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美酒夜光杯

【周葉】假期結束的第一天

*緩慢復健ing

*想著,小周再怎麼說也是個普通人嘛,或許也是會發懶不想去上課的,人總是有那麼幾個時候是想懶惰下的XD

*碼完的時間剛好可以吃早餐,真是太好了呢!!

*2/13關鍵詞






窗戶打開一條縫隙,夾帶著些微水氣的涼風從外頭吹進屋子裡,淺綠色的窗簾小幅度翻動著,偶爾為這靜謐的空間製造點聲響。

床上的被褥隆起,有規律的起伏著,目光順著方向從床尾移到床頭,會先看見一條伸出棉被的手臂——那隻手的掌心虛握著,手指看起來挺修長的,小臂肌肉勻稱,皮膚是偏向小麥色的健康膚色——再來就是連睡覺也美的像幅畫似的面孔——睫毛細細長長的,有點向上微翹,它阻絕了柔和的陽光,一大片陰影落在臉上,若是貼近些細看,便會發現眼睫在輕微顫動著,覆蓋在眼皮底下的眼球有時會稍轉個幾圈,然後回歸平靜;鼻梁挺高的,宛若似高聳的山脈,略微向上勾起的嘴角顯示了他平時是個挺愛笑的人,兩片淺粉色的薄脣此刻微啟,要是湊近點就能夠感受到氣體的輕微進出。

他抓了抓凌亂的黑髮,翻個身繼續他的睡眠大業。

然而他剛翻身沒多久,一陣急促的鈴聲突兀地在這靜謐空間響起。他先是用棉被將自己緊緊裹著,二十秒甚至三十秒後才伸出手,用一種帶著怨氣的強勁力道將放在床頭上正吵個不停的鬧鐘給關掉。

鬧鈴停止後,床上失去了動靜大約幾分鐘,之後才逐漸有了動靜。先是像毛毛蟲般緩慢的左翻右滾,再來才有一雙手伸出棉被外,最後才是整個人緊裹著棉被坐起。

柔順的黑髮東翻西翹,左側臉上有不甚明顯的紅色壓痕,嘴角掛著乾涸的口水痕跡,他半睜著眼,目光渙散地看著前方,許久都不曾改變過姿勢,讓人覺得時光彷彿在這一刻靜止一般。

 

窗簾依舊小幅度翻動著,窗外清脆的鳥鳴聲不絕於耳,偶爾會飛來幾隻停在窗框上歇息玩耍,但幾分鐘後便會張開雙翼與同伴振翅飛往遠方,留下飄浮在半空中,緩慢下降的輕柔羽毛。

啊,今天天氣真好。看著窗外的藍天與漂浮在上頭的白雲,他在心裡默默想著。

真想繼續睡。重新閉上了眼睛,身體小幅度晃著,感覺下一秒就會倒回床鋪裡。

輕柔悅耳的手機鈴聲響起,他眼睛睜開一絲縫隙循著聲音來源在床上摸索著,最後在棉被裡找到了正在唱著歌的手機。

螢幕上頭顯示的來電對象是葉修。

看見螢幕顯示的人名,他的睡意全沒了。修長的手指一滑,將快要進入語音系統的電話接了起來。

「早上好啊,小周。」電話那頭的人不知道在搗鼓些什麼,窸窸窣窣的,「起來了嗎?」

「……起來了。」他的聲音有些沙啞,帶了點鼻音,大概是快要感冒的前兆,「早安。」

電話那頭傳來輕笑聲,「剛醒吧,快去洗簌,開學第一天可別遲到了。」

「嗯。」把頭埋進鬆軟的棉被裡,周澤楷悶悶地說,「想你。」

「才分開幾天而已,就這麼快想我了,嗯?」

「嗯。」想念你的聲音,你的味道,你的一舉一動,你的一切,我都想。「不習慣。」

「再過段時間就回去了,」電話那端的葉修翻著行事曆,「有想要這邊什麼東西嗎,我之後帶回去。」

「沒關係,你回來,就好。」

聽見周澤楷的這句話,葉修覺得臉頰有些發燙。

還好只是通電話,否則這臉紅的樣子就會被看見了,之後前輩的面子該往哪擺,這小子平時不怎麼愛說話,倒是說起情話臉不紅氣不喘的。

不管交往多久,對小周的抵抗力還是沒有增加啊,反倒是有下降的趨勢,這樣子可不好。

「……我知道了,你快去上課,耽誤學習可不好。」葉修催促道。

「好。」在床上又扭了幾下,周澤楷才掀開棉被下床洗簌準備去學校報到。

「上課認真,別分心想其他的事。」坐在沙發上,葉修一邊翻著工作上的資料一邊叮嚀著,咖啡的香氣盈滿了整個客廳。

「好,工作加油。」

「我會的,先這樣了,之後再打給你。」

「再見。」

然後電話被掛斷了。

周澤楷手裡握著手機站在窗邊,看著碧藍如洗的天空,頓時覺得充滿了幹勁,方才的睡意一掃而空。

在心底哼著歌,周澤楷轉身踩著愉快的步伐離開了房間。

 

今天也要好好的努力才行。

――不能讓前輩失望。







**

怎麼說,人的一生中或許會為了那麼幾個人而努力著,動機只是不想讓對方失望,想要讓對方想起自己時都會彎起嘴角,與他人提起時感到驕傲。

這樣的理由或許很可笑,但卻是充滿動力的。

「喜歡」這種情緒可是很偉大的呢,千萬別小看他 : )


每個上學日(尤其是冬天),大概都像這樣吧↓


评论(2)
热度(44)

山有木兮木有枝,葡萄发糖你吃不吃

© 葡萄美酒夜光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