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美酒夜光杯

【周葉】下雨了,沒帶傘

*我覺得這標題就是在說我,每次出門都不帶傘XD

*出門記得要帶傘(......

*覺得失去想像力(冷漠.jpg

*2/20關鍵詞





夾帶著濕潤水氣的涼風從遠方緩緩走來,經過遍布水漥的操場時帶起了陣陣漣漪,身上也沾染上些許青草氣息。他踩著輕快的碎步走入教室裏頭,東晃晃西繞繞,最終帶走了一室悶熱,留下清淨濕潤,心曠神怡的氣息。

輕咬著自動筆的筆桿,坐在後排靠窗座位的葉修單手托頰看著窗外有轉變成傾盆大雨趨勢的雨景放空,思緒化作一縷無形也無色的輕煙飄到幾里外,想著前些日子在公園遇到的那隻奶貓有沒有吃飽、凍著,無心聽台上講得口沫橫飛的老師的講解,直到揉成球的紙團趁著老師轉身書寫黑板,在空中劃出一個完美的軌跡落在他桌面上,發出輕微的聲響時才拉回他的注意力。

他攤開那張紙,工整的墨黑字跡平舖在上頭,一看就知道是誰寫的。

上課不專心想什麼呀?小心老師叫你起來回答問題。

葉修扭頭往旁邊看去,隔壁桌的蘇沐橙稍稍側歪著頭,唇畔勾著向上的淺淺弧度微笑著。

沒什麼,想什麼時候放學回家而已。提筆寫下這段話,葉修趁著老師不注意時丟回去給蘇沐橙。

哦,就快了,還有大概九分鐘。看了眼左腕上的古銅色復古手錶――那是她去年聖誕節收到的交換禮物,精緻且實用――蘇沐橙又把紙團丟給葉修。

覺得這段時間真難熬。

葉修又在紙上塗抹了下,才又將紙團交給蘇沐橙。

攤開紙張蘇沐橙噗嗤一聲不小心笑了出來,不過馬上摀住了嘴巴,抬頭悄悄地看了眼台上的老師,確認沒有被發現上課不專心。

葉修在紙上畫了一個面帶微笑,嘴裡叼著一片葉片,肩上扛了把奇怪的傘,模樣看起來十分逗趣的小人。

其實葉修你的繪畫技能其實挺好的嘛。沒有再提筆於紙上添上任何一筆墨跡,蘇沐橙用唇語這麼說著。

那是,我可是各項技能都有點的啊。葉修笑笑地回覆。

一來一往之間,幾分鐘的時間很快就過了,學生期盼的鐘聲響起,迴盪在偌大的校園裡,臺上的老師看見學生們臉上略躁動的神色,心底笑了笑,想著正巧告一段落,進度表上該教的都教了,於是翻了翻課本,指定某幾頁的題目給學生當作業後,大手一揮說出一天當中學生最愛聽的話。

「下課。」

上課一條蟲,下課一條龍大概就是這麼一回事,一聽見老師說放學,原本趴在桌上看起來半死不活的學生瞬間爬起來將桌上凌亂的文具用品給收拾進背包裡,然後以敏捷的速度溜出了教室。

「記得下次上課前要把作業寫完啊。」離開教室前,老師還不忘提醒。

 

「沐橙,等一下妳要直接回家?」將課本收進書包,葉修轉頭問道。

「沒有,我要先跟隔壁班的秀秀去買點東西才回去,怎麼了?」

「沒事,有帶傘嗎,沒有的話我的借你。」在背包中掏了會,葉修拿出一把格子圖案的折疊傘。

也不扭捏推託,蘇沐橙非常自然的接過那把傘,「謝啦,你呢,怎麼回去?」

「趁現在雨勢小跑回去吧,我淋雨沒關係,但可不能讓女孩子淋雨。」

「女生沒你想的那麼脆弱。」蘇沐橙笑著說,「不過謝謝,回去的路上小心。」

「你也是,再見。」

 

下了樓拐過幾個彎,葉修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站在教學大樓靠警衛室那邊的出入口,是隔壁班的周澤楷。

「小周你怎麼還沒回去?」手臂從後方搭上對方的肩,「記得你們班比我們班還早放學吧。」

「圖書館看書,現在出來。」笑了笑,周澤楷說,「沒帶傘。」

「沒帶傘是吧,跟我一起在大雨中奔跑,嗯?」

雨水滴滴答答的從高空落下,濺起地上些許泥水附著在褲管上。於那剎那,世界彷彿只剩下耳邊清晰的雨聲之外別無其他,周澤楷眼中只有面前笑的眉眼彎起來的葉修。

儘管光線穿透不過厚重的雲層,周澤楷仍舊覺得他在葉修眼中看見了那抹細碎、明亮的光,宛若星辰一般。

「好啊。」平時不會淋雨的周澤楷點了點頭,他聽見自己的聲音這麼說。

「把背包抱好,小心別濕透了。」脫下身上的外套將背包裹起來,葉修上半身只著件連帽衛衣。

「嗯。」跟著對方把身上的外套脫下來,包住背包,「好了。」

「那就走吧!」葉修率先衝入雨幕之中,隨後周澤楷也跟著他的身影跑了出去。

偶爾一次在雨中奔跑還是挺好的嘛。

「小周,快點!雨越來越大了!」葉修在前方喊著。

「來了。」周澤楷勾起嘴角,加快腳下的步伐。

或許,跟葉修一起不論做什麼都是挺好的。







**

想寫周葉在大雨中奔跑的浪漫,但是什麼都沒有(O

在雨中奔跑感覺挺好的,但是千萬別經常這麼做,會感冒的XDDD


兩天沒有吃到自己想吃的早餐了,覺得心情差ToT

评论(2)
热度(42)

山有木兮木有枝,葡萄发糖你吃不吃

© 葡萄美酒夜光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