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美酒夜光杯

【周葉】火鍋

*寫著寫著就想吃火鍋>q<

*居然變周更了,我得努力些才行_(:3」

*擔心來不及,所以提前說聲新年快樂><

*12/26關鍵詞





鑰匙插進門鎖裡轉動,幾秒鐘後發出喀拉一聲,葉修扭動門把將它打開,迅速地進到屋內並把門關上,將冷空氣阻絕在一片門外。

他呼出一口氣,瞬間化為白色的霧在面前消散,眼角餘光撇到有什麼掛在旁邊的衣架上,轉過頭,發現那是周澤楷的大衣。廚房的電燈是點著的,裡頭傳來菜刀碰撞砧板的沉悶聲響。

小周今天真早下班,不知道今天會吃什麼。取下口罩圍巾與將沾滿寒氣的長大衣掛到衣架上,葉修心想。

從旁邊的矮鞋櫃上拿下屬於自己的那雙居家拖鞋,葉修踩著不疾不徐的步伐往廚房的方向前進,麂皮絨材質的鞋底踩在冰冷的地板上不發一絲聲響,靜悄悄地。

周澤楷身上穿著白色襯衫,外頭再套件深灰色的毛衣,將袖子捲至手肘處,圍著圍裙在流理台上切菜、洗菜,俏挺的屁股被包裹在黑色長褲下,顯得更加俏挺,葉修只看了一眼便移開視線了,他擔心他再這樣看下去會克制不住他的手,會想上前摸幾把。

他從後方搭上周澤楷的肩膀,側著身體看今天準備要煮的食材,後者被他的舉動嚇了一跳,手下一個不穩差點切到自己的手指。

「小周小心點,切了手指我會心疼。」

「被嚇到。」放下手中的菜刀,周澤楷轉身將葉修冰涼的雙手握在掌心中,不斷呵著氣,「外面冷,喝熱水。」而後從烘碗機內取出葉修的馬克杯,倒了八分滿的熱水遞給他。

「看到你就不冷了。」小口啜著熱水,葉修眼角眉梢都染上了些許笑意,「今天吃什麼?」

「火鍋。」替愛人理了理被風吹的凌亂的頭髮,周澤楷說,「天氣冷,正適合。」

「需要我幫忙嗎?」

「不用,沒關係。」周澤楷又想了下,似乎是覺得一個人忙不過來,於是點了點頭,改口道,「好。」

葉修喝掉了馬克杯中的最後一滴水,將杯子放到餐桌上時發出輕微的喀噠聲,而後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雙手貼上周澤楷的脖頸,感受那炙熱的溫度,不意外地看見對方蹙起而又展開的眉頭。

周澤楷對於他這個年長愛人的小小惡作劇感到非常無奈,好幾次與他提起這事,對方都說要有赤子之心才能保持年輕。

周澤楷心想,這樣的葉修其實也挺可愛的,於是他也就這麼放任對方這麼去了。「天氣冷,多穿些。」周澤楷把葉修的雙手從自己的脖子上抓下來,放在掌心中細細揉捏,「你冷,不開心。」

如夜色般漆黑的雙眸此刻正透露出濃厚的譴責與心疼之意,教人看了也覺得心疼。

「好好好,我會的,小周你就放心吧。」笑笑的捏了捏周澤楷的臉,葉修傾身在他臉頰上落下一個輕吻,「怎麼幫你?」

「電磁爐,櫃子裡,拿出來放桌上。」周澤楷的神情有些訝異,但他隱藏的很好,沒有被葉修發現——或許葉修發現了,但沒有說出來。

葉修轉身去客廳拿電磁爐時,周澤楷的手撫上了方才葉修親過的地方,他覺得那裡像是被點了一簇火,熱的發燙,臉頰也染上一抹淺淺的緋紅。

 

一段時間後,裡頭是滿滿的高麗菜的火鍋湯底,以及好幾種火鍋料被端上桌,占據了三分之二的桌面。

「準備這麼多,吃的完嗎?」看著滿桌子的食材,葉修挑了挑眉,有些困惑地問。

「可以。」把最後幾盤肉片從廚房拿出來放到客廳桌上,周澤楷肯定地說,「量不多,兩個人,沒問題。」

吃不完再放冰箱,之後再拿出來繼續煮吧。

「要芥末?」走回廚房蹲在地上翻找冰箱的周澤楷問。

側著頭想了幾秒,葉修回答,「好,麻煩了。」

又加了點沙茶醬與醬油到葉修那個裝有芥末的碟子,周澤楷在上面放了些方才切好的蔥末——在一起久了,對方的生活習慣、喜好的口味都早已瞭若指掌。

周澤楷吃火鍋時喜歡的醬料是醋、醬油與蒜泥混合在一起的沾醬。

儘管兩人愛好的口味大不相同,他們也不曾因為這樣就吵架,只是偶爾會夾著食物去沾對方的醬料,然後困惑對方怎麼會喜歡這味道。

「今天的天氣吃火鍋最適合了。」把金針菇、米血與肉片放進冒著熱氣的鍋子裡,葉修感嘆著。

周澤楷點著頭沒有回話,安靜地從鍋子裡夾出煮熟的肉片,將大部分夾進了葉修的碗裡。

「哎小周你多吃點啊,別老是夾給我。」葉修用湯匙從鍋子裡撈出最一開始放下去的蛤蠣,稍稍一傾,全數落入周澤楷的碗中。

「多吃運動,身體健康。」又撈了點菜給葉修。

「別再夾給我了,吃不完。」夾起煮得有些爛的高麗菜,葉修沾了點周澤楷的醬料,「我說小周,你醋會不會加多了些?」

「會嗎?」肉片整塊沾滿醬料,「不夠多,沒味道。」

「……你是醋罈子嗎,這麼愛吃醋。」

聽到自家愛人這麼說,周澤楷很認真地想了下,「不是。」

「……」不要這麼認真回答。

湯底因為電磁爐火力開的太大而不斷冒泡,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熱氣上升著,模糊了周葉兩人的視線。

「快吃吧,冷了就不好。」

於是近二十坪的客廳只剩下吃東西時偶爾所發出的聲音,以及碗筷碰撞聲,直到他們吃飽摸著鼓脹的肚皮才有了其他聲響。


「好飽。」呈大字型攤在沙發上,葉修盯著天花板一臉滿足地說。

「嗯。」一隻手摸上他的腹部,「我要當爸爸了。」

「別鬧,怎麼生你跟我說。」葉修拍開那隻在他身上亂摸的手。

墨黑的眼直盯著葉修,看起來很是無辜,「不生嗎?」

「這不是生不生的問題,我倆都是男的,別說孩子,連一顆蛋都孵不出來。」

「幾年後,應該可以。」靠上葉修的肩,周澤楷伸出舌尖,輕輕捲著他的柔軟耳垂。

「那你慢慢等吧。」葉修打了個哈欠,沒有阻止對方的行為,「今天累了,下次吧。」

「好。」像小動物般蹭著葉修的頸子好一會,周澤楷在他臉頰上落下一個又一個的細碎輕吻。

 

「還冷嗎?」

「不冷。」稍側過頭吻上對方的嘴角,葉修說。

――因為有你在我身邊,因此不論身處何方,都不會感覺到冷。

窗外刮著強勁的寒風,像是在吶吼些什麼似的,將透明的窗戶吹得嘎吱嘎吱響。

「今天誰先去洗澡?」

「一起?」

「真拿你沒辦法。」葉修的聲音聽起來有些無奈。

「你喜歡。」周澤楷的嘴角彎著溫柔的弧度,眼裡像是有星子般,閃著細碎的光芒。

「是啊,只要是你,我都喜歡。」扭了扭身子,葉修換了個更舒適的姿勢。

「我也是。」牽著對方的手,周澤楷心滿意足地閉上了眼,「只要是前輩,都喜歡。」

 

窗外依舊刮著冷風,但都與他們無關。他們牽著彼此的手,相互依偎在沙發上,彷彿擁有對方就能一直一直走下去,直到死亡將他們分離為止。

又或許,連死亡都無法將他們彼此分離。







**

好想放假抓著朋友去吃火鍋,想吃肉><(友:


我想摸小周的PP(葉修在你後面,他看起來很生氣

手冰冰的時候去貼別人的頸子,看對方皺著眉頭的樣子很好玩,真的,看我真誠的眼睛(!!


周葉到底為什麼這麼甜(咳血


還有人要收新年卡嗎,雖然寄到你手上都過了農曆新年了XDDD

评论(6)
热度(55)

山有木兮木有枝,葡萄发糖你吃不吃

© 葡萄美酒夜光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