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美酒夜光杯

【周葉】電影院

*這幾日凍成狗QAQ

*第一次這麼羨慕熱湯裡的排骨(冷到哭

*得開始碼字了,放任自己軟爛是不對的(好

*現在好餓啊(無關

*12/20關鍵詞





「前輩,電影,約嗎?」周澤楷站在葉修面前,手放在口袋裡揣著兩張被他捏的有些爛爛的,抽獎抽到的電影票,神色故作鎮定,小心翼翼地問,「下周六的。」

隨意地倚靠著樓梯轉角處的牆壁,葉修咬著棒棒糖的塑膠棍,眼睛眨啊眨的,稍側過頭思索下周六有沒有安排什麼事,思考著要如何回答周澤楷的邀約。

葉修沉默了很久很久,久到周澤楷心底越來越慌,懸在半空中的那顆心就像是大石頭那般沉重,隨著時間的流逝逐漸下沉再下沉。放在口袋裡的那隻手下意識握緊了些,將電影票捏得更爛了點,再怎麼從容鎮定,此刻他也有些慌了,像是個找不到回家的路的孩子一般。

會不會是前輩不想跟我出去,所以正想著理由婉拒我的邀約?

說不失落都是假的,但為什麼會覺得這麼難過?

正當周澤楷以為葉修會拒絕他的邀約,準備向他道別離開之時,他看見葉修的唇瓣動了動,熟悉的慵懶音調從當中跑出來,告訴了他的答案。

「好啊。」

他猛然抬起了頭,像是得知什麼意外的驚喜一般,如黑曜石般漂亮的雙眸瞬也不瞬地盯著葉修看,眼中盡是滿溢的喜悅。周澤楷覺得此刻他的心底像是突然湧出一股暖流似的,沿著血管從軀幹蔓延到四肢末梢,全身都被這種溫暖的感覺給包覆在其中,心中空缺出來的那一塊缺口被不知名的溫柔情緒給填補起來了,有種胎兒時期躺在母親羊水裡那般讓人放鬆的感覺。

「嗯!」點著頭,周澤楷的嘴角揚起一抹漂亮的弧度,淺金色的陽光映在墨黑色的瞳孔上,像是被淋上了甜膩的蜂蜜般,讓人看著有種甜蜜的、暖暖的感覺,移不開目光。

葉修看著沐浴在陽光底下的周澤楷,一時之間有種眩暈感。他覺得他的那種溫暖喜悅的心情就像是猛烈的海水般,伴隨著他的言語與目光迎面朝他席捲而來,措手不及間便被捲入其中。

於那剎那間,葉修覺得他的心跳似乎是漏跳了一拍,但又似乎沒有。

或許只是錯覺吧。葉修心想。

「幾點的?」

「兩點。」

「那約一點四十五分電影院門口見?」

「好。」

「那就這樣了,我先回去了,小周你也快回家吧。」

「嗯,前輩再見。」

周澤楷站在原地目送葉修走下樓梯,而後三步併作兩步走至走廊的圍牆旁,看著他牽著腳踏車走出校門口,越走越遠,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視野裡才收回目光。

前輩會發光,很耀眼。

周澤楷的目光很溫柔,嘴角彎著旁人無法窺探的細小弧度。

 

要穿什麼比較好?

那天中午周澤楷站在房間的等身鏡前,兩手各拿了一套衣服,不斷在身前比劃著,一旁衣櫃的門大開,裏頭空了一大半,床上整齊放著一套又一套的衣褲。

第一次與前輩出去,到底要怎麼穿才不會讓人覺得隨便?

皺著眉,周澤楷很是困擾。

最後他選了件天空藍的襯衫,外面再加件米色的毛衣,黑色的長褲將他的腿包裹於其中,勾勒出線條漂亮的型狀。

這樣應該沒問題……吧?

周澤楷又站在鏡子前左看右看好一會,才深呼吸吐氣往玄關走去。

要相信這樣沒問題的,嗯。

 

距離約定時間尚有半個小時左右,周澤楷將腳踏車停妥後,進到電影院旁的速食店裡,找了個靠窗顯眼的位置坐著,等待與他有約之人的到來。

掛在牆上的時鐘秒針走了一圈又一圈,等待的人還沒有來,倒是好幾個女孩子上前搭訕,但都被他一一婉拒掉了。

「小周你真早到,現在才二十五分啊,想說可以等你的,沒想到反被你等了。」正當周澤楷要拒絕他面前女孩的邀約時,他聽見熟悉的嗓音在耳邊響起,心底默默鬆了口氣。轉過身子,他看見葉修嘴角帶著淺淺的笑意從門口走來,略凌亂的頭髮顯示出他是騎車趕來的。

「等很久了?」葉修笑著問。

「沒有,還好。」周澤楷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走?」

「好。」拿起周澤楷放在桌上的背包,葉修轉過身子對那個前來搭訕後者,還沒有離去的女孩子說,「抱歉啊,他已經有約了。」

葉修臉上的燦爛笑容說有多欠揍就有多欠揍。

 

「人長得太帥也是種困擾啊,小周你說是不是?」拿著爆米花與紅茶,葉修狀似感嘆的說了這麼一句,「一直被搭訕。」

「還好。」周澤楷看著牆上的指示牌,眼角餘光偷瞄著身旁的葉修,「搭訕我嗎,前輩。」

「嗯?」看著旁邊來來往往的路人發呆,葉修一時之間不知道對方在說什麼。

「前輩你說我帥,要搭訕嗎?」周澤楷目光游移著,看哪都好,就是不敢看葉修。

還好這邊光線比較暗,不然就要被發現臉紅了吧。

「搭訕啊,怎麼不搭訕。」葉修笑咪咪的靠了過來,握住了他的手臂,「這不就是搭訕上了,要一起去看電影了嗎?」

「……嗯。」周澤楷覺得他的臉大概熱的可以煎蛋了。

 

「那啥,現在換部電影來得及嗎?」站在入口處看著這場的電影海報,葉修表情有些微妙,「我以為今天看的是科幻類的。」

「……抱歉。」雙脣開開闔闔,最終只擠出這麼兩個字。

「沒事沒事,只不過是一部電影嘛。走吧,快開始了。」

邁開長腿跟上葉修的步伐,周澤楷想了想後說。

「沒事,我在。」

 

偌大的院廳裡零零散散坐了幾個人,大概只有十來人,周葉兩人坐在中後方靠右的位置,因此他們此時交頭接耳也沒人理會。

「小周。」葉修壓低聲音說,瞇著眼不敢看向前方的螢幕,「下次要約的話不要約這個行不。」

「好。」再約之前,前被你能先放開我的手臂嗎,有點疼。

周澤楷覺得他的手臂都快要被掐出指甲痕了。

前方屏幕中的角色發出高亢的尖叫聲,葉修的身子抖了抖,手裡拿的爆米花瞬間飛出去了三分之一有。

「我這不是害怕,絕對不是,只是因為聲音太大所以嚇一跳而已,小周你要相信我。」

「……嗯。」如果不要抓我抓的那麼緊的話,可信度會更高的。

 

幾個小時下來,周澤楷覺得電影其實並不恐怖,恐怖的是他身邊的葉修。

「不好意思啊小周,一直抓著你。」撓撓頭,葉修不太好意思地說。

「沒關係。」看著散落一地的爆米花,周澤楷想著要怎麼越過它們走到出口。

「下次約看電影前建議你先查好他的內容。」葉修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副語重心長的模樣說著,「要是你今天是約女孩子的話,她肯定會討厭你的。」

不會有女孩子的。

眨了眨眼睛,周澤楷乖巧的點了點頭。

「表示歉意,下次換我請你看電影吧。」

不知道怎麼婉拒,也覺得不用婉拒葉修,周澤楷便順勢答應下來了。

「也差不多該吃晚餐了,一起去?」

「好。」周澤楷笑的眼睛都瞇了起來,像極了夜空中的那一輪彎月。

「吃焗烤嗎?這附近有一家挺好吃的,不知道現在還有沒有位置。」葉修走在前方領路,一談到吃的他就特別開心,「推薦店裡的奶油燻雞焗烤,好吃,不騙你。」

這樣的葉修,很有趣呢。

看著他的背影,周澤楷勾著嘴角心想,快步跟上葉修的步伐。

「好,等一下,點這個。」







**

這幾日真的好冷啊,到底為什麼可以冷到出現雪!!!!!!

生長在冬天再怎麼冷,也都還有十幾度的環境的孩子,這次簡直生無可戀(。


考試期間剛好碰上寒流,邊考試邊在心裏尖叫怎麼這麼冷還不小心打起瞌睡差點睡著

房間沒有暖氣真的想去買木炭回來燒炭取暖QQQ(你

不過經過這次的寒流,我發自內心推薦一樣電器

――吹風機

這是好物,除了可以拿來烤土司(之前住校,規定不可帶檯燈冰箱吹風機以外的電器,所以拿這個來烤土司XD),也能來拿烘棉被,也能在手腳冰冷時烤一下

那瞬間超想流淚

我以為我活不過這次寒流了。


後面葉修說的奶油燻雞焗烤飯是我現在超級想吃的,現在好想吃熱熱的東西(

天氣冷得我實在想讓周葉立刻來一砲(你

摩擦♂生熱嘛(B嘴


好,去吃晚餐了(

评论(11)
热度(41)

山有木兮木有枝,葡萄发糖你吃不吃

© 葡萄美酒夜光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