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美酒夜光杯

【周葉】咖啡

*2/15關鍵詞

*手生

*《醫往情深》灣家通販&耀家通販(數量調查)

*牙疼,然後又被周葉弄得更疼了(......)有沒有比較有效的止痛藥



叶修穿着简单的衬衫毛衣长裤,嘴里叼着根没点燃的烟,一只手插在口袋里,推开擦拭的干净反光的玻璃门走进去,挂在上头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声响。

这家咖啡厅座落于这城市的某一条不起眼的小巷弄内,用砖瓦围起来的小花园栽种了许多花草,门口还放了张摇椅,这样的布置总让人认为这是民宅。里面则是点着几盏暖黄色的吊灯,午后的暖金阳光穿透过挂在窗边的帘子斜斜地洒在木质的餐桌上,一小部份落在了地上,一楼的空间不算大,但也不小,放了大约七张桌子,座椅是沙发椅,座位之间的间距挺大,用几盆枝叶茂密的植物区隔开来,阻绝了他人探询的目光,特地空出来的角落放了台目前被布盖住的钢琴,整体给人种轻松休闲的感觉,仿佛回到家一般的放松。

大概是平日加上还没到学生放学的时间的关系,店里一楼只坐了三三两两的客人——通常这时候店里总是座无虚席。没有店员出来招呼叶修也不以为意,径自走向柜台拿取菜单,透过布帘间的缝隙看向厨房的方向,不意外的只在那里看见店长忙碌的身影。

其他人大概今天休假吧。他想。

然后在心里哼着小曲,踏上楼梯往二楼最里面他专属的位置走,那是他时常来光顾坐的位置,时间久了后,店长特地为他留下来的,不仅安静也隐密,做什么都方便。

 

腿一伸背一靠,叶修舒服的窝在沙发上,铅笔在手上顺畅的转着,没有落下。

「嗯……今天点什么呢?」他喃喃自语着,挺起腰杆坐好,在覆着护贝膜的菜单上留下几道痕迹,「今天换下口味,改成这个好了……」然后从背包里取出一本便利贴,勾着嘴角在最上面那张涂涂写写好一阵子,最后将它撕下贴在菜单背面,抓着自己钱包下楼结帐去了。

「店长啊,客人要结帐了。」熟门熟路地摸进厨房,叶修从身后搂住对方,「服务一下呗。」

店长——也就是叶修的恋人,周泽楷——放下手中的挤花袋转过身回抱住他,然后伸手拿走他叼在嘴上的菸,「店里禁菸。」

「哎这不是没点火吗……」叶修惋惜地说,伸手想把菸拿回来,却见周泽楷手腕一使力,白色的条状物在空中画出个弧形,完美准确的落入了垃圾桶里,「小周你居然把我的菸给丢了,那是我的最爱,心好痛啊……」

「我才是你的最爱。」仗着没人会闯进来,周泽楷稍低下头含住叶修的唇瓣舔舐吸允,有些口齿不清的说,「给你糖吃,痛痛飞走。」

「……」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叶修闭上眼回应对方的动作。

因忙碌而造成许久没碰面,两人在厨房进行亲密交流许久,导致叶修离开的时候双唇有些红肿湿润,双颊也微微发红,周泽楷则是在他身后笑得有些羞涩但满足,漂亮的眼睛在日光灯的照射下闪闪发亮。

这小子真是的,像饿很久的狼似的,要是我再晚几日来可能就要被直接脱光就地办了,简直太危险。踩上最后一阶阶梯,叶修心想。

 

周泽楷端着托盘小心翼翼地走上楼梯,上头除了放着爱人点的餐外,还摆了几种他最近新做的甜点,打算先给对方试试味道。

「客人您点的餐。」将托盘放在桌上,周泽楷顺势在叶修身旁空出的位子坐下,低沉好听的嗓音在他耳边响起。

「让店长服务真是我的荣幸啊。」放下手中的书籍,叶修笑着抬头迎上对方沉稳的目光。

「要收点小费。」周泽楷说,他相信对方明白他的意思。

脸颊瞬间感觉到蜻蜓点水般的柔软触感,不真实的仿佛不曾存在过。

「这样不够,」凭着有植物遮挡他们的动作,周泽楷单手按在桌上,向前吻住叶修的双唇,灵巧湿润的舌探进他的口腔内搅动,分离时拉扯出一段银丝,「这样才可以。」

「不觉得这样的小费太多了吗?」下巴靠在周泽楷肩窝上,叶修卷着他略长的发尾懒洋洋地说,呼出的热气喷在他后颈上,「告你抢劫啊。」

「没有抢劫。上的了厅堂,下的了厨房,」用汤匙挖了口焗饭凑到叶修嘴边,凝视他的目光柔软到了极致,但另只手却不规矩的揉着他的臀瓣,「床上温柔,器大活好,值得拥有。」

现在提分手来的及吗?咀嚼着添加许多爱与西兰花的焗饭,叶修担忧的想。

 

叶修在咖啡厅内待很久,客人来来去去换了好几组,从微醺的午后到皎月高悬,周泽楷打烊时他都还在那裏。

「小周,钢琴借一下。」拎着包从楼梯上走下来,叶修向正坐在柜台点帐的周泽楷说。

「好。」抬起头说了一个字,他又继续低头工作。

掀起布打开钢琴盖,令人看了赏心悦目的白皙修长手指轻抚过黑白分明的琴键,发出一连串清脆悦耳的声响。叶修拉开椅子坐定后,没怎么思考就决定好了要弹奏的曲子,欢快的音符跳着华尔兹,令人觉得愉快放松的乐曲流淌在不算大的空间里。

学琴学了好几年,乐谱早已熟记于心,闭着眼脚打节拍,手指飞快地在琴键上跃动,弹了好几首才停下来,叶修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后,周泽楷端着杯泡好的咖啡站在他身侧。

「谢谢。」伸手接过,叶修抿了口,「没加糖?有些苦涩。」

轻轻拿过咖啡杯,并稳稳地端在手里,周泽楷俯身在叶修唇上落下一个吻,「这样,就甜了。」

「今天去我那?」

「好。」

 

周泽楷垂在身侧的那隻手,不知何时牵住了叶修的手,手指寻到缝隙而扣入,十指紧扣,牵住对方,也将他的心留在自己身边。





**

好想吃甜點還有奶油餅啊......(打開購物網站

已經是條鹹魚了......(確實是

牙疼的簡直想把它給拔了(你

评论(11)
热度(72)

山有木兮木有枝,葡萄发糖你吃不吃

© 葡萄美酒夜光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