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美酒夜光杯

【周葉】回憶

*感覺有些離題了_(:3」

*我現在好恐慌,一個人在樓下打稿,背後不知道有什麼生物在撲動著翅膀 Σ(=ω= ;)

*每當轉頭看的時候,聲音就會暫歇,但是回過頭打稿時,聲音又會出現(有去找來源,但是不大敢大動作,非常怕有東西飛出來嗚嗚

*於是不斷重複「打30秒轉頭看5秒」的狀態(精神衰弱

*為了儘早關電腦上樓,我覺得我的手速提升到一個飛快的境界←

*原本以為1000字就差不多了,可放任周葉兩人在腦中奔馳飛躍(?)後來就這樣了(茫然

*3/11關鍵詞



時間就像是波濤洶湧的河水一般,毫不留情的向前走去,留給眾人許多回憶,好的壞的都有,緬懷回不去的過去。

 

早上醒來時,葉修的腦中突然蹦出這麼一句話,他把自己捲的像蝦捲似的,靜靜地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發呆。

第五天了,小周不在家的日子。

他側過頭看向身邊空缺的位置,感覺胸口有一部分也是空缺的,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酸澀情緒盤據在心口上。

在床上又躺了好一陣子,他才起身去浴室洗漱。浴室架子上放了兩個同款不同色的漱口杯,上面印著深受眾多小姑娘喜歡的可愛鳥兒圖案——那是之前決定要同居時,與周澤楷去大賣場選購日常用品帶時回來的。還記得對方問他要哪一款時,葉修隨手一指,說就這個吧。

於是兩個不同色的漱口杯便與眾多的同胞說再見,就此入住周葉兩人愛的小屋。

洗漱後葉修原本想要回房間把身上的睡衣給換下,但是一打開衣櫃就拿了件周澤楷的衣服並抱著然後躺到了床上,呼吸著屬於對方的氣息――儘管上面只有洗衣精的味道――緊緊摟在懷裡,像是這樣對方此刻就在懷裡一樣。

覺得上面有小周的體溫啊,暖暖的,讓人有心安的感覺。

在床上從左邊滾到右邊,再從右邊滾到左邊,如此來回好幾次葉修才停下來,躺在床鋪中央,起床時折的像豆腐似的棉被因為方才他的滾動而弄亂了,垂了一半在地上。

如果小周現在在家的話,肯定會蹲在旁邊,用像小動物般的眼神叫我起床吧。

在腦海中一筆一畫勾勒出戀人的模樣,葉修的嘴角在他不知不覺中,緩緩地、悄悄地翹起一個不明顯的弧度。

他躺在床上放任關於對方的一切在腦中飛馳穿梭,放任自己的嘴角弧度越揚越大。聲帶振動,輕笑聲自喉頭深處湧現,從微張的雙唇溜了出去。

早上總是起的比我早,在我醒來時遞來一杯微溫的水;當我洗漱完在客廳坐下時,就有份剛做好的早餐與飲料同時擺到我面前;下午陪著我到外面運動,不論我速度再怎麼慢,他都會停在前方,笑著說,我等你,最後牽著手一起走回家;晚飯後輪到我洗碗時,總是安靜地站在我身後,接過洗淨的碗盤,整齊的擺到碗櫥內;睡覺時總摟著我,用他低沉的嗓音說晚安,以及我愛你。

――能夠遇見這麼好的他,很幸運,也很幸福。

 

葉修準備吃早餐的時間略晚,大約是接近中午的時候,因此他想了想,便把兩餐併為一餐一起吃了。

他盤腿坐在冰涼的地上,左手拿著遙控器,右手拿著簡單的素食三明治――他覺得要開瓦斯爐煎蛋煎肉太麻煩了,所以從冰箱翻出幾樣蔬菜弄出簡單的餐點――他一邊嚼著三明治,一邊按著遙控器在各個電視台之間切換,尋找感興趣的節目。

連續切了好幾十台電視節目都沒有找到中意的,於是葉修索性將電視給關了,專心吃著他自己做的不怎麼樣的三明治。

就算是毫無新意、枯燥乏味的新聞,只要與小周在一起,都覺得有趣多了。

想著想著,葉修心底突然湧起一股酸澀的感覺。

雖然很不想承認,但或許這就是「寂寞」的感覺吧。

 

如同嚼蠟一般將最後一口三明治吞下肚,葉修將坐的發麻的腿伸直動了動,待那酸爽的感覺消退的差不多後,才拿著杯盤起身至廚房清洗。

冰涼沁透的水源源不絕地自水龍頭下流出,有時稍濺起些許,打溼了葉修上衣的一小部分。

聽著嘩啦啦的水聲,他忽然想起在遙遠的某個陰天裡,他出門去隔壁那條路上的便利商店買鹽巴,結完帳準備離開時不巧下了傾盆大雨。站在店內看向窗外淅瀝瀝的雨水,內心挺焦急的。

既沒有帶傘,也沒有帶手機出門,該怎麼跟小周說一時半刻回不去?

正當葉修打算冒雨跑回去時,他的目光穿透過綿綿雨幕,瞧見了那個從遠方撐傘朝他走來的熟悉身影。

『前輩。』他的手自然地搭上他的肩,將兩人的距離縮到最小,溫熱的體溫透過薄薄的棉質上衣傳遞給另一個人。

『小周你怎麼知道我沒帶傘?』往周澤楷的方向又靠了靠,葉修問。

『門口的傘,沒有少。』所以知道前輩你一定沒帶傘,然後我就出來了。

『不好意思麻煩你了。』

『不會。』周澤楷的耳廓有些微紅,『雨中散步......很浪漫......』

短短一句話,周澤楷像是用了莫大的勇氣才說出口,說到最後都變成了氣音。

葉修笑笑的沒有說話,只是換了隻手拿東西,空出來的那隻手環上了周澤楷的腰。

『嗯。』

一路上他們沒有人說話,安靜沉默,但卻又不尷尬。

 

門口傳來細微的喀啦聲,葉修豎起耳朵仔細聆聽。

是小周回來了?

不,不是小周。葉修搖了搖頭,想將這可笑的念頭從腦中拋棄。

大概是想小周想的出現幻覺了,他怎麼可能這時候回來。

將濕漉漉的碗盤擺入碗櫥,葉修轉身拿起抹布準備擦拭流理台時,一具他熟悉的溫熱身軀附上她的背脊。

「前輩。」來人細細的吻著葉修頸側,密密麻麻的輕吻落在上頭,「我回來了。」

「怎麼這麼快?」

「想你。」

「哦?」葉修轉過身看著剛回家的愛人,話語間流露出一絲他沒發現的溫柔,「正巧,我也是。」

後面的話語全都堵在了四片貼合,細細摩娑著的唇瓣之中。

他看著他,黑亮的漂亮眼睛盈滿笑意,裏頭只有他的身影。

他看著他,略淺的狹長眼眸盈滿溫柔,裏頭只有他的身影。

――彼此眼中只有對方,再無其他,連粒沙都沒有。

 

「前輩。」他靠在他的肩窩邊,呼出的熱氣弄得對方身體微微顫動著。

「我在。」手掌由上而下輕撫著年紀略小他幾歲的愛人,他的聲音很輕、很柔。

「前輩。」

「什麼事?」

「葉修。」俊俏的臉蛋蹭了幾下,他抬頭吻上他的側臉,「我喜歡你。」

「......我知道。」突如其來的情話讓葉修措手不及。

不管聽幾次,還是沒辦法習慣啊。葉修的嘴角勾起無可奈何的淺淺弧度。

「喜歡你。」

「我也是。」

 

――能夠遇見這麼愛我的你,很幸運,也很幸福。

只要有你,不論身和何方,都一定有最好、最美的回憶。

每一次回想起,都會是笑著的。





**

周葉怎麼可以這麼萌!!!

天啊覺得心臟要炸裂啊啊啊!!!

如果我是裁判,我一定要發紅牌給他們,判他們出局(森氣)

太犯規了(到底在說什麼

每一次覺得人生無望時(?)翻開周葉文都有種被治愈的感覺,那些不愉快、傷心難過全都消失的無影無蹤。

周葉……是……我的……信仰……(昇華

评论(7)
热度(66)

山有木兮木有枝,葡萄发糖你吃不吃

© 葡萄美酒夜光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