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美酒夜光杯

【周葉】毛絨絨

*「周澤楷與貓系列」

*除個草

*手生,尋找手感

*6/11關鍵詞……





像稻米般燦金的炙熱陽光穿透過潔白的窗紗散落至地上時,光芒與溫度已經變得沒那麼刺眼與燙人了,而是呈現種醉人的顏色與適合睡覺的溫度。

葉修懶洋洋地趴在窗邊的平台上,瞇著眼享受陽光溫柔的撫摸以及乾爽涼風的吹拂,透著慵懶氣息的漂亮淺灰色眸子略過屋子裡吵鬧的眾人,目光直直地看向周澤楷的方向。幾個小時下來,他的姿勢一直維持在與最初相差無幾的模樣,若不是有看見他偶爾抬起頭打哈欠的樣子,大概會認為他是隻仿真的布偶貓吧。

今天周澤楷的大學同學來他住的地方找他玩,一群大男孩沒有到他人家中的那種拘謹感,感覺像是在自家那樣的輕鬆自在,各個以一種挺隨興的姿勢坐在客廳地板上,盤起雙腿、盤起一條腿而另一條腿直立著、雙腿打直坐著,或是趴在亮的反光的地板上,他們手中都拿著臺遊戲遙控桿,對著電視螢幕不斷地大聲吶喊。

「我去!吳啟你不要撞我!」雙眸瞬也不瞬地盯著螢幕,杜明大喊叫著,「你非常可惡!吃我一記炸彈!」

「哈哈哈哈沒炸到我!」操控著搖桿躲開杜明向他扔來的炸彈,吳啟大笑,露出一口白牙。

「靠!」一個不小心的操作失誤,跟在吳啟遊戲角色後一點的孫翔,閃避不及被落下的炸彈給炸的正著,一眨眼就被爆炸產生的氣流給翻飛,排名立刻降為最後一個,「看我怎麼收拾你!」

「啊啊啊啊啊!對不起我錯了!」杜明慘叫,操控遊戲人物去拿取前方加速的小道具,然後瞬間向前衝了好長一段距離,緊追在第三名的吳啟後方一小短距離。

儘管落在了最後,孫翔仍不放棄追上的希望,他按著搖桿上的按鍵,努力去拿與使用道具,讓自己不要落後那麼多。

「遊戲而已,大家別因為這樣就傷了和氣啊。」勾著笑,江波濤說,他的角色僅落後在周澤楷之後。

遊戲角色轉過個大彎,終點就在眼前不遠處,周澤楷嗯了聲算是同意江波濤的話,「不可以吵架。」

以吳啟的笑聲、杜明的哀號聲與孫翔怒吼的聲音為背景音下,周澤楷毫無懸念的第一個抵達了終點,隨後江波濤也跟了上來,讓其他三人去角逐季軍的名額。

「不要擋在我的前面!」

「第三名是我的!誰都別想拿走!」

「都閃邊!這是我的!」

「啊啊啊踩到香蕉皮了!」

「哈哈哈快樂嗎?」

 

經過一番激烈競爭,最後是杜明奪得季軍的名額。不過他才得意沒幾秒,就被坐在兩旁的吳啟與孫翔壓在地板上打了。

「啊啊不要打臉!」倒在地板上的杜明身體像蝦米似的縮成一團,「變醜了怎麼辦!」

打鬧歸打鬧,他們還記得這是別人家,不能給人增加困擾,於是很小心地遠離一切物品,將戰場移至較空曠的區塊,避免一個不小心就把什麼給弄壞了。

「沒關係,你又不靠臉吃飯。」這麼說著的同時,吳啟微笑著朝杜明的臉捏下去,換來對方的一陣哀號。

「還能活動就好。」將手指折的劈啪響,孫翔壓住杜明的的四肢,讓吳啟撓他胳肢窩。

「啊啊哈哈哈哈哈哈放開我哈哈哈哈哈哈——」杜明在地上不斷扭動掙扎,像條離水的魚似的。

「你叫破喉嚨也不會有人來救你的,死心吧。」吳啟臉上掛著壞心的笑。

「你們要玩繼續,別受傷。」放下遊戲手桿,周澤楷繞過在地上滾作一團的三人,往廚房走去,「切水果。」

正巧方明華講完電話從陽臺走進屋裡,周澤楷指了指茶几上的搖桿說,「沒人用,可以玩。」

點點頭,方明華表示知道了,他拿起遙控器將螢幕切回重新開始的畫面,「誰要玩?」

原先在地上扭成一團的三人馬上爬起來,拿起自己的搖桿,「我!」

趁杜明不注意時,孫翔偷偷地從後方撞了下他的膝窩,使得杜明一個踉蹌差點跪到地上。

「偷襲!等一下遊戲見真章!」

「沒問題。」揚起下巴,孫翔很有自信地說,「這次不會輸。」

方明華偷偷地、悄悄地,按下了開始鍵。

 

看見周澤楷離開原本的位置,走去了廚房,葉修也跟著爬起來,伸長四肢舒展趴的有些僵硬的身軀,打了個大哈欠露出一口銳利白牙,輕巧地從平臺上跳至地面,踩著優雅的步伐跟在周澤楷身後進了廚房,高高翹起的尾巴左右小弧度擺動,讓人看了有種想伸手去抓的慾望。

從冰箱拿出散發著濃郁香氣的紅蘋果,周澤楷一轉頭就看見葉修蹲在他腳邊,睜著圓滾大眼看著他。

「怎麼了?」繞過葉修,周澤楷將蘋果放到洗手臺旁,取下掛在一旁的碎花圍裙繫上,並在腰際後打上一個漂亮的蝴蝶結。

一隻貓怎麼有辦法回答問題?於是葉修仍然保持沉默,用目光沉默地注視著對方。

切到第三顆蘋果時,周澤楷感覺到腳邊有什麼在磨蹭,一低頭就看見葉修正繞著他的腳轉著、蹭著。

像是感受到周澤楷的目光一般,葉修也抬起頭來,雙方的目光在空中交匯,無聲交流著。

最後是周澤楷先別開了目光,他放下刀子,蹲下身子盡量與貓同高,「等我下,在切水果。」

葉修仍然是睜著靈活大圓眼,頭向一側偏著看周澤楷沒有反應。

正當周澤楷要站起身繼續未完成的工作時,葉修以一種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在他嘴角親了一下。

那瞬間周澤楷的心情有些複雜,不知道應該歸類在我被貓咪偷親了,還是我的愛人主動親我了。

 

待周澤楷端著盤切好的蘋果回到客廳時,他身上黏了不少貓毛,時間也已經過了原先預計的的兩倍,遊戲也不知道打了多少場。

「來吃水果了。」白瓷的盤子放上茶几發出一聲脆響,周澤楷看了眼衣物與頭髮都有些凌亂的孫翔、吳啟與杜明三人一眼,沒有多說些什麼。

江波濤率先伸手拿了塊蘋果來吃,臉上的表情似笑非笑:「小周你什麼時候養的貓咪?我怎麼都不知道。」

打完不知道幾場架的孫翔盤腿坐在地上,朝著葉修伸長了手想摸他,不料卻被對方一個輕巧的走位給躲開了,手尷尬的停在半空中,臉上浮現不知道是失落還是錯愕的表情。

將這一幕盡收眼底的吳啟一個不小心笑出聲,然後被跳起來的孫翔追著滿屋子打。

「最近。」朝葉修招招手,彎著笑看他踏著慵懶地步伐往自己的方向走來,然後關節彎曲輕鬆躍上了他的大腿。周澤楷用臂膀把他緊緊的、牢牢地抱在自己的懷裡,騰出一隻手去拿蘋果片,而另隻手則是沿著毛髮生長的方向,輕柔緩慢地從頭摸到背脊,如此反覆著許多次,聽著葉修在手下發出舒服的呼嚕聲,一股幸福滿足感油然而生。

「小周,牠叫什麼?」江波濤好奇地看著葉修,鑿於方才孫翔的前車之鑑,他並沒有貿然伸手去觸摸。

葉修半睜著眼看了他幾秒,然後別開目光,把頭埋入周澤楷的懷裡。

「他叫葉修。」是我愛的人。由於周澤楷是低垂著頭的緣故,因此並沒有任何人看見他那柔和深情的目光,只當他那份喜愛是對寵物的那種喜歡。

 

之後的幾場廝殺周澤楷並沒有加入,他抱著葉修坐在沙發上看他人殘酷的廝殺,偶爾叼著塊蘋果片嘴對嘴的餵給葉修吃,隨著蘋果塊長度的縮減,周澤楷眼底的笑意就越發濃重。

啾。唇瓣相貼那一瞬間沒有與人親吻時特有的柔軟觸感,而是多了種毛絨絨的感覺。少了分情人間甜膩的感覺,而多了分清新可愛的感覺。

「別鬧。」雖這麼說著,但周澤楷的雙眸卻是盈滿寵膩,唇角也勾著淺淺的笑,「乖。」

葉修裝作聽不懂周澤楷的話一般,僅用後腳站立著,毛絨絨的貓掌捧住周澤楷的臉頰,蹭上前去胡亂親吻一番,惹的周澤楷不斷笑著左右閃躲。

「小周你跟貓的感情真好。」方明華轉過頭來笑著說,「感覺好到不像寵物與主人的關係似的。」

周澤楷想開口說個幾句,而葉修抓住他這一瞬間的分心,偷襲成功,順利親上他愛人的嘴唇,讓對方吃了滿口毛。

於是周澤楷呸呸呸的很久,也漱了好幾次口,才將嘴裡的貓毛給吐乾淨。

 

「小周再見!」「掰掰。」「之後見!」眾人揹著背包,站在大門前向周澤楷道別。

「再見。」周澤楷手扶著門把,朝眾人揮手道別,葉修蹲坐在他腳邊晃著尾巴,淺灰色的眸子半瞇,,「路上小心。」

看著大家的身影消失在電梯門後,周澤楷彎下腰將看起來下一秒就要趴在地上睡著的葉修抱起來,安穩地將他抱在臂窩中,「進去了。」

才剛走到沙發坐下,葉修就立即躍出周澤楷的臂窩,眨眼之間變成光裸著身軀的人形,推倒並壓住,由上而下俯視著對方,五官因背光的關係而模糊不清,「跟他們玩的那麼開心,都不理我。」

「不是的……」

「不用跟我解釋,不想聽。」葉修埋首於周澤楷的頸側,又舔又咬的,惹的周澤楷全身戰慄不斷。一段時間後他才停下動作,看著自己在對方留下的痕跡,滿意的勾了勾嘴角,又變回貓咪型態,在周澤楷胸口踩上幾腳才跳下沙發,竄到不知道哪個角落去窩著不出來。

周澤楷從沙發上爬起來,走至浴室的鏡子前看著葉修在他身上留下的許多牙印與吻痕,無奈地彎起嘴角,在心底無聲嘆了口氣。

看來得花點時間去哄葉修開心了。

 

晚餐時間周澤楷煮好飯後,在屋子裡找了很久才在一個不常使用的客房裡找到葉修。

「葉修,吃飯了。」他趴在地板上,看著躲在床底下,將自己捲成一團的葉修,好聲好氣地說。

然後他看見葉修又往牆壁的方向移動了幾分。

「有你喜歡的菜,出來吧。」周澤楷伸長了手想去觸摸,但被葉修的尾巴給纏住手腕不讓他摸,「不出來沒得吃。」

「咪——」鬆開尾巴輕輕甩了兩下——這是貓咪型態的葉修在趕人的意思。

「別鬧脾氣,飯還是要吃。」留下這句話後,周澤楷就從地上爬起來,拍了拍黏在褲子上的灰塵,轉身離開客房留下獨自生悶氣的葉修。

 

周澤楷飯吃到一半,筷子還咬在嘴裡時,葉修身上套著他的襯衫走進了廚房,什麼話也沒說的坐到他旁邊的位置上。

「肚子餓了?」放下碗筷,周澤楷起身替葉修裝了碗飯,「餓了就快吃吧。」

雙手環抱著胸,目光在白飯與飯菜之間流連許久,一段時間後葉修才開口:「看在小周你煮了這麼多我愛吃的菜的份上,勉為其難的原諒你吧。」

轉頭看見葉修沒被髮絲蓋住的耳尖紅紅的,周澤楷嘴角微勾,沒有直接了當戳破他,只在心底偷偷地、輕輕地笑了起來,「嗯,謝謝。」

我的貓、我愛的人怎麼那麼可愛?

 

晚上洗完澡葉修鑽進被子裡,尋找舒適的位置準備睡覺時,他用手推了推身旁看書中的周澤楷:「過去一點,這裡不好躺。」

周澤楷挪動臀部,往另一邊移了一點,讓葉修比較好躺些。

不是沒有想過要讓葉修去另一間房獨自一人睡,但葉修死活不要,說是有溫暖舒適的抱枕為什麼不抱,偏要去抱沒有溫度的抱枕?就算將他趕去另一間房,隔天早上起來也會看見他窩在自己的床上,時間久了,周澤楷也就不管了,只是偶爾會唸一下。直到確定關係後,周澤楷便不曾要求葉修過去睡,每一個夜晚都擁抱彼此入睡。

「先睡了,小周你早點睡哈,不要看太晚了」

「好,晚安。」

「晚安。」

 

一小段時間後,手中的書看到一個段落,周澤楷他闔上書籍,摘掉只有在閱讀時會配戴的眼鏡,將一切物品放到床頭上,切掉散發柔和光芒的夜燈躺入被窩之中,從後方將葉修抱在懷裡,背脊貼著胸腔,頭埋在他的頸窩之中,讓相同的味道盈滿每一個肺泡,然後心滿意足地閉上了眼,嘴角彎起美麗的弧度。

就算沒有毛絨絨,也是很棒的。周澤楷心想。

誰叫他是葉修呢,不論何種模樣,我都喜歡。






**

明明只是個深夜60分關鍵詞,到底為什麼可以這麼多(笑cry

JUST想寫最後一幕小周抱著人形態的葉修睡覺的那種幸福感(???

很喜歡輪迴的大家,不是黑>

不過感覺失敗惹_(:3」


明天放《醫往情深》的資訊!!(頂鍋蓋逃跑)喝了杯牛奶臉要滾鍵盤了_(:3」


是時候……重新撿起坑了許久的坑來填了……


雖然有些晚了幾日,不過祝好友L君國考能順利過關!>w<


然後兔子就是正義!!!怎麼有生物如此萌!!!(爆炸


跟、跟我說說話呀 (*´>д<) 

评论(8)
热度(81)

山有木兮木有枝,葡萄发糖你吃不吃

© 葡萄美酒夜光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