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美酒夜光杯

【周葉】智齒

*放棄夢想放棄愛♪放棄一天雙更的夢想♫

*莫名的焦躁Q_Q

*好喜歡周澤楷怎麼辦(嘶吼

*必須振作,必須(。




『媽媽,牙疼,為什麼?』

  他記得年幼的自己曾經這麼問。

 『因為有妖怪來找你啊,他們喜歡晚睡與不刷牙的人啊。』

 溫柔的女性摸摸他的頭回答。

 『所以要常刷牙,也要早點睡,知道嗎?』

 大人總說妖怪很可怕,會吃人,所以要遠離。周澤楷想。

 他捏著他母親的衣服,睜著黑亮的大眼睛乖巧的點點頭。

 『知道了。』

 

 「前輩,熬夜不好。」穿著企鵝圖案的睡衣,周澤楷把裝有溫牛奶的馬克杯放在葉修左手邊,「早點睡。」

 「好。」葉修打了個哈欠,眼角溢出生理性的淚水,「這邊弄完就睡,這是最後階段了,你也知道年底到了我們的工作量會比較多……」

  說著,他又打了一個哈欠,但沒有移動身體。

 看著對方的模樣,周澤楷知道葉修不把目前手上正在用的工作進度處理完是不打算睡了,畢竟他們都住在一起好幾年了。他在心裡嘆了口氣,留下一句早點睡就轉身走了。

 天氣這麼冷,我也想早點窩進被子裡睡覺啊。繼續敲著鍵盤,葉修很無奈。

 況且床上有你,而這裡沒有。

 又敲敲打打鍵盤好一陣子,葉修終於停止手下的動作,將檔案從頭到尾再仔細檢查過好幾次,才按下小小的儲存鍵而後關掉檔案,坐在位置上伸個懶腰將電腦關機。

 終於告一段落,可以睡覺了。葉修看著顯示正在關機的電腦屏幕這般想著,仰頭將放涼的牛奶一口氣喝完,從椅子上站起來,等腳麻的感覺消失後拿著馬克杯到廚房清洗。

 「怎麼還沒睡?」以為周澤楷睡了,所以各種動作都盡量放輕的葉修推開房間門,有些意外的看見愛人正靠在床頭看書。

 聽見葉修的問話,周澤楷抬頭看了他一眼後將書籤夾入書中,放到床頭上,「等你,一起。」

 「之後早點睡,不用等我沒關係。」爬上床,葉修躺上周澤楷讓出的位置,那裡他已經幫他暖好了。

 「不行。」周澤楷搖著頭,表情看起來有些嚴肅。

 要是我一個人先睡,你被妖怪帶走帶走怎麼辦,所以不行。

 看著愛人如此堅持,葉修最後選擇妥協。

 「我之後早點把工作在公司做完,回家陪你睡,這樣好嗎,我帥氣的小周。」語畢,在周澤楷頰上落下一個吻,來不及退開便被抓住,柔軟的脣舌轉眼覆上。

 有牛奶味。周澤楷想,他靈巧紅潤的舌在葉修嘴裡攻城略地,看著對方因他而紅起的面頰心情有些好。

 「好。」片刻分離後,周澤楷用舌尖舔拭濕潤的脣,將不知道是誰的津液收入嘴裡,「晚安吻。」

 「……不要得寸進尺。」

 周澤楷笑著,將人拉入懷裡嗅著與自己一樣的味道,低頭在他耳邊說著喜歡。

 「晚安。」

 「嗯,晚安。」

 燈光全數暗下,兩人相擁入眠。

 

半夜周澤楷是被葉修的動靜給吵醒的。

 「……怎麼了?」昏昏沉沉,周澤楷的聲音帶著濃厚的睡意,半睜著眼看看向披著外套坐在床邊的葉修。

 「抱歉,吵醒你了?」儘管對方可能看不見,葉修還是擠出一個虛弱的笑容。「智齒疼而已,我去吃止痛藥,你快睡吧。」

 「跟你去。」周澤楷掙扎著從床上起來,披上外套拉著葉修的手腕就要往門口走,但葉修哪會是讓他隨意抓著就走的人?

 「小周你怎麼了?」怎麼一副比我還著急的模樣?

 原本周澤楷是不想說的,但在葉修無聲的凝視抗議下,他選擇吐露事實。

 「小時候,大人說,牙痛是妖怪,會吃人。」

 聽到這說法,葉修先是愣了下,而後撲哧笑出了聲。

 「小周你放心,我不會被帶走的,哈……哈哈。」葉修覺得智齒沒方才那麼疼了,像是周澤楷的言論能夠減緩疼痛似的。

 「快吃藥,睡覺。」

 「行行行……小周你輕點……」

 止痛藥吃下去後,周葉兩人又在客廳磨蹭好一會才回到房間。

 「明天,看醫生。」

 「好。」

 「早點睡。」

 「嗯。」

 周澤楷將葉修緊緊摟在懷裡,「晚安。」

 「嗯……晚安。」

 這一次,他們靜靜沉睡著,相擁至天明。





**

聽說拔智齒很痛,但是我沒長過,也沒拔過,不知道有多痛><

沒長智齒被笑沒智慧,SAD

覺得這樣的小周真可愛♬(自己說

评论(11)
热度(39)

山有木兮木有枝,葡萄发糖你吃不吃

© 葡萄美酒夜光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