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美酒夜光杯

【周葉】自始至終

*前段時間《精灵秘史》的G,經過同意放出來~

*電腦壞了檔案消失,還好有存份在LOF上><但是未修改前的(......






一顆磨去稜角的圓潤小石子被投入澄澈如明鏡般的湖裡,發出噗通一聲,在這寂靜的夜裡清晰可聞,以石子落下的點為中心,向外激起陣陣漣漪,而後逐漸趨於平緩。

周澤楷不管身上的衣物是否會被弄髒,獨自一人坐在湖畔一處草長的較稀鬆的地方,曲起雙腿,低垂著首凝視湖裡那輪除了偶爾有些微波動,其餘皆與高懸於夜空中的明月一致的皎月。

——周澤楷是從皇宮裡偷溜出來的,因為他覺得裡面的氣氛挺悶的——每個穿著華貴服飾、戴著珍稀首飾的同族不是聚在一起,以一種像在打量珠寶價值的目光一般,將他從頭到腳評論了遍,就是臉上堆滿虛偽的笑容上前與他交談,任誰都不曾想過他還只是個孩子需要點關切,腦袋裡只裝著他的價值與用途。

再怎麼說周澤楷也仍只是個未成年的精靈,饒是平時他總是穩重的不像個孩子,但仍然有顆叛逆的心,於是他以內急的理由,偷偷地從走廊上某一不起眼的角落,翻過窗戶跑了出來。

之後就有了眼下他坐在湖邊發呆的景象。

他的臉上沒有什麼表情,讓人摸不清此刻他的心情究竟是如何的。

這樣的感覺很不好,如果我不是精靈族的王子就好了。他看著澄澈湖面上自己有些稚氣與圓潤的臉,心想著。

或許這樣就不必面對這些事情吧。

又是一顆石子被扔入湖裡,再次激起一小陣的漣漪。

正當周澤楷的思緒漂遠,想的出神時,一道些微低沉的嗓音倏地從他背後響起。

「想什麼呢,小傢伙,皺著眉頭小心之後變的和老韓一樣啊。」

周澤楷當機立斷動作靈敏地向旁邊滾了幾圈,將兩人之間的距離拉開後,半跪在地上舉起隨身攜帶的小弩瞄準來人。

「你是誰。」他的聲音不算大,但在這靜謐的湖畔清晰可聞,稚氣未脫的小臉上全是嚴肅的神情。

竟然沒有發現發現有人站在我後面,警覺度太低了,需要再加強。

來者是個看起來約莫二十來歲的青年,他上身穿著款式簡單的長袖襯衣與軟甲,下身是方便活動的深色常褲,腳上踩著大概是什麼動物皮的長靴,外頭因應氣溫罩了件短斗篷。儘管被人拿著武器瞄準,他也仍是一副從容不迫的模樣,面上絲毫沒有任何慌張,嘴裡叼了根月光草,雙手環抱住胸,站姿挺隨意的:「別那麼緊張嘛,小傢伙。」

來人笑著聳了聳肩:「若我想要傷害你的話,剛才就是個挺好的機會,不是嗎?」他高舉著雙手,表示自己沒有要傷害他的意思,「不過你的靈敏度還不錯,我喜歡。」

周澤楷想了覺得挺有道理,但他仍舊無法完全放下戒心,畢竟對方怎麼說都是個來路不明的人,而且能夠絲毫不讓他察覺地靠近,身手肯定是很好的——別看他全身上下都是破綻,連個武器都沒帶,但周澤楷相信對方肯定能夠瞬間將他給放倒。

「你年紀還小,多開心的笑嘛,一直這麼嚴肅可不好的,嗯?」陌生的青年臉上掛著溫和的微笑,直直地朝湖畔走去,嘴裡小聲嘟囔著,「好久沒來這裡了,感覺這裡沒什麼變啊……」

他隨意地坐在地上,回過頭向周澤楷招招手:「一直站著不累嗎?過來坐吧,不會有事的。」

興許是他的聲音有種魔力,原本不願意過去的周澤楷聽見這句話後,就收起小弩走到那人身邊與他並肩坐在一塊。

「你叫周澤楷對吧?」青年偏過頭問,不知道從哪裡拿出顆蘋果喀嚓喀嚓嚼著,「還沒有成年吧?那就叫你小周了。」

「……為什麼知道名字?」

「這個啊,」他掏出另顆蘋果遞到周澤楷面前,「因為我厲害,幾乎沒什麼是我不知道的事。」

周澤楷不太相信看著對方。

「我說真的,沒騙你……這顆蘋果拿去吧,當作見面禮,雖然不是什麼名貴的寶物,不過還是希望你能喜歡。」

精靈是百毒不侵的,他應該不會那麼無聊在上面抹毒藥的。

猶豫了下,周澤楷還是將那顆蘋果收下來放在懷裡:「謝謝。」

夏日的夜晚很涼,陣陣微風夾帶著青草與鮮花的甘甜氣息迎面撲來,宛若是會移動地星球的螢火蟲漫天飛舞,蛙鳴此起彼落地響著,仿佛在唱著大合唱般。

「不小了,不是小朋友。」過了半晌,周澤楷說。

「你長大了,可是沒有成年都還是小朋友的。」抬起手想揉揉對方的頭髮,但想到他的身分與他的話,最後還是將手給放下了,「努力成長吧。」

「嗯。」

明明只是初次見面,但周澤楷卻在對方身上感覺到一種很熟悉的感覺,就好像是認識了很久的朋友再次碰面那樣。

儘管沒有人說話,但兩人之間的氣氛一點也不沉悶,反而有種輕鬆舒適的感覺。

不知道過了多久,青年出聲打破了這份寧靜。

「你的同伴來了,回去早點休息,別再隨便偷跑出來了,大家都很擔心你,知道嗎?」站起身,他回首對也跟著站起來的周澤楷說。

周澤楷眨著黑亮的眼睛,乖巧地點了點頭。

「下次見面再聊了,再見。」

來不及詢問對方為什麼這麼肯定會再見面,對方就已經轉身離開了。

「對了,」沒走多遠的青年又折了回來,「我的名字叫葉修。」

周澤楷站在原地看著對方的身影越走越遠,最後消失在夜晚的森林裡。

「小周!」回過頭,周澤楷看見他的好朋友江波濤正往他的方向走來,「你這樣一聲不響地跑掉,真的讓大家好擔心。」

「對不起。」

江波濤自然也知道為什麼周澤楷會偷溜出來,他在心裡嘆了口氣,「以後等你登基,這種事情會越來越多的,要慢慢習慣。」

「我知道。」

「我們快回去吧。」朝過來時的方向走了幾步,沒有聽見後方跟著的腳步聲,於是江波濤回頭查看,「怎麼了?小周你怎麼會有蘋果?」

「沒事。」他搖頭,跟上江波濤的步伐,「樹上摘的。」

……這裡沒有蘋果樹。江波濤在心中腹誹著。

「有人名字叫葉修?」回去的路上周澤楷忽然出聲詢問。

「沒有,怎麼這麼問?」低下頭躲過長的較低的枝椏,江波濤內心有些困惑為什麼他的好友今天問題變得有些多。

「沒什麼,突然想到的。」看著手裡的紅蘋果,周澤楷陷入沉思。

所以,葉修是誰?

 

在那日過後,周澤楷總想著對方什麼說的下次見是什麼後、又會用什麼方式碰面,可又覺得王宮戒備如此森嚴,連隻鳥要進來都有些困難,更遑論是一個人?突破層層嚴守把關的守衛還不見得進的來,估計那日說的之後見只是種禮貌說法吧,就與你最近過的如何一樣的普通。

心中這麼想的同時,周澤楷莫名覺得有種失落感,但也說不上來為什麼他會如此期待再與那名陌生青年見面。

或許是因為很久以前我們見過面,只是我忘了?

不,不會的。他很快就在心中反駁自己方才的想法。

精靈善記,不論多久以前的事我都會記得,所以不會是忘記了。周澤楷用力閉上雙眼、試圖將這種低落的情緒從腦袋中趕出去。

別想那麼多了,說不定哪天就想起來了,先認真把今天要讀的進度完成吧。再次睜開眼睛,眸子裡頭一片清明,沒有了方才的失落。

今天一樣要認真努力。周澤楷在心中對自己這麼說著。

 

將目光從厚重如磚塊的書籍上移開,周澤楷閉上雙眸並揉了揉。

要讀的東西太多了,得抓緊時間學習。

嘟嘟。有什麼東西敲響了書房的窗戶。

是誰派信使送信來給我?周澤楷滿心困惑地走到窗邊,拉開厚重的暗紅色窗簾,拉開了用法術保持的很乾淨,能反射陽光的透明窗戶。

周澤楷他沒有見到撲動著羽翼,睜著圓滾大眼的信使,反倒是一個人影從窗口躍進書房,順帶一個不小心將他給撞翻在地上。

「噓,是我,別叫。」來人虛掩住周澤楷的口鼻,靠在他耳邊輕聲道。

聽著耳邊略低沉的嗓音,周澤楷閉上大張的嘴,打消了要呼喊外面巡邏的侍衛進來協助的念頭。

「抱歉,剛才進來的太急了將小周你給撞倒。」單手撐在地板上,葉修朝周澤楷伸出另隻手,將他從地上拉起來,「有沒有哪邊受傷?」

「沒事。」站起身後,周澤楷拍了拍身上因跌倒而有皺紋的衣物,然後走到窗邊將大開的窗戶給關上,「怎麼從窗口進來?」

「因為我是偷溜的,走正門不太方便。」環顧了下書房的布置,葉修從立壁式書架旁拉了張椅子到疊滿各種書籍的書桌旁,指著上面的某本黑底金字的書,「方便借我看下嗎?」

先是遲疑了下,周澤楷才小聲說好,然後抱著已經看完的書走到書架前,墊起腳尖將書籍一本一本歸位。

將書歸位不是件難事,很快地周澤楷手中只剩最後一本了,他墊著腳尖跳啊跳的,就是沒辦法將最後一本書放入原本他待的位置中。

「有困難就說一聲沒關係的,」葉修不知道何時走到周澤楷身後,一把抽走他手中的書,替他把書放回去,「你不是只有一個人,你身邊還有其他人,知道嗎?」

「……嗯。」他低垂著頭,來不及再多說些什麼,一隻寬厚的手掌輕輕地放到他頭頂上,像是安撫似的溫柔摸著。

「有困難就開口尋求幫助吧,大家都很願意幫你的。」

「好。」

「前輩,為什麼有戰爭?」周澤楷指著書頁上某一段話轉頭對葉修說道。

一段時間下來,周澤楷發現葉修懂的東西真的挺多,幾乎是沒有什麼不會的,也覺得直呼對方名諱有些失禮,於是他想了下,決定稱呼葉修為前輩。

「小周你覺得這為什麼會這樣?」放下手中看到一半的書,目光平靜地看向周澤楷,葉修問。

「因為貪心。」

「是的,每個人都想要擁有更多,舉凡像是土地、財富、權利,永遠都不知足,想要擁有更多再更多。當有兩個甚至以上的人在爭奪某一事物時,先是談判,談不攏就可能有戰爭,就像是孩子在爭奪玩具一般,誰都想要,但東西有限,所以就會打架。」

「不得不承認,饒是溫和、清心寡慾、與世無爭的精靈也是會有嫉妒心與貪心的,而且不比其他種族還低。」

「這樣說有讓小周你明白嗎?」

「明白了。」

「那就好,真擔心我的解說沒讓你聽懂。」舉高雙臂舒展著身子,久坐的身體發出骨骼摩擦的細微劈啪聲,「感覺我也差不多該回去啦,下次見。」

「前輩再見,之後見。」周澤楷坐在位置上,看著葉修拉開暗紅色的窗簾——發現外面的天空在不知不覺中已經染上美麗的橙紅——然後照著他來的時候爬的那扇窗離開,過了段時間才站起身走到窗邊向外探,想當然爾已經看不見葉修的身影了。

今天還是忘記要問前輩他到底是什麼身份了,才得以不受任何拘束地在皇宮內移動,還懂得如此多的學識。

 

「早安,小周。」葉修單手攀在窗框上緣,腳踩在窗臺上,臉上揚著抹自信的笑容,舉起另隻手臂向周澤楷打招呼。

「前輩早安。」目光從書頁上移到聲音來源處,周澤楷露出個淺淺的笑。

淺金色的陽光散落在前輩身上,使他整個人看起來像是在發光般,好耀眼,移不開目光。

葉修去找周澤楷的方式與時間點都很奇怪,大多時候都是爬窗戶去的,也都是在只有他一人時才會出現。一開始周澤楷還會被嚇到,但次數多了之後也就習慣了。

雖然周澤楷非常好奇葉修的身份,也小心翼翼地不著痕跡詢問過對方,但葉修總是微笑佔著身高上的優勢摸了摸他的頭,說之後會知道的,不用急著現在知道。

幾次後,周澤楷就不再過問了。

沒關係,我慢慢等,精靈最不缺的就是時間,總有天可以等到答案的。

 

「在看書?」小腿肌繃緊使力躍入書房內,葉修先是微彎下腰理了理身上衣物的皺摺——不同於初次見面穿著的軟甲,之後的會面中,葉修身上都是穿著由高檔暗紋布料製作而成的樣式簡單衣物——之後才邁開腿往周澤楷的方向走去。

「是的,需要學的很多,累。」不知道為什麼周澤楷唯獨面對葉修時,才會展現幾乎不怎麼表現出來的孩子氣的一面。此刻他低下頭,將下巴靠在攤開的厚重書頁上,好看的小小圓圓的臉皺了起來,雙頰鼓起略微嘟起雙唇,小聲嘟囔道。

「不要覺得累,現在所學的在未來都會派上用場的。」來了許多次,與周澤楷之間的關係也變得挺好,葉修毫無壓力地抬手揉亂了周澤楷一頭略長的髮絲,葉修笑著說,雙眸盈滿柔和的笑意,「覺得累的話,我來陪你一起看書吧,或許這樣就不會覺得累了?」

「嗯!」周澤楷那張本就好看的精緻小臉上漾起燦爛的笑容,於那剎那,葉修覺得那笑容比窗外的溫暖陽光還要更加的耀眼,心中莫名湧起股幸福的要暈眩的感覺。

葉修沒有讓周澤楷發現他一瞬間的恍神,他很快就將他的情緒給隱藏起來了。

葉修在周澤楷身旁的椅子坐下——那裡已經是葉修他專屬的位置了,椅子上放了個紅色的絲絨墊子,讓人久坐也不會覺得不舒服——從面前疊著的書堆內挑了本封面燙金的書籍出來閱讀。

「陪你一起,認真成長。」

對於周澤楷來說,葉修是個亦師亦友的特別存在,有時像個教師般指點他,有時則像個好友般伴於他身側。很多時候周澤楷都很不能理解自己為什麼會如此親近葉修,明明他們相識的時間不算長,對彼此的瞭解也稱不上深刻,但之間的互動卻像認識許久的好友一般,氣氛舒適放鬆。

「嗯!」有了個人陪自己努力,動力會大幅提升許多,幾個小時下來,周澤楷的進度比他預期的還要快速,他轉過頭想要看葉修的進度如何,卻不料看見對方單手托頰,撐在桌上打瞌睡的模樣。

溫暖的淡金色陽光斜斜地沿著窗框攀爬而入,像黏稠的蜜一般流淌在鋪著地毯的地上,一部分落在葉修身上,使他的周身圍繞了圈淺金。周澤楷凝視著葉修,覺得有種醉心的感覺。

他不自覺地伸出手想要去觸摸、去把落在葉修臉上的一小縷髮絲撩到耳後,但在距離後者的臉餘下不到兩吋,即將摸到的時候,他忽然停下手,猶疑著這樣會不會太過唐突,幾秒後他收回手,與葉修一樣單手托頰撐在桌上,雙眸含著淺淺的笑意,望著睡得唇瓣微啟的對方。

睡著的前輩也很好看呢。看著看著,周澤楷忍不住小聲笑了出來。

真希望現在的時間可以走的慢一點呢。

這時候的他們誰也不知道,未來彼此會在自己漫長的生命裡,佔了一席很重要的位置。

 

某一日早晨周澤楷醒來,撓著一頭凌亂的半長髮從床上爬起來時,他忽然想到——這種感覺很難解釋,誰都可能在任何時間與地點想起一些不符合當下情景的事——葉修外表看起來只大他大概幾歲,約莫二十出頭左右的模樣,但年紀估計已經上千歲了,有可能是哪個不被人所知、隱居的學者,否則依照他的身份,哪有透過宮裡的情報網,還查不出來的道理?

或許宮裡的圖書室可以找的到相關資料吧?

周澤楷抱持著這樣的心態,每天都趁著閒暇之餘到圖書室報到找資料,看不完的就借回去看,努力不楔地找著。

日復一日,一本接一本地翻閱,他一直沒有找到任何有關葉修的資料。

或許前輩也不是什麼鮮為人知的學者?

周澤楷覺得有些挫折,他趴在有些泛黃的書頁上,小小的臉蛋被手臂壓的有些變形。

徐徐微風夾帶著淺淡的花香從遠方漫步而來,靈巧虛幻的身子鑽過敞開的窗來到書房內,翻動一旁攤開的書籍,隨意且快速地翻動幾秒後停了下來。

一般來說,每個名人的簡介都會是一張照片與幾頁的資料組合而成,但此刻攤開的那頁卻是由一塊空白與滿滿的文字組合而成的。以周澤楷的角度看過去,僅只能看見糾結扭曲在一塊的精靈文,於是他將頭抬起想要看的更清楚,發現空白的下方、文字的上端標了兩個字——

葉修。

再往下看去,周澤楷發現上面登記的身份是守護者,守護未成年的精靈平安長大至成年,在他們迷失方向時,指引前行的道路。

看著那個名字,周澤楷說不上自己的心情究竟是如何,有些意外但也不是很意外。他知道葉修是個很厲害的人,但不知道是這樣的一個身份。

這是你嗎,前輩?

 

幾日後,葉修再次來訪,一樣是爬窗戶進來的——周澤楷不止問過一次,為什麼那麼喜歡爬窗戶來找他,葉修給的回答不外乎是方便、隱密、快速,對此周澤楷感到非常困惑,爬窗戶或許真的挺隱密,但到底哪一點方便快速了?

不同於以前總是在早上過來找周澤楷,這次葉修是在接近黃昏時過來的。

「今天的讀書進度完成了?」

「……是的。」愣了下,周澤楷很快地就回過神回答。

「今天比過去更棒,提早完成進度。」輕拍了周澤楷的肩幾下,葉修趁他不注意時頭偷捏了他的臉頰幾把,「小周你臉手感真的挺不錯的,軟嫩有彈性。」

往常周澤楷都會躲開葉修捏他臉的動作,但這次卻毫無閃躲,他心中想的全都是前輩是不是守護者的事,卻不知道該如何開口向對方提起這事,幾次張口欲言而又作罷,於是變得更加沉默了。

「怎麼了,小周,感覺你今天好沒精神,是發生什麼事了嗎?」

周澤楷沒有說話。

看著沒有立刻回答,也沒有給予任何反應的周澤楷,葉修沒有催促,就靜靜地坐在他身邊,安靜的等待著。

一時之間,氣氛很安靜。

「……沒事。」過了好一陣子,周澤楷才回答,他的聲音聽起來有些悶,然後伸手拿過放在旁邊書堆最上邊的那本,翻開至夾著樹葉書籤的那一頁,指著當中一頁遞到葉修面前,「這個,是你嗎?」

淡淡地瞥了眼攤開放在自己眼前的書頁,葉修坦然的說:「是啊,這是我沒錯。」然後帶著安撫意味地抬手揉了揉周澤楷柔軟的髮絲,繼續接著說。

「擔心你會覺得我是騙人的,所以之前一直沒向你說明我的身份,抱歉。」

「……嗯。」

「今天我來是有件事想對小周你說的,原本不知道該如何向你提起我的身份,不過既然你已經知道了,那這樣就好辦事多了。接下來的時間我必須去大陸南方一趟,那裡發生戰亂……別用這樣的眼神看我,小周你也知道我的身份是守護者,我得去那裡守著孩子們讓他們在這段時間裡能夠平安的成長生活,這是我的責任。」

「具體需要多久的時間不確定,快則幾年,慢的話……其實我也不知道,但戰爭結束後我會盡快回來的,這段時間裡我們派信使書信聯繫吧。」

「答應我,要平安。」身高剛到葉修胸口的周澤楷揚起小小的臉蛋,玉石般漂亮的雙眸認真地凝視著葉修,「拉勾。」

「都多大了還這樣……」葉修雖然覺得周澤楷這種行為挺幼稚的,但還是伸出了小指與他定下約定。

「要平安。」

「我會的。」

「毀約的人要答應對方一個要求。」

看著那雙明亮的眼眸,原本即將說出口的再看看被吞回肚子裡:「……好。」

「說好了,要做到。」

「你也要在這段時間裡平安,然後快點長大,變成很優秀的精靈,知道嗎?」

「嗯!」

周澤楷趴在窗邊望著葉修離去的身影,橙紅色的夕陽映在他前行且筆直的身上,看上去像是上蒼加諸於他的榮耀般,那樣的輝煌,也那般的孤寂。直至葉修的背影消失在視線範圍後周澤楷才離開窗邊,甩動壓得有些麻與紅痕的手臂走回書桌前繼續努力。

加油,下次見面時要變得優秀,別讓前輩失望。

 

整裝好前往大陸南方的前一天夜裡,葉修又來找了次周澤楷。

「小周,這是我的信使,牠叫君莫笑。」用食指搔弄平穩站在自己小臂上的大鳥——那是一隻上半身灰藍,下半身為條紋灰,有著長長尾羽的蒼鷹——牠舒服地揚起下巴,舒展短而寬闊的雙翼,拍動幾下後斂了起來,溫順乖巧的蹭了幾下,「之後看見牠的話別把牠關在門外,然後給牠點吃的牠會非常高興……之後可就要麻煩你了,可不能給人添亂啊,知道嗎笑笑。」

周澤楷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想摸,君莫笑用小但犀利的圓眼看了他一眼後就轉過頭不予理會了。

小小的手掌貼上,柔順光滑的羽毛在手掌下滑過,沒有一根毛是有分岔的,保養的非常好。

跟一槍穿云很像。周澤楷這般想著,然後忍不住多摸了幾把。

「笑笑挺喜歡小周你的,牠其實不怎麼喜歡被我之外的人摸,通常還沒摸到就會被牠啄。」

周澤楷點點頭:「小云在閣樓,看看?」

「不用了。」葉修擺擺手,「之後有的是機會看。」

然後葉修從懷裡掏出一個小方盒交給周澤楷,後者困惑地打開盒子後發現裡面躺著顆約小指指甲蓋大小的種子。

「傳聞這種花是能將思念傳遞給你心中所想的那個人。」像是看出周澤楷的困惑般,葉修解釋道,「試試吧,或許真的能實現呢。」

「謝謝,之後種。」手中的小方盒像是珍貴的寶物般,周澤楷小心謹慎地拉開抽屜,將其放了進去。

「時間不早了,小周你早點休息吧,我先回去了。」

「晚安。」在葉修爬上窗臺時,周澤楷伸手拉住了他的衣角。

「怎麼了?」

「一路順風,要平安。」

 

葉修離開後,周澤楷想了下後又把種子拿出來,命人準備了個填滿培養土的盆栽,將葉修送他的花種子給種了上去,放在窗臺上讓它每日接受溫和陽光的擁抱,看著無限好的風景。

在他沒注意到的時候,一顆名為「思念」的種子悄悄地落在他心房上,以簡單的喜歡與想念澆灌,然後靜靜地等待它開花結果的那一日到來。

 

一個閃爍著淡紅色光芒的法陣憑空而現——這是葉修的傳送法陣——周澤楷伸手從中拿出了一封信與一個小玻璃瓶。

大多時候兩人都是以書信交流,不過葉修偶爾會像現在一樣,使用魔法傳遞書信與小東西給周澤楷。

要是我的能力好點,也能用魔法傳遞書信就好了,或許就可以寄點藥膏或是吃食給前輩,讓他過得好些,不用那麼辛苦了。展開信件一字一句慢慢讀著,每讀完一句就再從頭再讀次,反覆著思考葉修在寫下這句話時的心情與表情究竟是如何。

『小周,最近過的如何?學習上有什麼問題嗎?

目前我這邊的情況還算安全,戰火還沒有延燒到我這邊,居民的心情雖然緊張,但還是穩定的。

對了,隨信付上的小瓶子裡裝的是瑩光花,這邊的山谷遍地皆是,一到晚上山谷就像在發光似的,那景色真的很美,要是可以也想帶你來看看。』

坐在書桌前偏著頭想了下該怎麼回覆比較好,周澤楷從旁邊取過紙筆,提筆寫下要給葉修的回信,每寫段時間就再次停下來思考,然後再提筆書寫。等他寫下最後一句話並在最末端簽上名字與壓上日期時,時間已經過了兩小時,信紙也厚厚一疊了。

他仔細地將信紙折好放入牛皮紙信封中,然後在封口處蓋了個皇室專用的火漆章,最後前去閣樓找他的信使一槍穿云,麻煩牠將他的信送去給葉修。

願我心中所想的,你都能毫無阻礙地收到。看著自己全身雪白的信使在天空振翅翱翔的身影,周澤楷心想。

 

日子一天接著一天地過,原本葉修那還算工整的字跡變得越來越潦草,一開始還能寫滿一整張的牛皮信紙,現在連寫滿半張都有些牽強,回信的頻率也變得很不穩定,有時候一周就能回信,有的時候則是得等上十天半個月才得以收到封回信。

最後一次葉修寄給周澤楷的信裡寫著,已經看到絲曙光的戰況又陷入膠著狀態,情況不是很不樂觀,原先最近這陣子就能動身回去,不過依照現在的情況,估計得再晚些時日了,不確定會推遲多久。聽說王宮最近這陣子不太平靜,小周你自己也要多加注意安全啊。

看著手中字跡凌亂的信紙,周澤楷內心十分的擔心,他非常想立刻趕到葉修身邊給予他所有能給予的協助,但他不能。除了不清楚葉修所在的位置之外,他的能力雖有成長,但仍不是最頂尖的,就算此刻能趕過去,說不定只會變成累贅,得讓葉修分出一分心來注意他。

所以只能待在相對安全的王宮裡——至少現在是這樣——然後傾盡全力去為葉修祈禱著,祈禱戰爭能快點結束,然後他想念的那人能夠平安歸來。

當初葉修贈予他的那顆種子已抽芽成長,開出了朵有些半透明的花。

前輩,你感受到我對你的想念了嗎?

幾個月後,戰爭結束了,但周澤楷期盼的那人並沒有歸來。

 

時光轉瞬即逝,滄海桑田,物換星移,幾百年的光陰在長壽的精靈眼中僅僅只是短暫的幾年光陰而已,曾經年少的精靈王子已成長為帥氣的精靈王。

可過了這麼久,葉修仍是未曾歸來。

皇宮裡上至周澤楷身邊一起成長的江波濤,下至整理環境的宮女園丁,都知道他們的王有個從年幼就一直在等的人,可這麼久的時間過去了,那個人始終沒有歸來。

他們都在說他們的王在等的那個人肯定是失蹤了,甚至歿了,否則不會這麼久都沒回來,連封信都沒寄來過。

「小周,你自己也知道大家是怎麼說的吧?」站在周澤楷身後,江波濤淺淺地嘆了口氣。

「知道。」背對著江波濤,周澤楷看著遠方,音調毫無任何起伏,平淡非常。

「你這是何必呢?都過了多久,你怎麼還相信你在等的那個人會回來?」

「因為是他,所以一定會。」

「小周你……唉。」

轉過身,周澤楷認真地看著江波濤,「他一定會回來的。」

「……希望哪天你不會後悔現在的決定。」江波濤對他這個好友的個性挺瞭解的,一旦是他所認定的,那麼就會不管旁人的勸阻一直堅持下去,直到他自己放棄為止。

「不會的。」永遠不會。

 

周澤楷在書房看書、處理公文時,有一個不論風多大、雨下的猛烈都不將窗戶完全關上的習慣。曾經有人問過他,為什麼都不把窗戶關上,周澤楷只是笑了,沒有說話。

想要留扇窗給我等的人,還有他的信使,我怕他們找不到可以進來的路。

 

這天周澤楷處理完需要他批閱的公文後,翻起了過去葉修寫給他的信,回憶他與他之間的那些零碎溫暖如午後陽光的互動,一個不小心想著想著就趴在書桌上睡著了。

有些強勁的風從不曾關上的窗子吹進來,將周澤楷珍貴的回憶給吹落至地上,厚重地毯上到處散落著邊緣有些泛黃的牛皮紙信封。

意識朦朧之中,周澤楷似乎看見有個人從敞開的窗爬了進來,關上窗後彎下腰替他拾起散落一地的回憶,然後走至他身旁揉了揉他的頭,將整疊未整理的信放在書桌的一角。

傻瓜。他聽見那個人語調溫柔地說。

他抬起收想去抓,可卻被躲開了。

睡吧,我一直都在。

聽著那人的聲音,周澤楷陷入更深沉的睡眠之中。

從堅硬的書桌上醒來時,周澤楷有些失落地摸了摸自己頭,心想原來這只是個夢啊,可是卻真實的讓人不想醒來。

他甩動壓的發麻的手臂,打算將堆疊在桌上的書籍拿去歸位時,他一個轉身看見旁邊的貴妃椅上側躺了個人影。儘管許多年不曾見過面,但他非常肯定那就是他一直在等待的那個人。

珍貴的手抄書嘩啦啦地掉到地上,周澤楷快步走上前去,跪坐在地上伸出手臂想要擁抱對方,但又像是在害怕些什麼般,在距離他不到一個手掌的距離時,他停了下來,不敢再向前探去,哪怕是一公分他也不敢。

——他在害怕,害怕那人不是他一直在等的那人。

「怎麼了,想抱就抱啊,還是說過了這麼久不認得我了?」慵懶的音調響起,那人緩緩地轉過身——那是周澤楷他朝思暮想的面孔——儘管過了很久,但與最初分離時差別不大。

周澤楷抱了上去,力道大的像是要將對方揉進自己體內那般的用力:「你終於回來了,不要再離開了。」

「好久不見。」睜著剛睡醒尚迷茫的雙眼,葉修轉過身對著周澤楷淺笑,話語間盡是溫柔之意,「我回來了。」

「你的想念我收到了。」

盛開的白色半透明花朵迎著風搖曳,窗外橘紅的陽光就如葉修離開的那天一樣。

 

——唯一的差別在於那時候葉修是離開,現在則是歸來。

 

並不再離去。







**

印象中一開始跟常惜說最多大概4000字左右,然而寫著寫著就無法控制了(下跪

感覺老是趕在最後一天壓死線交稿_(:3」


一次打了大概十針麻醉簡直了,但是不得不說效果挺好(廢話

換了藥也不用怎麼吃止痛真是太好了,看到康復的曙光(淚流滿面

评论(2)
热度(40)

山有木兮木有枝,葡萄发糖你吃不吃

© 葡萄美酒夜光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