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美酒夜光杯

【周葉】醫往情深-試閱01

*一直以為自己有放試閱出來,其實沒有(傻B

*放個一部分混更新_(:3」

*ABO,生子

*部分設定有因內文而做修改,別太認真

*數據都不是真的,別太認真

*通販點這,CWT場販資訊明天出

「……這是個六十四歲曾有暫時性腦缺血病史的男性,他開車撞上旁邊橋墩的護欄,今凌晨約兩點三十一分由急診室進入我們醫院。」筆蓋反蓋著的原子筆隨著嘴巴開闔,吐出的一字一句在病歷表上劃過,帶著眼鏡,身穿白大褂臉上沒多少表情的嚴謹男人繼續說,「進來的時候血壓146/118,脈搏164,呼吸次數38,出血量約1500c.c.,通知血庫輸血,意識昏迷,經過評估後昏迷指數十分,抽血檢查報告顯示血液酒精濃度34%,給予藥物Minipress,三十分鐘後監測血壓為127/92,脈搏112,呼吸次數26。現血壓122/87,脈搏87,呼吸次數19,情況穩定。合併症有左心衰竭、視網膜變與腎衰竭。」

「明白。」懶洋洋的音調從旁邊傳來,一個半瞇著眼,頭髮有些凌亂,戴著口罩穿著白大褂看起來不像是醫生的人單手托頰說:「還有什麼要交代的嗎?」

「大致上就這些,其餘的裡面都有。」推了推眼鏡,男人——他白袍上頭別的金屬名牌寫著『張新杰 主治醫生』——說道:「之後交給你們了。」

「好,辛苦了。」低頭瀏覽病例,葉修坐著頭也不抬地說,「話說老韓人呢,今天怎麼是你來?」

轉身即將要離去的張新杰又回過頭,「一個六歲男童從樓梯上滾下,額頭有撕裂傷,他在幫男童縫合。」

「嘖嘖,走路這麼不小心。」男人抬起頭,眼睛下方有烏青的顏色,給人一種睡眠不足之感,但眼神仍然明亮透徹,「再見。」

點頭致意後,張新杰轉身離去,因走路而飄起的白袍下襬消失在轉角後。

「啊——」坐在椅子上伸了個懶腰,身體骨骼隨著男子的動作發出細微的劈啪聲。將手放下時,他拿起放在一旁桌子上的金屬名牌,然後將它端正地別在自己白大褂的左胸口上。

金屬名牌上寫著『葉修 主治醫生』。

 

電梯叮了一聲打開,裡頭傳來幾聲不好意思借過下,而後一名深棕色長髮,臉上掛著淺淺微笑,化著素雅淡妝的女性從裡頭走了出來,她的鞋跟敲擊在大理石上發出清脆的聲響,迴盪在安靜的病房裡,「早啊,葉修,還沒吃早餐對吧?幫你帶一份來了。」

「早啊,沐橙。」葉修抬起頭看向來人,點下頭算是打過招呼了,「謝謝,今天妳買了什麼?」

蘇沐橙除了是葉修大學的學妹,也是他沒有血緣關係、名義上的妹妹,原先在其他科別服務,後來調到與葉修相同的科別來服務。

她站在護理站的桌子旁,提高了手中印有可愛圖案的環保購物袋,「平常買的那家今天休息,繞了點路去另條街的早餐店幫你帶了肉包、三明治和奶茶過來。」

「先放休息室吧,等下再去吃。」手中的資料又翻過一頁,「剛才來了個新病人,晚點麻煩你們了。」

「了解。」向路過的病人家屬回以一個微笑打過招呼後,她轉回頭看著葉修,「事情忙完就快進來吧。」

然後蘇沐橙踩著跟鞋噠噠噠地進了後方不遠處的休息室,門一開一閤,阻絕了外頭病房冰冷的氣息。

看完張新杰轉交給他的病例,葉修呼出一口長氣,站起身將冰冷的鐵殼病例放至貼有該病人床號的木格子裡,拿起他放在桌上的聽診器掛在脖子上,不疾不徐地往病房走去,準備查看這新病人目前狀況。

 

屈起指節扣在休息室的門上,敲了三聲後不等裡頭傳來請進的字句,葉修便扭動門把逕自推開門,一打開門便看見身披白袍咬著吸管滑手機的蘇沐橙,以及坐在她對面嚼著黑糖饅頭的方銳。

「早安啊。」方銳抬起沒有拿著食物的那隻手向葉修打著招呼,又呼嚕嚕的喝了口剛泡的咖啡。

「早,先把東西吞下去再說話吧。」拉開椅子,葉修在蘇沐橙身旁坐下,向後靠在椅背上,伸長了手撈過袋子取出還熱著的早餐。

「真羨慕啊,有蘇美人給你帶早餐。」

「嫉妒嗎?」撕開黏住袋子的膠帶,葉修慢悠悠的問,「不過我勸你還是死了要她幫你帶早餐的心吧,因為這服務是我一人專屬的。」

「……」看著手裡的咖啡,方銳認真思考要不要將它浪費在葉修身上。

「幫忙帶早餐也不是不可以。」抬起頭來,蘇沐橙柔和的目光從手機移動方銳身上,「請吃三天午餐而已。」

方銳痛心疾首的表示蘇沐橙被葉修給帶壞了,僅存的同胞愛不見了。

「行了行了,吃飽了就快出去工作啊,病人們都在用愛呼喚你們呢。」

「知道了知道了。」擺了擺手,方銳將杯子裡的咖啡喝完,「話說葉修你這次休假多久?」

「這個嘛,」灰黑色的漂亮眼珠子在眼眶中滴溜溜轉著,伸出三根手指,「原本三天,但是呢我跟人換休假,加上周休假日,」

最後他比了個六。「所以這次總共連續放六天。」

「放這麼久真是各種羨慕嫉妒啊,我們在這值班你卻放假放到爽,天理何在啊!!」

「這不是院長大人擔心我過勞死才強烈要求我要給自己放假嗎,只要你跟我一樣努力也會有的。」葉修一臉甚是欣慰的表情拍了拍方銳的肩膀,「加油吧同志,我心與你們同在。」

方銳因為病人有事按鈴在找他,因此先離開了,不大的休息室裡頓時安靜了下來。

「這次休假打算怎麼過呀,葉修。」攪動吸管,冰塊相互撞擊出零碎的聲音,「跟你家那位一起?」

「那是自然,不跟他跟誰,難得我們假期有重疊的時候。」

「你們倆都算是工作狂,要不是已經知道你有對象,不然我還真以為你跟工作結婚了。」理了理柔順的長髮,蘇沐橙手搭在門把上準備開門出去工作,「祝你假期愉快啊,一周後見了。」

門板闔上的同時,葉修翹著嘴角點開了手機通訊軟體中的第一聯絡人。

『下班了?』

『快了,你呢?』對方很快就回了。

『等一下交代完事情後就下班了。』

『嗯,回家,一起?』

『好。』

退出軟體,葉修嘴角的弧度越發溫柔。

好久沒好好交流下感情了。

**

希望有辦法在今天把另一篇趕出來(握爪

鹹魚要奔回大海的懷抱了!(說人話

评论(1)
热度(53)

山有木兮木有枝,葡萄发糖你吃不吃

© 葡萄美酒夜光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