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美酒夜光杯

【周葉】摸魚

*覺得自己實在是太頹廢了,這樣可不行,得努力點_(:3」

*最近早餐不知道為什麼喜歡吃粥(?)

*或許剛好題目是摸魚,所以最近特會摸魚?

*雖然沒什麼關係,不過沐沐生日快樂>w<

*推一首歌給大家,舒壓用(......

*情人節當天最SAD的就是周葉婚禮茶會拿的巧克力發霉了(大哭





「修……葉修……」

睡夢中有誰在遙遠的彼端呼喊他的名字,那聲音是那麼的熟悉,但卻想不起來那是誰,就像記憶被蒙上一層紗似的,模糊不清。

迷糊之中,葉修閉緊了雙眼,翻個身將棉被拉高,企圖阻絕那聲音干擾自己的睡眠。

「前輩。」看見自己原本的叫人方式無效,周澤楷改採用肢體接觸的方式來叫人起床,「起床了。」

周澤楷雙手推動緊緊裹著棉被,像結繭到一半的毛毛蟲的葉修,「很晚了,起床。」

「不想起……」扭了扭,葉修把身上的棉被捲的更緊,往離周澤楷更遠的方向滾去,「這種天氣最適合睡覺了。」

扭頭看了眼窗外的光景,陽光柔和不刺眼,攀爬上窗臺後像是蜂蜜一般流淌在木質的地板上,種植在窗口旁的盆栽正迎風搖曳著翠綠的枝葉,遠方傳來孩童一陣一陣的嬉笑打鬧聲。

……對前輩你來說,一天三百六十五天都是適合睡覺的日子吧。

「不行,報告沒進度。」爬上床,周澤楷繼續執行他未完的大業,「早餐後,要趕工。」

「不要,我要睡覺。」緊緊抓著棉被,葉修死活不肯離開溫暖的被窩。

「不起來,沒飯吃。」周澤楷下了最後通牒。

周葉兩人最初約好輪流煮三餐,但吃過幾次葉修煮的後,周澤楷決定都由他自己下廚比較好。不是說葉修的廚藝有多麼的糟糕,只是每次都有股燒焦味,以及會在裡頭吃到蛋殼,他認為與其這樣鍛鍊自己的胃,不如自己辛苦點,至少不用擔心長久吃下來會吃出毛病。

當他與葉修談這事時,對方沒有他預期中的失落難過神情,反倒是露出一副早該如此的表情。

「……好我起來。」葉修又扭動了好一陣子,一臉生無可戀的從床上坐起身,然後隨即打了一個大大的噴嚏。

「小心,別感冒了。」伸長手取下掛在椅背上的外套,周澤楷將其披在葉修身上。

「謝了。」揉揉鼻子,葉修打個哈欠伸個懶腰,骨骼發出霹靂啪啦的細微聲響,他的眼睛緊閉著,幾滴淚珠從眼角被擠出,「早餐吃什麼?」

「鮪魚三明治,溫牛奶。」

「小周你先去吃吧,等下我就出去。」半睜著眼,葉修的聲音沙啞模糊。

「不可以躺回去。」留下這麼一句略帶點警告意味的叮嚀後,周澤楷看了葉修最後一眼後離開了。

像個媽似的,操心這操心那的。呆坐在床上好一陣子,葉修才真正離開床舖。

 

葉修一坐到自己身旁,周澤楷馬上湊過去在他唇上留下一個甜蜜輕柔的吻。

「早安吻。」周澤楷說,他的臉頰微微泛著紅暈,黑亮的眼睛像是有星星墜入當中似的,閃著碎碎光芒。

看著愛人的模樣,葉修樂了,頓時起了惡作劇的心思。

他靠近他,吻上他,唇齒摩娑,靈巧的舌尖沿著對方的唇型細細描繪著,在對方反應過來,伸出舌尖纏繞上他的舌尖掌控局面前,葉修便已拉他們彼此之間的距離。退開之際拉出的銀絲掛在唇邊,葉修半瞇著眼盯著周澤楷瞬也不瞬地瞧,紅潤的舌尖伸了出來,緩慢地舔舐掉那些水光。

「早安,這是回禮。」葉修笑彎了眉眼,像隻吃飽喝足的大貓。

看著那樣的葉修,周澤楷覺得他的臉肯定是紅透了,全身的血液都往某個不可言說的部位匯集而去,他閉上眼深呼吸好幾次才壓下那衝動。

「別鬧。」眼神略帶責怪意味的看了葉修一眼,「吃早餐。」

呵,小周的反應真有趣。咬著三明治,葉修在心裡偷笑。

「正在吃呢。」葉修揚了揚手中咬了一口的三明治。

「專心,吃完趕報告。」把熱奶茶塞進葉修手裡,周澤楷看了眼對方後起身去書房,像是擔心多待一秒就會做出什麼耽誤報告進度的事一般。

看著周澤楷離去的背影,葉修的嘴角微微勾起。

 

「進度?」句子末端敲打下句點,存檔關掉檔案,周澤楷起身繞過桌子來到葉修身後,目光凝視著他的螢幕,眉頭微微蹙起。

檔案左下角的字數與上次看見的相差不大,「不要摸魚。」

「沒有摸魚。」雙手放在鍵盤上隨意輕點著,葉修咬著魷魚絲說道。

「這樣就是摸魚。」食指大拇指捏住露在葉修嘴巴外頭的那節魷魚絲,稍稍使力將其拉了出來,周澤楷將它塞進自己的嘴裡,伸手拿走他桌上吃到一半的家庭號魷魚絲,「沒完成,不給。」

「抗議!」

「無效,駁回。」語調比平時不知道低沉了多少。

找了條橡皮筋把開封的魷魚絲給捆好,周澤楷的目光移回葉修身上,拉起他的手放到自己身上,「不摸魚,摸我。」

「――我是魚,你專屬的。」







**

只是想寫小周對葉修說,不要摸魚,摸我  的地方XD


在榮耀這條路上  來去了多少影子

沉默卻風華蓋世  子彈所及處聽你的方式


超級喜歡小周QQQ


评论
热度(51)

山有木兮木有枝,葡萄发糖你吃不吃

© 葡萄美酒夜光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