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美酒夜光杯

【周葉】逢

*精靈paro

*感謝可愛的吧刊策劃同意我拿這混更......(





滂沱大雨不停地下,透明的雨水猛力拍击着窗户,在上头留下一道又一道蜿蜒的痕迹,落在地面时飞溅开来,像碎裂的珍贵玉石一般。

源源不绝的雨声不断响着。

周泽楷闭着眼睛躺在柔软宽敞的床上,身上盖着厚实保暖的棉被,房里的气温舒适刚好,有点凉,但也不会太冷。这样的环境本应是挺好入眠的,但他听着窗外绵延不绝的声响,原有的睡意全都跟着雨水流走了。

不论是躺在床上左翻右滚,亦或是在心中默数羊只,都迟迟无法入眠。于是他干脆爬起来,赤脚踩在铺着厚重地毯的地上,走到窗边拉开厚重丝绒材质的窗帘,然后推开窗,任凭冰凉的雨水不断打在自己脸上也不为所动。

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又过的如何呢?不知道他那边现在是不是也在下着大雨?

抬头仰望此刻覆着厚重暗沉的云层,一望无际的夜空上看不见往常闪烁的星子。

周泽楷手肘撑在窗匡上,单手托颊,思絮飞回到许久以前,那是他与他都还是孩子的时候的事。

兴许是两人各方面的能力不相上下,年纪也相近的关系,不知不覺中就会开始在意起对方。周泽楷与叶修一开始的关系就只是碰面时会点头打招呼的陌生人,后来熟悉后便时常腻在一块,不论学习或是消遣娱乐都是。他人看着他俩的互动总打趣笑着说,感情那么好,干脆住同间房好了,不过未来各自有了伴后可就不能这么腻在一块啦,有人会吃醋呢。

听到这话,平时总是会说个几句的叶修反常的只是笑了笑,没有多说些什么,而周泽楷不是很懂这句话,他眨了眨眼睛想,感情好为什么不能在一起,一定得分开?

那些人不知道的是,周泽楷真的时常于夜间跑去叶修房里,说是不习惯一个人,房间太大,太寂寞了,想要与他蹭床一起睡。起初叶修还有些讶异,毕竟他们之间的关系有些微妙——两个人都是下任精灵王的候选人,怎么说关系都会是比较紧张些的——他觉得他们之间的关系再好,也只会这样止步不前了。他看着对方满怀希冀的脸庞,稍微愣了下,不过很快又恢复正常神色,笑着伸手揉乱了对方那整齐的发丝,没有多说些什么便答应了。

 

于是那天之后的每个晚上,周泽楷总趁着宫里定时巡视的侍卫远离他房门口后,穿着睡衣小心翼翼地偷溜到叶修房间,在睡前陪他一起看会书,躺上床后也不急着马上入眠,有时双双保持沉默享受片刻宁静,有时则是聊了下像是学习心得、今天发生了什么事[l1] 这类的话题,而对于未来的规划都避开绝口不提。

“前辈。”叶修比周泽楷年长个大概一百二十年左右,加上比他还要来的早接受各种关于精灵王的高等培育,于是周泽楷称叶修为前辈——不过外貌上倒是没有相差过于悬殊,毕竟是精灵嘛。“七六一七年的战争,怎么看?”稚气未脱的脸庞上带着丝坚毅,周泽楷坐在叶修身边,轻声问道。

“没有谁对谁错,都只是为了活下去而已。”书翻过一页,细腻中带着些微粗糙的触感从指腹传来,叶修平淡地说,“相较于更早之前的那几场,这场的损失没那么大,但也不容小觑,前前后后打了三年之久,曾经丰饶的土地被大军摧残过后几乎要变成寸草不生的荒芜大地,因为战争而流离失所的物种不计其数,甚至一部份因为这场战争而永远从这世界消失,若要得到相关信息的话仅只能从书籍中获取了。”

“仅管其中一方或多或少能够得到些许利益,但失去的、毁坏的大多时候远比这一切还要来的多上不知多少。”取过一旁的流苏书签夹入书页中,叶修阖上书籍,转过头,目光直直地落在周泽楷身上,像是在问他,也像在问着自己,声音低如呢喃,“值得吗?为了这几千,甚至可能只有几百年的盛世,舍弃了长久以来累积起来的文化,践踏孕育出许多物种的丰饶土地,失去许多珍贵的事物,值得吗?”

不等周泽楷回答,叶修站起身来时顺手摸了下他放在腿的手,说:“小周你的手有点凉,很冷?我把温度调高些。”语毕,打了个响指,将屋房间的温度稍稍调高了些,“睡觉吧,时间不早了,明天还得上课……唉,都不给休假的,当学生真累,简直都要比厨娘们还累了。”

闻言,周泽楷忍不住勾起嘴角,噗哧声笑出来。

“别笑啊,难道不这么觉得吗?”看着周泽楷的笑容,叶修心情不错,也跟着弯起了唇角。

“学习辛苦,但觉得快乐。”不经思考地,周泽楷立即回答,他的眼里映着闪烁的微弱火光,明亮且坚定。

“喜欢学习,并乐在其中,很好。”掀起棉被一隅,叶修侧过身子让周泽楷先爬上床,“不可以再把棉被捲走,或是睡到一半对我拳打脚踢了啊,我都要觉得小周你讨厌我了啧啧。”

“那是意外。”眼神飘摇,周泽楷不太好意思地红了双颊,微低下头说,“梦见被追杀,所以……”

“担心那么多做啥呢,可别忘了这是王宫,有侍卫定时巡视,再不济可不是还有我吗?还是说你不相信我?”叶修眯起了双眸。

“不、不是的!”周泽楷顿时慌了手脚,不知道该怎么用本就不是很好的言语表达能力来告诉叶修他的想法。

“莫慌,逗你玩的,”揉了把他的头,叶修说,“有我在,放心。”

“嗯。”过了段时间,周泽楷浅浅地应了声,“晚安,前辈。”

“小周晚安。”

于一片黑暗之中,周泽楷却能无比清晰的看见身旁叶修的侧脸,他安静地看着,像是在想着些什么,却也像什么也没在想。

很久很久之后,他才闭上双眼,让自己陷入睡眠之中。

 

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曾有过天真烂漫的岁月,哪怕是如周泽楷这般早熟的孩子都曾有过。那时候的他以为,他与叶修的感情会一直这么好,然后一起生活下去。

——直到其中一方的漫长生命走到尽头。

 

在一个天空如丝绸般优雅美丽,缀满星子的绀色夜晚里[l2] ,叶修少见的敲响了周泽楷的房门。

三长三短的敲门声打断了周泽楷的创作灵感——那是他与叶修之间的小小暗号——少年困惑地放下手中的画笔,并将完成度不到一半的画作稍往旁边挪动,而后起身前去开门。

前辈不是除了学习外,不怎么喜欢离开房间吗?怎么今天突然前来拜访了?

困惑的同时,周泽楷的内心也感到丝庆幸。

还好平时就有整理的习惯,房间挺整齐的,否则就要让前辈见笑了。

“晚上好,前辈。”周泽楷侧身让叶修先进去,在对方经过自己身侧时,将心中的疑惑转变成文字问出来,“怎么突然来了?”

“偶尔也是要主动来看看后辈的啊。”叶修回答,眼里眉梢带着浅浅的笑意看向表情茫然的周泽楷,“怎么,不欢迎?”

周泽楷猛力摇头,感觉像要把头给摇下来那般的猛烈。

“别紧张,只是要稍微跟小周你聊聊,门关好后就过来吧。”叶修像个才是这房间的主人似的,自朝里头走,寻了张椅子便在书桌旁坐了下来,饶有兴致地端详桌上的画作,“画的挺好的啊,可真有艺术天份。”

“谢谢。”任何人听到赞美都会觉得开心快乐,周泽楷也不例外,他嘴角弯着不明显的弧度,一蹦一跳地朝着叶修走去,“什么事?”他问着,同时拉着原先的椅子到叶修身边乖巧地坐下,黑亮的眼睛眨啊眨的,里头的喜悦之情掩饰不住。

“小周你应该知道宫里的人分成三个派系的事吧?一派支持我成为下任精灵王;一派则是支持你成为下任精灵王;最后一派则是觉得我俩都好,谁上任都好,保持中立。”叶修不知道从哪里掏出糖果,拆了包装就往嘴里放,“要吗?”

虽然不怎么吃糖,不过周泽楷还是伸手接了过来,小心地揣在手心里:“谢谢。”

“我们两个都有能力,这个坐上王座的能力,只是我觉得小周你比我更适合这个这个位置,你冷静果敢沉的住气,做好万全准备才会行动。况且那个位置对我来说,是个束缚,外面的世界这么大,还有很多我不曾见过、不明白的,我想去看,用我的双脚走过每一吋土地,用我的双眼看见每一处美景,书籍上的一切无法满足我。”目光凝聚在摊开的手掌心上,叶修浅歎了口气,而后转过头对周泽楷露出个笑,揉乱了少年的头发,“别这表情啊,开心点……对,就是这样。”

周泽楷抿着唇,放在腿上的手掌握紧又放松。空气好似凝固一般,两人好一阵子没有开口说话。

良久,周泽楷抬起头望着叶修,眸子里承载太多的情感,期盼、渴求、哀伤,各种情绪混杂在黑白分明的眼睛里,问:“那你呢?之后有什么打算?”

像是听见什么好笑的事般,叶修低下头笑了笑,然后抬起头,认真专注地看着周泽楷:“还用问吗,当然是离开这里,去外面的世界闯荡,去看这世界所有的一切——精灵的生命如此漫长,感觉不做些什么就太浪费了。

如此漫长的时间,足以让我们去细细体会感受,看遍所有不曾见过的。”

“之后……会回来吗?”

“……我会尽量找时间回来的。”犹豫了下,叶修还是据实回答,他放低声音安抚后辈,“放心吧,会时常写信给你,告诉你近况的。”

“相信我,不会有事的。”

那日深夜,他们谈了许久,直至漂亮的黑蓝色夜空逐渐染上紫罗兰般的活泼颜色,这才结束这场漫长的谈话。

离去前,叶修从袍子里掏出个小银环,定睛一看,那是个做工精细,边缘刻着繁复花纹的戒指。他说:“好好收着,给你喜欢的人、未来的王妃吧,就当我给你们的祝福了。”

“加油,未来这个世界就靠你了,小周、周泽楷。”

少年没有回话,只是点了点头,最后说了句再见,以及保重。

 

几日后的夜里,叶修趁着宫里侍卫换班,守卫较为松懈的时候,逃离了这对他来说莫名有压迫感、喘不过气的王宫,只言片语都没有留下。他的房间整齐的宛若像不曾有人住过般,棉被折的整齐,书桌上什么都没有,书架上原本摆着满当当的的各式书籍,此刻上头什么都没有,好似过去所见的一切都是虚假不实的。

正当整个宫里上至在位的精灵王,下至修剪花草的园丁都正如热锅上的蚂蚁般疯狂找着叶修时,周泽楷的好友、未来他的得力助手江波涛也私下问过他是否知道叶修前辈去了哪里,而周泽楷没有回话。他靠着窗,嘴角勾着抹不易察觉的小小弧度,凝望碧蓝如洗的蓝天的目光悠远深长。

 

我不知道呀。过了好长好长一段时间,他才转过头回答,眼里流转的含义没人能够读懂。

希望叶修前辈能够在外面过得很好,希望他能快乐。周泽楷默默想着。

 

时光如流水,转瞬即逝。对精灵这生命漫长的种族来说,几百年的光阴很短,但足以让一个青涩少年转变成为沉稳内敛的青年,成长为新一任的精灵王。只是若要说时光没有改变他什么的话,在宫里随便抓个人来问,都会肯定地说是害羞。

周泽楷登基那日,加冕后原应要转身对所有人发表些言论、感言,但看着台下满满的来宾,他眼神飘摇,张口欲言几番都没能将准备许久的致词诉诸于口,憋了好一阵子才挤出谢谢两个字,然后在众人困惑但带着笑意的目光与表情中,微红着脸离开了高台,回到房间关上门后,这才完全放松下来。

他靠在厚实的门板上深呼吸了好几次,稍微平复了紧张的情绪后,才迈开步伐往书房走去。对周泽楷来说,纾缓紧张感的其中一个方法就是阅读。

跨进书房时,周泽楷一眼便瞧见一只鹗歇息在正对着门的一扇窗旁。嘴黑头白的大鸟感觉到道目光落在它身上后,扭了扭脖子看向新任精灵王,圆滚的眼睛滴溜溜地转,然后抬起绑了个小包裹的腿敲了敲窗户,意思是要他开个门好让它进去。

心头涌出的一股无由来的信任促使他那么做,而他下意识地也照做了。

这大概是谁的信使吧。看着鹗在自己房里的桌上降落,抬起绑着包裹的那条腿,周泽楷走上前去伸手拆除,心中暗自想着。

包裹捆的还挺结实的,用牛皮纸包了一层又一层,麻绳捆了一圈又一圈,最后才在上方打了个结。除去最外层的包装后,周泽楷发现里面有封有些厚度的信、几株看起来就像刚从土里挖出来没多久,叶片上还留有些许水汽的珍稀植物——不过不排除被人施了维持生气的法术的可能性,还有份折的四方整齐不知道内容是什么的纸。他缓缓摊开铺平,属于他人的所见所闻逐渐展示在他眼前,那是一幅色彩斑斓、某座森林内部景象的画,画里有头上长了三根角的鹿、栖息在树枝上,尾羽垂到地上的鸟、额前长出根小角的幼年独角兽,以及许多长相奇特,连在书上都不曾见过的生物。明明是画笔下的产物,但从眼睛至身上的每一根毛发、鳞片纹路都被刻画的细腻真实,让人觉得画里的生物正透过纸张注视着自己,仿佛随时都会跳脱物理上的限制,出来与自己互动。

周泽楷抱着赞叹的心思,用目光细细扫过每一角,在画的角落看见提笔画下这幅画的作者——叶修。

这么多年不见,前辈的画技一直在进步,画的越来越好、越精致了。

一旁被冷落的鹗、叶修的信使不满的啼叫了两声,锐利的鸟喙轻啄了周泽楷的小臂几下。

周泽楷不是很明白它要做什么,伸手想摸,却被躲开了。

歪着头,鹗将堆在一旁的外包装咬到周泽楷面前,拉扒一小段时间后,将叶修写的一行不起眼、可能是垫在什么比较软的物体上书写,导致有些歪斜的字句呈现于他眼前。

它可能会饿,再麻烦小周你喂点东西给它吃了,对了,它不是很喜欢被不认识的人摸,硬要摸的话可能会被咬。

噢,原来如此。

拉开某一抽屉,周泽楷从当中取出一只小袋子,捏了点果子放置在牛皮纸上,给迢迢千里送信来的辛苦信使充饥下——喂食停靠在他窗边的鸟儿算是他的兴趣之一,因此书房里会有鸟食也不奇怪。

在鸟儿愉快进食的期间,周泽楷展开被放置在一旁的信件,属于叶修的端正有力的字迹映入眼中,寄来的三张信纸写的满满的。指腹细细抚过纸面,感受稍微粗糙的触感,一想到这是自己心心念念的前辈寄来的信件,周泽楷便笑的眼睛都眯成如弯月似的弧度,嘴角的弧度都透着股如糖果般的甜蜜感。

 

“展信佳,还记得我是谁吗,小周?若要是忘记了的话,可要吊起来打屁股啊。

我离开的这段时间,你过的如何?我想你一定是与过去一样认真,甚至更认真,不过前进的时候,偶尔停下脚步歇息下吧,适当的放松能够帮助你走的更长远。

抱歉说好会时常寄信给你,但直到现在才寄了第一封信,做为赔礼,给你寄了些我在这找到的稀有植物,为了摘这个,还跟只雷电系的鸟打了一架……不用担心我,没有受伤,顶多是小擦伤,没事的。我记得这植物宫里没有,你可以把它种在药草旁,这算是草药的一种,用途什么都可以在书里找到,就不多说了。至于图画,画技不精,没能把这所见的一切好好地画下来。如果可以,真想带小周你来看,这边真的很美,觉得一生看过一次就算值得了。

算不上什么名贵的礼物,不过希望你能喜欢。

前些日子接到你即将登基成为新任精灵王的消息,心中莫名有种你终于长大的感慨,打从心底为你感到高兴。这一路走来很艰辛,但你做到了,你很棒。或许一开始你会有些不适应,会有做不好的地方,但未来的路还很漫长,会逐渐上手,越做越好的,我相信你一定可以。

离开王宫的这些年尽管过得没过去那么舒适——或许说养尊处优会比较合适些——不过还挺值得的,在外面我见到了许多原以为这一生不可能亲眼见到的生物,接触到众多不同种族与阶层的人,学到许多在外生存挺有用的技能……或许付出的事物在旁人眼中有些多,但我认为得到的一切非常值得。”

……

看着熟悉,但与过往不太一样的字迹,周泽楷目光柔和,无声的弯起了嘴角。

这些年来,你我都在时间的推移中缓慢改变了些什么,但一些事物却未曾变过。

像是你对我的温柔与包容,一如既往。

 

吃饱的鹗扑动翅膀的声响将周泽楷那不知道飞哪去的思绪给拉了回来,他将叶修写给他的信小心翼翼地沿着折痕摺好放入抽屉收藏,看叶修的信使似乎没有急着回去的意愿,于是抽出纸笔,提笔思考给叶修的回信该怎么回复。

“再多逗留会吧,马上好。”周泽楷对着睁着大眼朝自己瞅的鹗说。

像是能够听懂周泽楷的话一般,它歪头理了理身上的羽翼,然后拍动双翅,凌空飞起,于他房里四处绕着圈子,时而敛起双翼落到地上,如高傲的帝王般昂首阔步地走着。

在心中反复念过许多次,觉得句子无不通顺的地方,这才提笔写下。深色的墨水在纸上留下一行行无法抹去的墨迹,如同叶修于他心中留下的痕迹般,不论多渺小都留下深刻的印记,一点一点的,慢慢改变他。

 

待周泽楷将要给叶修的信写好,装进信封时,时间悄然无声的流逝了近两个小时,在这段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时间里,叶修的信使把周泽楷的书房给逛过一遍后,就非常乖巧的回到书桌上,窝在周泽楷手边。它展翅飞翔时的模样很帅气,不过缩成一团时的模样倒变得很可爱,毛绒绒一团让人看着忍不住想摸把。

“麻烦你了。”将回信系在鹗的腿上,让它立于自己的手臂上——虽然这样有些痛——周泽楷走至窗边并打开,低垂头看着它,唇角微微上扬,“回去的路上小心。”下一秒大鸟啼叫几声张开宽厚的双翼,振翅飞向远方,留下个让人向往的身影,渐渐的、渐渐的成为天边一个小黑点,然后消失。

今天天气真好。眯起眼仰望蔚蓝的天空,他想。

 

在这之后,偶尔周泽楷也会收到叶修寄来的手工点心,虽然外观焦了点、调味料的比例也抓不太准确,味道比不上御厨做的,但他觉得这是世界上最好吃的食物,谁也无法做出一模一样的,因为里面有许多叶修无意识添加进去名为“喜欢”的情感。

——这种感觉很难说明,就好像是有什么在脑海中飘过,你能感觉的到它与其他事物有什么不一样,但无法用所有已知道词汇去形容,只能用心去体会,无法言说。

每每收到叶修寄来的点心,周泽楷都显得特别开心,品尝的速度变慢许多,仿佛这样对方的心意就能先由舌尖尝遍后,再缓慢流入心头,然后化为养分供给他在心上细心照料的那棵名为“倾慕”的树似的。

有时候周泽楷也会寄点外面不易取得的药品过去,不是不相信对方自保的能力,只是不管如何都放心不下。曾想过要动用各种关系去追查叶修的状况,只是他转念一想,如果今天角色对换,他也不会想被查到踪迹,于是将这刚萌芽的想法遏止于脑中。

除此之外也曾稍稍询问过叶修是否需要各种协助,但都被对方客气地回绝了。叶修说他在外面过得很惬意,无须担心,一切都很好。因此周泽楷只是像个在彼端守护心上人的骑士般,默默关望着,直到有需要时再给予协助。

 

虽然知道叶修回信的速度不快,但每日回到房里站在窗边,无声凝望远方,期盼着叶修的信使从彼端飞来已经是周泽楷的例行公事了。迎来回信时,周泽楷总是一字一句缓慢读着,在心中反覆咀嚼思考,猜测对方写下这些时的表情与心情,仿佛在心里默念许多次、咀嚼烂了后,他日夜思念的叶修就能感受到他的想念般,从遥远的地方回来见上他一面。

日复一日,周泽楷对叶修的思念不减反增,很多闲下来的时候,他总站在落地窗前,双手背在身后,目光平静地凝视如宝石般碧蓝透彻的天空放空思绪。什么话也不说,就这么安静地站着,如同一座美丽的雕像般。

宫里的人总惋惜地说他们的王是个笑起来令人为之倾倒的俊美青年,但却不怎么常笑,也不怎么开口说话,但就算如此也是很好看的寡言的忧郁帅哥。

 

时光如流水,白驹过隙,很快就到了三百年才会等来一次的庆典,宫里上上下下的人都为了此次活动而忙的焦头烂额,哪怕是最不起眼的角落都别上了装饰品,让平时有些沉闷的王宫增添了不少活泼气息。

不过就算有庆典,该开的会还是得开。某个年事已高的大臣在一次会议结束后,委婉地说有私事要对周泽楷说,直到众人的身影都消失在视野后,这才慢悠悠地说:“王啊,就当我这个臣子多管闲事吧,我看您年纪也差不多了,是时候找个对象了,一直这样下去不是很好呐……”

周泽楷沉默不语的看着对方,没有任何动作,许久才回了句我知道了。

我也想啊,只是、住在我心里很久的那个人,他还在外面看这美丽的世界,没有回来呢。

或许,我可以借由这次的活动,与前辈见上一面吧。

 

活动当日,来自各地的王宫贵族塞满了整个宴会厅,哪怕是已卸任的前精灵王[l3] 身边总会围了许多来宾,年轻有为又帅气的周泽楷身边想当然围满了倾慕他的女孩子,挤的连只小虫都进不去。

平时就不怎么会与女性沟通互动,总是手无足措的周泽楷这下连说话都快不会了。食物的香气、来宾身上的香水、装点门面的花的花香全都混在一起,充斥在大厅内的每一角落,这味道令他的头有些疼。正苦恼该用什么理由脱身才不会伤到女孩子时,他看见辅佐大臣、同时也是好友的江波涛从不远处路过。

“抱歉,有事找人讨论,先失陪了。”之后又一番好说歹说才从各王公贵族的千金包围中脱身,然后走向一脸不明所以的江波涛。

“怎么了,小周?”

“……没有,觉得不习惯。”周泽楷低声说,用微笑一一回绝了试图过来攀谈的人,“先陪我去花园透气。”

 

栽满各种奇异花卉的花园此刻寥寥无几,与一段距离外的宴会大厅形成强烈的对比,盛开的娇艳花朵无人欣赏它们的美。

“就只能帮你到这了,接下来靠你了,加油。”江波涛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记得要回来,不可以失踪,要知道一个辅佐大臣的压力也是很大的。”话语末端附赠了个你懂的的微笑。

“……嗯。”有过几次逃跑纪录的周泽楷先是沉默了几秒才应声。

“我先回去了。”然后江波涛头也不回地走了。

看着江波涛的背影消失在花丛后,周泽楷将目光移向随风轻轻摇曳的花卉,纤细的枝叶摇摆,像在月光下跳舞似的。

女孩子们真可怕。将肺里的空气尽数呼出,他靠在石柱旁,心想着。

不知道那封信前辈看了没,不知道……他会不会来……

握紧了揣在怀里的一个丝绒小盒,而后又松开,周泽楷觉得情绪比刚才被女孩子围住还要紧张不知道多少倍,没有什么方法能够稍微缓解下。

如果来了,我又该怎么开口?说好久不见,我很想你?

平时思考冷静且迅速的周泽楷这次遇到了难题,他思索良久,却想不出这次问题的答案。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等待的对象一直没有前来赴约,正觉得失落要返回宴会厅时,一个人影悄无声息地来到他背后,伸手蒙住了周泽楷的双眼。

“猜猜?”话语中有着难以掩饰的笑意。

尽管许多年不曾见过,但周泽楷知道,这是他朝思暮想,一直在等的人,没有犹豫的便说出来人的名字。

“叶修。”

“哎呀,一下子就被猜到了,真不好玩。”松开手让对方转身,来人背着光,轮廓看的不甚清晰。他的模样与当初离开时相差不算很大,撇除身型抽高不提,原本略短的头发长了,柔顺服贴的贴在颈子上,只是从意气风发的少年转变为成熟稳重的青年。但眼里对他的温柔与包容,以及唇畔的弧度,哪怕是一丝一毫都不曾改变过。

看着自己这些年来心心念念的对象此刻就站在自己伸手可得的距离,周泽楷觉得喉头有些酸涩,胸口中有股正不断叫嚣着,要他把面前的人紧紧的、牢牢的拥抱于怀中的冲动。藏在宽大袖子里的手紧抠着自己的掌心,用力的指甲都陷入了肉里,花了好长好长一段时间他才将这欲望压下去,关在心里最深处,上了一道又一道的锁。

竭尽脑汁准备好的话语此刻丝毫派不上用场,他就像只离水的鱼般,几度开阖着唇瓣,愣是没能说出只言片语。远处宴会厅里频频传出的莺声燕语、悦耳的乐声像是皆与他们无关,只有风吹过的声响、枝叶摇弋的沙沙声清晰可闻,两人仿若自身在只有他们的世界里,眼底仅有对方一个人。

兴许是氛围太沉闷了些,叶修等不下去了,他主动打破这重逢的感动气氛:“好久不见了小周,不用说话我也懂你意思的,没关系。来的路上遇到一点小问题,不过幸好赶上了……不是什么抢劫,别那么担心嘛,只是有个孩子迷路了,陪他回家罢了。”眼珠子滴溜溜地转,这是叶修思考时的一个习惯,“翻进来的时候听到有大臣希望你趁这次庆典找个对象是吧,看你现在如此悠哉,肯定是好了吧?偷偷告诉我,是哪个伯爵的千金如此幸运,被小周你给选上了?”

“这……我,呃……”支支吾吾,说不出句完整的话。

“如果不好意思说的话没关系。”叶修摆摆手,“之后婚礼记得给我发份请帖就行……不是吧,小周你居然不给我发帖子。”叶修双手捧胸,眉头紧皱,佯作痛心的模样说道。

“不是不发帖。”摇了摇头,闭上眼睛深呼吸许多次,这才睁开眼睛直视面前的人,周泽楷从怀里掏出丝绒方正小盒,在叶修面前缓缓打开,里面安静躺着对方当初离去时,交给他的戒指:“选好了。”

“现在,他就站在我面前,可是我不知道他的意见。”

低头看着周泽楷手中的戒指许久,叶修抬起头来迎上对方的目光,当中虔诚的深情与祈盼烫得他心脏不断剧烈跃动。

“我——”







**

分享件事給大家笑笑(。

有個傻逼午覺起來看見組裡放了張校到一半的稿子截圖,旁邊滿滿的紅字(。)心想這誰啊,紅字這麼多,回去重讀小學算了。

然後放大那張圖,當中的內容越看越熟悉,好幾秒後才知道這誰_(:3」

這笨到要重讀小學的人就是我(笑cry

簡直笨到突破宇宙極限了23333333

评论(5)
热度(51)

山有木兮木有枝,葡萄发糖你吃不吃

© 葡萄美酒夜光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