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美酒夜光杯

【周葉】剪指甲

*「周澤楷與貓系列」

*5/23關鍵詞

*尋找手感ing

*《醫往情深》灣家通販&耀家通販(數量調查)





「我回來了。」手裡拎著袋剛從冷藏櫃取出,尚還有些冰涼生鮮蔬果,周澤楷站在大門口對著屋內喊道,些微上揚的話語末端彰顯出他的心情不錯。

「歡迎回來。」屋裡目不轉睛盯著電視,嗑著薯片的葉修頭也不回的回答,「小周你要是早些時候回來,就不會錯過精彩的部分了。」葉修的表情看起來有些扼腕。

「沒關係,有重播。」走至葉修身後,周澤楷用空著的那條手臂從後方摟住對方,頭埋在他頸窩中蹭著,而葉修只是抬起空著的手,揉了把周澤楷的頭,「餓了,今天吃什麼?」

對於這個大多時候只會吃,偶爾幫忙做事的房客周澤楷是非常的寵愛,他的臉上浮現柔和的淺淺笑意:「糖醋小排、清蒸大閘蟹、宮保雞丁、牛尾羅宋湯……還喜歡嗎?」

「可喜歡了。」節目正巧告一個段落,畫面跳到廣告畫面,葉修轉過頭來彎著眉眼,在周澤楷臉頰上親了口,留下個不明顯的口水印,「你做的菜都好吃。」

「嗯。」周澤楷笑起來露出兩顆牙,若說氣場能夠具現化的話,那此刻他身邊肯定是開滿粉色花朵的,「我去做飯。」

「需要幫忙嗎?」

想了想,周澤楷把到嘴邊的都可以給吞回肚子裡,「好啊。」

於是葉修放著還在廣告階段的電視與吃到一半的薯片,屁顛屁顛地跟著周澤楷進廚房去了。

 

晚飯後,周葉兩人腿貼著腿,肩膀挨著肩膀坐在明明很大的沙發上,彷彿不這樣對方就會離自己遠去似的。

「小周你沒去當明星真是可惜了你這張臉,要是當明星的話,你就能過好上許多的日子了。」看著某電影裡的男主角好一會,葉修轉過頭來盯著周澤楷說,淺灰色的眼珠子在光線的照射下,反射著細碎的光,周澤楷在那雙漂亮的眼眸裡瞧見自己唇畔噙著笑的面孔。

「嗯。」可那樣的話,或許我就遇不到葉修你了。

所以還是不要當明星吧。

周澤楷伸手將葉修圈入自己懷裡,背脊貼著胸膛,下巴靠在他肩上,安靜無聲地陪著對方看了好一段時間的電影。一幕幕不論驚險、恐怖、浪漫,或是最後結局的感動的畫面都沒能讓他看到心裡,至多只能在他視網膜上停留個幾秒。他看在眼裡、記在心中的都是那麼一個人,一個此刻安靜窩在他懷裡的人——或許說擁有人類型態的貓會比較恰當些。

 

「葉修。」電影放映到一半時,周澤楷忽然出聲叫喚,他的聲音有些低沉。

「嗯。」

「葉修。」

「在呢,什麼事?」

「沒事。」就只是想叫你而已。唇瓣輕輕貼在葉修頸側,像是安撫,也像是求愛般,細細地親過每一吋肌膚。

葉修感受著從背脊傳來的輕微震動,忍不住也彎起了嘴角。

雖然有些悶熱,還有些擁擠,不過偶爾像這樣貼在一塊,感受對方的溫度存在,也是挺不錯的。

 

「那個抱枕,幫我拿。」伸出食指指著個被壓的有些扁掉的抱枕,周澤楷說。

葉修愣了下,有些遲疑的撈過抱枕,並將其塞入周澤楷懷裡,而後以要去拿水果的理由離開了沙發。

葉修他怎麼了?感覺似乎……在躲我?看著葉修離去的背影,周澤楷很困惑。

然後他將抱枕翻面後,知道為什麼葉修有這反應了。

那上面有數道狹長的爪痕,有幾道下手較重的還被劃開,露出內裡填充的白色棉花。

「葉修。」提高音量朝廚房的方向喊道。

沒有回應。

「葉修。」

依然沒有回應。

周澤楷無奈的放下得丟掉的抱枕,走入廚房去抓人。

「怎麼回事?」

「……這不是因為爪子長了就想磨嗎……」葉修站在冰箱前,手中端著切好的水梨,他的聲音聽起來有些委屈,「貓的習性你應該也清楚啊……」

「長了,要剪。」嘆了口氣,周澤楷繼續說,「不能亂抓。」

葉修癟著嘴:「剪指甲可怕。」

「沒事,過來,幫你剪。」看見葉修沒有移動的意思,周澤楷又補了句,「不可怕,真的。」

 

與剛才一樣的姿勢,葉修被周澤楷圈在懷裡,只是他們面前多了個垃圾桶,其中一方的表情沒有方才的輕鬆,變成即將上戰場般那樣的壯烈。

「別怕。」側頭吻了吻葉修的臉頰,周澤楷安撫道,「很快就好。」

「嗯……」葉修別過頭閉上眼,宛若這樣做就能逃避似的。

周澤楷無聲地笑起來,把葉修此刻的模樣牢記於心,虛握著他的手開始替他剪去略長的指甲。

漂亮的蔥白手指搭在自己的手掌之上,周澤楷看著那手的目光宛如在看藝術品般那樣的沉迷,忽然起了一點壞心思——他用小指勾了勾對方的掌心。

意料之內的得到對方的細微顫抖。。

「別動。」有些壞心的朝因緊張而冒出來的貓耳吹了口氣,「很快就好。」

葉修另隻垂在身側的手掐了把周澤楷的腿,不是很疼,比較像是調情。

 

周澤楷的技術不錯,像是葉修擔心的剪到指甲肉這類的事完全沒有發生。伴隨著喀嚓喀嚓的聲音的是不斷脫離手指掉入垃圾桶的指甲,一手剪完換另隻手,沒花上多久的時間就解決了葉修指甲過長的困擾。

「好了。」剪去最後的過長指甲後,周澤楷說。在這之後他感覺到懷裡人兒的身軀明顯的放鬆下來,「一點都不可怕,對吧。」

「還行,」曲起手指放至面前仔細端詳,「想不到你技術還不錯。」

「必須的。」笑著用手撓了撓葉修的下巴,聽他發出舒服的呼嚕聲,「之後指甲長了,別亂抓,幫你剪。」

「既然小周你都這麼說了,那之後就交給你了。」換了個姿勢,葉修躺在周澤楷腿上任他摸。

「好。」

 

幫貓咪剪指甲其實也沒很難嘛。看著葉修瞇起來的雙眸,周澤楷心想。







**

原本是想寫小周把貓咪型態的葉修拎起來,然後壓住幫他剪指甲2333

雖然偏離了原先要寫的,不過後來的走向還算滿意_(:3」

评论(4)
热度(72)

山有木兮木有枝,葡萄发糖你吃不吃

© 葡萄美酒夜光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