持續下去,直到那一天來臨――

猶記得那天是個大雪紛飛,大陸皆被靄靄白雪給覆蓋的某一看似平凡,實則不平凡的冬日,伴隨著一聲「葉修你整天太閒沒做什麼給我出去打魔王不要在這浪費糧食」的怒吼,葉修被趕出了興欣雜貨鋪,厚實的木門在他身後沉重的關上,震下了屋頂上的一片積雪。

「老闆娘,你沒給我武器我就算想打也打不了啊!」拍著木門,葉修喊道。

然後門快速地被打開,要不是閃得快,正高舉著手的葉修肯定被打到鼻子。一把平凡的傘就這樣被丟了出來,傘面如火焰般艷麗的傘躺在雪地中好不顯眼。他彎下身子將傘撐開放在肩上,擋住了不斷落下的白雪。

「我走了啊,老闆娘你們晚上門記得關好點。」儘管沒人看的見,葉修還是朝著大門揮了揮手,轉身往傳說中住著魔王的禁忌山走去。

最近也挺無聊的,不如去看看傳說是不是真的吧,當作一趟旅遊也不錯,也沒什麼損失的。

小聲哼著樂曲,葉修爬上身旁的樹,靠著跳躍在樹林里穿梭,往遠方前進。

原本以為葉修這次會與過去一樣,被關在門外會拍著門板喊著好冷,要她開門讓他進去,但是這次過了好幾分鐘都沒聽見拍門聲,陳果擔心葉修是不是因為天氣太冷昏厥而開門時,門外哪有什麼人影,連根頭髮都沒留下,她緊張的大喊,但是沒有人回應。

只不過是句玩笑話呀,怎麼當真了呢!

「他沒事的,過段時間玩累了就會回來,別擔心。」穿著厚重衣物,把自己裹得像顆球似的蘇沐橙捧著冒著熱氣的茶水從旁邊經過,伸手關上了大門。

「妳怎麼知道?」陳果秀麗的面容上是滿滿的擔憂。

「因為他是葉修呀。」上揚輕快的語氣像是在說今天的天氣真冷那般輕鬆,話語間滿滿是對葉修的信任,「喝杯熱茶?」

 

天氣寒冷又飄著雪,葉修走走停停了好幾日才到達魔王居住的山腳下,身上的乾糧餘量已剩不多,大概只能再撐個五日左右,之後就得到鄰近的村莊購買。

粗略估了下上下山的時間,葉修休息了會才再度踏上最後的路途。

山路並沒有多麼崎嶇不平,葉修覺得還挺好走的,他覺得轉過某個彎後,路邊的樹叢似乎都有經過刻意修剪般,維持一種相差不大的整齊模樣。

誰那麼無聊來修剪枝葉。葉修心裡想著。

之後大約又走了有一個小時吧,葉修看見茂密的枝葉間露出一個小小的尖端――那是古堡的塔頂。

「喂,你是誰!怎麼會到這裡!」一名穿著深灰色上衣的男子手上牽著一條挺有精神的大狗朝著他走來,臉上有明顯的不悅。

「孫翔,不可以那麼沒禮貌,別忘了來者是客,必須有禮貌。」他的同伴從後方的轉角走來,穿著打扮皆與被他稱為孫翔的男子一樣,手上也牽著一條大狗,臉上掛著溫和的微笑,不動聲色的打量葉修,「你好,請問怎麼會來這裡?」

葉修懶洋洋的隨便站著讓對方打量他,想著反正身上也沒什麼可以打劫的,不怕!

「我來這觀光的,聽說魔王住這邊,不過看起來沒有啊。」魔王不都是該住在陰森森的森林嗎?這裡哪裡像了。

「不是看起來沒有,是本來就沒有,真搞不懂你們人類都怎麼想的……」孫翔在一旁踢著路上小石子碎念著。

「我們的主子對你挺有興趣,邀請你去坐一下,請問可否賞個臉?忘記自我介紹,我是方明華。」迅速使用魔法與他口中的主子溝通完,方明華笑著詢問葉修的意見。

都走來這了,不去看看太可惜,而且看起來沒有拒絕的權利啊。

看著前後包夾自己的孫翔與方明華,葉修心想。

「去。」

 

「歡迎,來這很辛苦吧?我是江波濤。」一名穿著襯衫長褲,打著領結的男子在他甫一進門就微笑著自我介紹,並領著他前往書房,「抱歉,房子略髒亂,見笑了。」

騙人,你當我瞎子啊。

明亮的水晶燈掛在大廳天花板上,整齊乾淨的像是沒有灰塵的地毯平鋪在地上,看起來舒適柔軟的椅子擺在一旁,旁邊的茶几上還放著一壺茶與餅乾。

「這裡請,主子在書房等著。」

前往書房的路上,葉修在腦中想著無數種擁有這棟古堡的主人模樣,什麼年邁留著絡腮鬍的老人、講話尖酸刻薄的人、油光滿面財大氣粗的發福中年人……等等,什麼模樣都想過一輪了。

「到了,請進。」在他神遊之際,已來到目的地,江波濤拉開雕著精緻花紋的門,微笑著示意他入內,「等下晚餐時間會再來。」

書房的門在他身後靜靜地闔上。

「你好。」原本低頭用羽毛筆書寫些什麼的人,在葉修進門時便抬起頭來對他微微一笑,主動打招呼。

葉修想過這古堡擁有者的無數種樣貌,偏偏就是沒有想過會是個看起來年紀與他差不多大的年輕人,而且還是個帥哥,走在路上回頭率第一的那種。

明亮的黑色眼睛,高挺的鼻梁,嘴角微微上揚、性感的漂亮薄唇。

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帥哥

「周澤楷。」他伸出手,靦腆一笑。

……魔王是這樣的嗎,一個微笑帥暈一票人的,不是應該都是邪惡笑著,說我要吃掉你的嗎?

「葉修。」伸出手回握,「你好。」

雖然感覺不到什麼威脅,但是該問的還是要問。

「你就是魔王?」葉修直接開門見山地問。

周澤楷只是搖了搖頭,「不是,活得久。」

「那怎麼傳說這住了魔王,過去幾百年都在騷擾各國?」虧我還想說來打一下,為民除害。

支支吾吾,周澤楷沒說出一句完整的話,最後他從旁抽了一張空白紙,提筆寫著什麼,然後遞給葉修。

我們的年齡通常很長,而且外貌改變得很慢。日常生活用品用的快,需要到外面買,但好像長得太起眼,路上的女孩子看見後總想嫁給我,每次下山都困擾,會偷偷跟回來,後來約好定期送日用品過來,我們不下山。

看完了對方的訊息,葉修的感想是人長得太帥也是種錯,只是想買點東西都會造成混亂。

「應該不用你親自去買吧?」

「大多時候,其他人,但是一樣。」他無奈地笑著,「會塞情書,給花。」

……傳說裡的魔王會吃人都是假的,不能信。

「很久沒看世界,帶我去?」

「行啊,不過要有代價的。」

「要什麼?」周澤楷相信,不論葉修要什麼,他都能弄來給他,就算他要星星也可以。

「這個嘛,我想一下。」用眼角餘光不動聲色地看著周澤楷,葉修心裡的算盤打得啪啪響。

店裡似乎挺缺人的,替老闆娘招個人,而且還是帥哥來幫忙應該可以,就算沒什麼用途也能替店裡帶來人潮,「當我的人,來我工作地方幫忙如何?」

像是沒想過要求是這麼的簡單,周澤楷微微愣了下,但很快就恢復正常神色,「可以。」

「那麼未來的日子請多指教了。」

「也請多指教了。」







**

沒想過這篇會這麼多字XDDD原本以為800就是極限,殊不知ry


試試看能不能把少的都給補起來_(:3」

睡醒來畫衣服版型,究竟來不來的及做好呢~~

覺得版型書真難懂,一個裸奔的節奏(。

评论(8)
热度(39)

山有木兮木有枝,葡萄发糖你吃不吃

© 葡萄美酒夜光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