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美酒夜光杯

【周葉】親愛的

*用一種類似時空膠囊的方式寫(???

*給未來/過去的自己的一封信

*1/30關鍵詞





致  十年後的我:

現在你過得如何?有走到想要的高度了嗎?

現在的我過得很好,以訓練生的身分待在輪迴訓練營,每天都很努力的練習,夢想是進入戰隊裡當裡面的一份子,與其他隊員一同在這賽場上用自己的能力打開一條嶄新的道路,拿下無數個冠軍,綻放屬於我們的光芒。

曾經我的夢想是這樣,但是後來看見葉秋前輩操作著一葉之秋在賽場上奮鬥廝殺,那身影是那麼強大、光彩奪目與遙不可及,感覺用盡全身的力量去奔跑都難以達到與他相同的高度。儘管如此,我仍然還是想要去奔跑、去嘗試,就算最後無法與前輩一樣,站上相同的高度的也沒關係,至少我努力過了。

無關任何名次與掌聲,在葉秋前輩身上,我看見那份對榮耀純粹且濃烈的喜愛。

關注葉秋前輩越久,就越發現其實他是個講話雖然有點壞,但其實非常溫柔的人。看見他與其他前輩們平時私底下的打鬧,總忍不住在心底偷偷想著,會不會未來某一天,我與葉秋前輩的關係也能這麼好?

在初次見面前,我經常在心底想著,這個前輩到底長得怎麼樣?從來沒看過他在賽後的記者會出席過,是因為什麼樣的理由讓他不參加任何公開活動?

 

初次見面是在選手通道裡,那時候比賽打完了要退場,我跟在前輩們身後要走出去,經過一個倚靠在牆上的時,他說,唷,新人啊,槍王你不介紹下?

張益瑋隊長示意其他人先出去,然後拉著我的手,向他介紹說這是我們隊裡很有潛力的一個訓練生,未來有極大機會是戰隊的一員,叫周澤楷。

那個人臉上的表情似笑非笑,嘴裡小聲嘟囔著跟照片一樣帥,之後他向我伸出手,問我有沒有興趣去嘉世。

在我還在想要怎麼婉拒時,張隊長就先開口否決掉他的邀請了。

『我說你怎麼這樣,有人當著隊長的面直接挖人的嗎?!』

『呵呵。』被拒絕了也不生氣,只是笑了幾聲,『加油啊,我看好你。』

他靠近我的時候,我聞到他身上有股淡淡的煙味,不怎麼喜歡煙味的我居然不討厭這味道。

我會的。那時候的我好像是這麼說吧。

他塞了一顆糖果到我手裡,拍了拍我的肩膀,說之後賽場上見,然後就走了,頭也不回的。

他經過我身邊時,我看見他的嘴角微微上勾著一個充滿自信,但謙虛的淺淺弧度。

後來我才從其他人口中得知,那是嘉世現任隊長,葉秋。

 

在那之後的每一天,除了更加努力的練習之外,也盡可能用各種不著痕跡的方式去打聽任何有關葉秋前輩的事,同時也希冀未來某天,能以戰友的身分在賽場上並肩作戰,儘管這可能性微乎其微。

縱使我現在仍只是名訓練生,距離成為正式的戰隊隊員、有能力與葉秋前輩一同並肩戰鬥還有很漫長的路要走,但是我會努力的。

――因為我想要去看葉秋前輩眼中的世界。

 

十年後的我,你走到你要的高度了嗎?是否看見你所想要看見的了?

 

 

 

致  十年前的我:

簽下合約進入戰隊很高興,對吧?縱然日子過得辛苦,但能為自己喜愛的事物奮鬥著是一件令人振奮的事。

現在的我過的挺好,以國家隊領隊的身分為電競總局工作,說輕鬆也不輕鬆,說累也不是很累,還挺樂在其中的,怎麼說也是自己喜歡的領域啊。

那時候的你大概已經遇到輪迴的小新人周澤楷了吧,雖然他還只是一名訓練營的訓練生,但身上的鋒芒逐漸顯露,未來有天會簽下正式合約,進到輪迴戰隊,成為賽場上的一方王者。

曾經以為沒有人能夠與我比肩共覽這榮耀巔峰景致,可是幾年後遇上了,那時候他的技術沒有說很純熟,但算很好了,實力與你不相上下,在賽場上相遇時,操作著自己的角色打的暢快淋漓,一場又一場,各有輸贏。

認識後我發現我們兩人是如此相似,對榮耀純粹且濃烈的喜愛,無關任何名利聲望與掌聲;卻又極不相同,一人擅於表達,另一人則不擅表達。

還記得初次見面的場景嗎?你靠在牆上看著向你走來的輪迴一行人,笑著說:唷,這不是新人嗎?然後要求那時候的隊長張益瑋介紹下。

當然,這是明知故問的,因為早就聽過他的名字了,也看過他的照片,只是想藉此次機會與他見面,認識一下這個有潛力的小新人。

不得不說,他長的挺帥的,照片連他十分之一的帥都沒有,長大後更帥了,褪去青澀的稚嫩,時間為他帶來沉穩內斂,整個人更加帥氣。

如果說小時候是少女殺手的話,長大後的他便是男女老少都臣服在他褲管下的那種帥,無可挑剔的帥。

關注越久,就越發現周澤楷這個小新人平時挺沉默靦腆的,但一旦操作角色站在賽場上時,那靦腆盡數褪去,銳利的鋒芒無人可擋,刁鑽且強勢的破開所有阻擋在身前的阻礙。

挺有趣的。

那時候希冀著未來有天能夠有機會能夠以戰友的身分,與周澤楷一同並肩作戰,儘管這機會微乎其微。

現在的你還不知道,未來的幾年你會從一直待著的嘉世離開,去網吧當一名平凡的網管,然後東山再起,捲土重來,帶著新的戰隊,殺回聯盟,奪得冠軍。

當你決定帶著四冠的輝煌成績回家就此安頓時,一通電話卻讓父親將你趕出來,說是為國爭光。

很好笑對吧,曾經他一直反對,但是這次他卻主動將你趕出去,為他曾經視為不務正業的電競努力打拼,為國爭光。

然而這也實現了你的一個心願,與周澤楷以隊友的身分處在同一個隊裡。

雖然比賽時不能下場與他並肩作戰,但模擬賽時會偶爾下場參加,享受與他當隊友的感覺,享受與他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

 

關係是在這邊有確切改變的。

是周澤楷先告白的。

那時候的他很緊張,手指捏著衣服下襬,黑的發亮的眼睛認真看著我,雖然不安,但是很堅定。

聽他這麼說我才發現,過去心跳會因為對方而改變、心情會因為看著對方的笑容而變好,都是因為我早已喜歡上他。

原來這就是喜歡啊。

過去一直將他當成一個認真優秀的後輩,對他的喜愛也只是如此,但是時間會讓一切慢慢的改變,等到發現時已經回不去最初。

 

好啊。那時候沉默了好一段時間,我聽見我的聲音這麼說。

看著面前的他展露出漂亮、有點傻的笑容,我也不禁笑了起來。

從來沒有發現我是那麼的喜歡他,喜歡的不得了,直到這一刻才發現。

然後他張開雙臂緊抱著我,像是要把我揉入他身體般那麼用力。

我沒有阻止他,任由他抱著我,聽著他在我耳邊開心又害羞說著一次又一次的喜歡。

雖然確定關係了,但我們之間的相處模式也沒什麼改變,只是偶爾牽著手走在在沒有人的走廊上,或是在無人經過的樓梯間親吻擁抱。

親暱但不會時刻膩在一塊,舒適的相處距離。

十年前的我,你沒有想到吧,這個受你賞識的少年未來除了會與你比肩共覽這榮耀巔峰景致,還會牽著你的手,在人生這條漫長的路一直一直走下去。

 

先不說了,小周正在叫我去吃飯呢,先這樣了,十年前的我,你可要堅強快樂的過每一天啊。

 

 

 

――親愛的,你知道我很憧憬你嗎?

――親愛的,你知道我很喜歡你嗎?







**

感覺文不對題_(:3」

有待加強

评论(2)
热度(33)

山有木兮木有枝,葡萄发糖你吃不吃

© 葡萄美酒夜光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