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美酒夜光杯

【周葉】你那裡下雪了嗎

*11/25關鍵詞(2015

*《醫往情深》灣家通販&耀家通販(數量調查)差不多要寄過去啦~~~

*都要搞不清是不是因為周葉而牙疼了





尖锐的声响倏地响起,划破了一室寂静。

过了几十秒,叶修才擦着手从浴室走出,水珠在他深色的长裤上留下明显的痕迹。他慢悠悠地走到厨房将瓦斯炉给关掉,原先高亢尖叫着的茶壶像是得到安抚似的逐渐安静下来,仅不断向外冒着朦胧的白烟,然后转身走了几步在后方的橱柜里寻找着什么,好一段时间后才又再转过身,这时手中多了包冲泡式的奶茶包,他拉开一旁碗橱的门,从里头取出个图样为半个爱心的白色马克杯,之后撕开将茶包丢进杯里,提起茶壶将热水注入杯中至八分满,最后再端着杯子走回书房。

逐渐散发出浅浅香气的茶水被叶修给搁在了左前方的桌上,既不容易打翻也方便拿到,他将新闻页面缩小至原本大小的一半浏览,屏幕另一边是一个聊天记录不断往上跑去的聊天窗口,不用看也知道是出自同一个人。将纪录拉至自己还没看的位置开始浏览,叶修看着看着唇角就勾了起来,什么话都没说,发了个叼菸的表情出去后继续浏览新闻,没怎么理会下面其他人的回应。

又看了好几篇新闻,叶修打开信件夹仔细看过每封新的信件然后针对里头的问题一一回覆,回到一半时,电脑响起了嘀嘀嘀的讯息提示音,抬头看了眼挂在书房内的时钟,上头显示的时间为晚上十一点四十九。

是谁这么晚找我?

当鼠标移到不断闪烁着的图示上时,他就知道是谁发了消息过来。

——是他那个出差在外好一段时间,天天照三餐发消息过来关心的年轻男友,周泽楷。

『还没睡?』

『还没呢,还在处理点事,待会就睡,小周你这不是也还没睡吗。』

『嗯,刚洗好澡,一样等下就睡。』

『早点睡啊,你应该挺累的,拍广告挺耗体力。』

『嗯。』再累也要和你说声晚安。打了又删,删了又打,双手停在键盘上,最终还是只打了个字,发送。

周泽楷打的那个嗯停留在聊天视窗最末端,看着有些寂寥孤单的感觉。

可能去忙了吧。他想。

被他扔在床上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叶修的声音——那是之前特别给他录的铃声。

『小周,接电话啊』略为沙哑的嗓音一字一字缓慢地说,周泽楷觉得这真是世界上最好听的声音,他闭着眼都能在脑海中清晰描摹出他的容颜,光洁的额头、浅色的眸、略长的睫毛、高挺的鼻梁、颜色浅淡嘴角微微向上勾起的唇,以及不怎么晒太阳而有些白皙的肌肤。

『再不接我可就要挂了啊。』话语末端语调微微上扬,勾的周泽楷有些心痒。

他从电脑前走到床边,弯腰拿起了与叶修同款的情侣机,荧幕上闪烁的是叶修睡觉的模样的照片。

——当然,叶修不知道,要是知道的话,早就把照片给删了。

看着上头叶修的容颜,指腹轻轻摩挲,周泽楷恨不得放下所有的一切,上网订下回程的机票,立即回到他与他共同拥有的家中。

但他不能。点下接通的按键,他听见叶修的轻咳。

「感冒了?」声音不由自主地染上了焦急。

「只是喝水呛到……咳咳咳。」

「……小心。」无奈的叹了口气,他说,「怎么了?」

「没什么,忽然想听你的声音。」语调平缓的像在说今天天气真好那般清浅。

一时之间两人都没有说话,空气很安静,耳边只听的到彼此的呼吸声。

很久之后,周泽楷才说:「我也是,想你了。」

在你想我的时候,我也正在想你。

「什么时候回来?」衣物摩擦的声音从话筒传来,多了电磁流的沙沙声,听得有些不真切。

「嗯……」周泽楷翻着行事历确认行程,「按照进度,应该后天。」

「应该会下雪吧,等你回来,若有下雪我们一起去看?」

「好,」将手机更往耳边贴了些,像是希望藉由这样的举动离爱人更近些,「我们,一起。」

「啊哈……」叶修打了个哈欠,抹掉眼角流出的泪水,「嗯,有些想睡了,我先去睡了,小周你也快点睡啊。」

「好,晚安。」

「晚安。」

掐了电话,周泽楷抓着手机笑了起来,浅浅的,很温柔,像是拥抱着最珍贵的宝物那般满足,最后他在屏幕上印下个吻。

晚安,我最爱的你。

 

放假时,叶修的生活过的挺简单,通常睡到快中午才醒来,如果周泽楷在家的话就由他下厨做吃的,倘若像今日出差的话,则是自己动手做些简单的吃食。其实他的手艺不算差,认真说的话还挺好,只是他懒得自己动手。

他曾这么说过,小周的手艺这么好,吃上一辈子也不会腻,他愿意做给我吃,而我也愿意吃,这样就好啦。

那时坐在他身旁的周泽楷稍低下头亲昵的轻吻叶修的发旋,笑弯了眉眼轻声说,嗯,养你,一辈子。

叶修从柜子里拿出包麦片,酌量倒入大碗里,再倒入鲜奶,最后再烤个土司,简易的早餐就完成了。

他手里端着牛奶麦片,嘴里咬着土司慢慢走到客厅,将碗放在茶几上后,整个人像是没了骨头似的懒在沙发里,单手点开电视的电源,转到电影频道后安静地看了起来,整间屋子里只剩下电视发出的声响,萤幕的亮光一闪一烁,把他的脸也映的忽明忽暗,看上去有些可怕。

 

几个小时过后,电影到了尾声,屏幕开始滚过制片名单时,叶修这才伸了个懒腰站起来,一段时间没怎么动的结果就是一条腿被压的有些发麻,骨骼摩擦时发出些为的噼啪声。跛着腿一拐一拐走入厨房,把碗给洗起来。

冬季白天时的天空看起来有些缺乏生气的感觉,单调、沉闷,就算有太阳,也给人种不真实的感觉,仿佛那个镀着层金色光晕的球体只是个装饰。

从窗户向外望去,叶修看见像是覆了层纱一般的朦胧天空,偶尔有些叶子从窗口前飘过,以及几只娇小玲珑的麻雀飞过,然后停在围篱上轻轻歌唱。

除却没有阳光、冷了些之外,其实这天气还挺不错的。单手撑在流理台边上,叶修仰头望着天空。

看着看着,天空开始降下细细的、小小的雪花,时间仿佛在那一刹那停止般。

啊,下雪了。稍微推开窗子,想伸手接住轻盈的白点,却被吹进屋里的冷风给冷到了,他打了个喷涕,迅速关上窗子。

大概是傻了,怎忘了这天挺冷的。他在心底笑着自己。

不知道小周那边冷不冷,有没有多穿些,要是感冒了可不好。

……忽然想出去看雪呢,心动不如马上行动吧。转身将洗净的碗放入碗橱内,叶修立刻进房间换衣服,没一会就全副武装地走出来。

全身上下,从头到脚每一件衣物都是周泽楷替他挑的,真要说哪个是他自己挑选的话,只剩下底裤这个选项能选了。

小周品味真好,越看越觉得自己帅,简直都要爱上自己了。

 

估计是觉得冷不想出门吧,叶修这一路上没遇见什么人,街道上冷冷清清,偶尔才有几辆车从身旁呼啸而过,非常的安静。

目的地是一个湖。一年四季中,有空的时候叶修总喜欢来这,坐在椅子上看平静的湖面,觉得心情也跟着沉淀下来,是个不论放空思绪,亦或是思考决策事情的好去处。这一坐就是好几小时,经常需要周泽楷来找人,偶尔年轻的恋人也会跟他来这,肩靠着肩,肌肤相贴,笑着看湖里的鹅相互抢食,然后越游越远。

椅子上堆积了不少白色的雪自然无法坐下,因此叶修只能随意站在一旁,欣赏这漫天雪景。

苍白的雪花不断落下,像是不会结束一般,将所有的一切全都盖上它的颜色,一层又一层的,掩埋在这寂静的颜色之下。

双手插在口袋里,叶修安静地看着这景色,他呼出的气尽数化为白色的雾气,渐渐消散,最终融入空气中。

放在口袋的手机响了起来,铃声是周泽楷之前为他录的。

『前辈,接电话。』

还记得那天,他喜欢的那人拿他手机录音时,闪着光的漂亮黝黑眼睛瞬也不瞬地盯着他,看得他的心脏不断狂跳,像即将要突破胸腔禁锢那般猛烈。

『想你了。』

「怎么了,小周?」

「没有。」电话那端传来风的声音,周泽楷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喘,刚应该是在奔跑,「你那边,下雪了吗?」

「下雪了,挺漂亮的,」伸手接住雪花,叶修垂下眼睫看着掌心上的洁白,「希望你回来的时候还有。」

「会有的。」耳边的脚步声越来越大,叶修有些搞不清楚,究竟是周泽楷那边的声音,还是自己这的,「叶修,转身。」

他依对方所言转过身,看见刚在与他通话的人就站在离他大概十步左右的距离,手里还握着手机,胸腔起伏着,呼出的气尽数化为阵阵白烟,模糊了彼此的视线。

「小周你……?」怎么来了?不是说后天才回来吗?快步走向周泽楷,叶修在他面前一条手臂的距离停下脚步,眼底写满了困惑。

「进度快,提早了。」伸手搂住叶修,脸颊贴着脸颊,呼吸间有熟悉的味道,「赶回来与你一起看雪。」

「那么急做什么,要看还有机会的。」拍掉周泽楷肩上的雪花,叶修笑说。

周泽楷没有说话,一个劲地朝叶修笑。

每分每秒都想与你一起呀,不想错过。

 

「我们去那边的凉亭?可以坐着休息。」牵住周泽楷的手,叶修回过头询问。

「好。」将叶修的手紧紧握在手心里,周泽楷跟着对方的步调朝凉亭的方向走去。

覆着浅浅一层积雪的路上并排着两行平行的脚印。尽管这会被落下的雪给盖过,但脚印会一直一直延伸下去,直到很遥远的未来都不会消失。

 

能像现在这样牵着你,很幸福。

在叶修看不见的角度,周泽楷嘴角扬起温柔的弧度。








**

原本打算穿輪迴or興欣隊服去考試,想了想覺得這樣太引人注目,還是低調點好(最後全身黑熱死自己(。


好喜歡周澤楷呀,好喜歡葉修呀。


哎,希望各方面都能堅持下去_(:зゝ∠)_

评论(8)
热度(77)

山有木兮木有枝,葡萄发糖你吃不吃

© 葡萄美酒夜光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