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美酒夜光杯

【周葉】日用品

*胃痛的後續

*有BUG

*「周澤楷與貓」系列(X

*終於寫到這我真的好開心(淚流滿面

*12/7關鍵詞






將貓咪帶回家的隔天,周澤楷抱著牠到附近的大賣場購買需要的用品。

一手托著掛在他胸前的貓的屁股,一手推著推車,周澤楷在寵物用品區緩慢移動著,仔細挑選每一件貓用品。

「這個如何?」儘管知道牠不會給他什麼回應,但周澤楷還是把從架上取下的貓罐頭湊到牠眼前問著。

貓咪給他的回應就是看了眼,抬起爪子推開。

「這個?」周澤楷又換了一種罐頭。

一樣把罐頭推開。

「這個?」

牠懶洋洋地趴在他身上,連看都不看了。

對貓罐頭不感興趣,那換飼料好了。

於是周澤楷側著身子蹲下,讓貓咪看看架上的飼料。

「飼料?」

牠只看了眼,就低頭用短短的指甲抓著周澤楷。貓咪抓的不大力,且隔著一件襯衫所以感覺不到疼,反倒是有些癢,像撓在他心上似的。

「不可以挑食。」拍了拍牠的頭,周澤楷說。

「喵。」轉過頭,牠看向周澤楷的那雙淺灰色的眼珠子滴溜轉著,貓掌拍著他的肩,力道比方才大。

牠將頭埋進他懷裡,左右搖擺用力蹭著,像是在拒絕一般。

「乖,那吃小包的。」輕輕摸著貓的背脊安撫牠,結果換來一口牙印。

「不乖,要打屁股。」周澤楷舉手作勢要打牠。

「喵!」牠張牙舞爪的,毛都豎起來了,像極了一隻小刺蝟。

「聽話。」

「喵!」

一人一貓僵持很久,路過的其他顧客都對他們投以奇妙的眼神,困惑著為什麼要蹲在地上與一隻貓吵架。

最後是周澤楷稍微退讓一些。

「配飯吃。」

「喵。」牠用頭蹭著他的手,伸出小巧紅潤的舌舔拭剛才留下牙印的地方,沒有了剛才的兇猛,溫順的像是一頭小鹿。

得,之後做飯都得再另外煮份不加調味料的。

摸著貓頭,周澤楷想。

 

從大賣場離開時,周澤楷只買了幾包小包的不同口味的貓食、針梳與當天晚餐要用的食材,連貓砂、貓屋之類的都沒買。

不是周澤楷不願意買,只是當他要將那些東西放入購物車時,都會被貓咪用爪子給拍掉,幾次下來周澤楷在放入購物車內都會先詢問過貓咪的意見――雖然這一切在他人眼中是那麼的傻,要是牠不理他,那麼周澤楷也不強求。

買了也用不到,那麼又何必浪費錢?

如果之後有需要,那麼再買也不遲。周澤楷看著安靜趴在他身上打盹的貓咪,內心這麼想。

 

剛回到家,貓咪就自己從周澤楷身上跳到地上,輕巧的轉身落地,踩著優雅的步伐到處走到處看,宛若是巡視自己領地的高傲君王。周澤楷他將鞋子整齊的擺上鞋櫃,提著一袋子的食材,穿著每走一步就發出噗嘰噗嘰聲音的塑膠拖鞋到廚房準備烹飪。

圍上圍裙洗了手,周澤楷將蔬菜一一從袋中取出去掉菜根、清洗,然後瀝乾,按下抽風機的開關,機器開始嗡嗡嗡的運轉著,接著打開瓦斯爐倒了一些油到鍋內,等熱鍋的同時快速切著菜,切好時鍋子也差不多熱了,蔬菜放入鍋中,發出好大的嗤嗤聲響。

因為只有一個人要吃,所以他的晚餐很簡單,三菜一湯便以足以,因此很快就煮好了,之後周澤楷把特地留的青菜全都放進瓦斯爐上滾燙的熱水裡,煮了幾分鐘後撈起放入一旁的瓷碗內。

那是貓咪的份。

脫下圍裙,周澤楷走到客廳要叫貓咪來吃飯,發現牠蜷著身子窩在沙發上的毛毯裡,半瞇著眼看起來快睡著的樣子。

「吃飯了。」他輕捏著牠的耳朵,覺得牠轉動耳朵的樣子很可愛。

牠抬起貓掌,推開周澤楷在牠頭上搗蛋的手,懶洋洋的換了個姿勢趴在毛毯上,依舊沒有要起來的意思。

「不吃就涼了。」食指輕點幾下牠的頭,周澤楷起身走回廚房,「快來,別睡。」

剛把貓食準備好放在地上,周澤楷一轉頭就看見貓咪蹲坐在他後方,尾巴左右緩慢搖擺著,像是被放慢速度的鐘擺。

他把食盆往牠的方向推了推,「好了。」

牠吃東西的模樣不似其他貓咪那般大口――周澤楷是這麼認為的,至少他沒看過如此優雅吃東西的貓,牠慢慢的吃,慢慢的嚼,像是在品嚐珍饈般,偶爾抬頭用圓滾的大眼看著周澤楷。

他笑了笑沒有說話,起身替自己裝滿白飯,坐在一旁的椅子安靜的吃起晚餐。

感覺比較不寂寞了,或許養貓是個不錯的選擇吧。

 

那天晚上周澤楷早早就洗好澡爬上床要睡覺,掀開棉被,發現上頭早已窩著一隻貓。

「……過去些。」既然趕不走,那就一起睡吧,還好當初床有買大一些。

貓咪聽話的翻了幾個滾。

掀開棉被躺進去,周澤楷關掉了小夜燈。

「晚安。」

「喵。」

 

晚上睡到一半,周澤楷覺得胸口好像被什麼壓住,呼吸有點不順。

他皺著眉,掙扎幾下後睜開眼,藉著窗外微弱的月光看清壓在他胸口上的是一條手臂,目光順著往上移,是一片被棉被遮去大半、正微弱上下起伏著的光裸胸膛,再來是線條優美的頸子,最後是明顯是男人的安穩睡顏。

周澤楷用力眨了眨眼,又揉了揉眼睛確認自己沒有看錯,那確實是個貨真價實的男人――他的頭上還有一對貓耳的男人。

我家哪來的男人?周澤楷很確定自己沒有夢遊的習慣,更別提還帶回一個男人。

我應該也沒有獸耳的癖好才對。

大概是察覺到周澤楷的困惑,貓耳男人眼睫顫動幾下,睜開眼對上他的目光。

「半夜好啊。」貓耳男人笑著說,打招呼的音調懶懶的,帶著一絲沙啞,「我是你家的貓。」

「――我叫葉修。」

 

半夜凌晨兩點四十五分,周澤楷很困擾。

我不知道撿回來的貓會變成人啊!

他看著躺在身旁睡得安穩,嘴角隱約有口水痕,名字叫葉修的男人,默默的心裡嘆了口氣。

看來又得再買些日用品了。







**

終於可以收行李睡覺了(咳血

好糾結要不要通宵打遊戲,之後直接出門,好擔心一躺下去就直接睡到中午啊QDQ


碼到最後是這樣的狀態


整理清單去CWT玩耍~


然後問問一年來對我的印象~

评论(5)
热度(74)

山有木兮木有枝,葡萄发糖你吃不吃

© 葡萄美酒夜光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