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感叶修在线发牌

【周叶】回忆

*下雨,凉爽(*・ω・*)

如果能让回忆变成相片,永不褪色永不遗忘,你会想保存什么时候?

刻着繁复花纹的木门被推开,挂在上头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声响,午后的暖阳顺势溜了进来,蔓延在象牙白的磁砖上,摆放在桌上的花也沾上些许颜色,最终沿着垂落的黄金葛枝叶攀爬而上,替这屋子增添了丝温暖的感觉。

听见声响我停下手中包装的工作,抬头对着店门喊出不知道说了多少遍的欢迎光临。

「您好,请问需要什么服务?」

来光顾的客人是位看上去二十六七岁的年轻女孩,在我热切探寻的目光下才开口:「我……我想把我和对象相遇的那天的回忆冲洗出来,可以吗?」

「当然可以了,只要您能想起那天的一切,并给的出相当的报酬自然没什么问题。」

对了忘记说,我的职业是回忆冲洗师。听起来很怪对吧,但其实这和冲洗相片很像,只是洗的东西不同而已。接到的委托主要是警局需要嫌犯的照片而带着目击证人来的,其次就是这种想要保存某一时间的回忆的人。

女孩颌首同意后,我领着她到一间光线昏黄的房间,指引她躺到床上,点燃让人感到放松的薰香,戴上特殊的手套准备就绪便开始一切工作。

过程并不困难,就是需要较多的耐心去引导,毕竟有人可能会感到紧张而不易回想起当时的情境。双手拇指放在她两侧的太阳穴,放轻音调和语速缓慢地引导女孩回忆当时的情境,没一会就有成果了。

大家有看过哈利波特吗?像那样的银色物质从女孩的太阳穴被抽出,我小心翼翼的用手捧住,放入一旁装有储思液的盆子里。如此反覆几次,终于将女孩要冲洗成实体的回忆都取出来了。

「这些吗?」手指轻点储思液的表面,抽取出来的记忆就像彩色的默剧般在我们面前开始播放,一幕一幕加速奔跑着,需要冲洗的部分会像按了暂停键般稍微定格个两秒,画面才会再继续跑。

任何事物都有结束的时候,甜腻的齁人回忆跑完最后一秒,又化作银色物质落回盆里,储思液由里而外漾起一圈圈涟漪。

「嗯对的。」女孩的面颊有些红。

「有急着要吗?」看了眼桌上被我画的略凌乱的桌历,我问,「没有的话……这时间来拿可以吗?」

女孩留下她的资料再三道谢后离开了,工作室忽然安静下来,只有偶尔飞到窗台稍作歇息的鸟的啾啾声,及风拂过风铃发出的清脆声响。

这个工作很有趣,就是经常被强塞狗粮……。边整理晚点要来取的委托相片,我心想。

手中相片的主角都是同一人,是名非常帅气的男性。最上方的这张里头他把简单的衬衫长裤穿出高级精品的感觉,回首凝视的目光温柔的简直要让人融化,唇角弯着似有若无的弧度,一只手朝镜头外的方向伸,想必当时是牵着委托人的手吧。

这组相片我想我一辈子都无法忘记吧,不仅仅是照片主角太好看的关系,也有他目光深情柔软到让人想溺死在里头的因素存在。

更主要的是,委托人同样也是一名男性。

虽然现在的世界不排斥同性恋人,但这还是占极少数,而且也不是每一对都能像他们爱情长跑这么多年,无论是同性抑或异性。

一张张相片看过去,说不羡慕委托人都是假的。他的对象对他非常好,处处宠他爱他,也尊敬他,眼底的爱意不曾因时间而减少,反而变的浓烈,像化不开的蜜般。

如果可以,真想听听他们的故事啊。

放在柜台的服务铃被按响:「请问有人在吗?」

「有的!稍等一下!」正在冲洗暗房工作的我朝门口喊。

可恶,怎么都挑我在做事的时候上门,这是诅咒吧。

将相片从药剂里捞起放在架上等待干燥,洗净双手并在腰间系着的围裙擦干,我快步走到外头招待客人。

对方原本是背对我在看店里的摆设,听见脚步声才回过头来。

——是早些时候让我心生无限羡慕的那个委托人。

「稍等一下,我找一下叶先生您的相片。」其实我特别把他的照片放在最前方,这样说只是还没想好要怎么问能不能说说他与他爱人之间的故事。

「没事,慢慢来,不急。」他拉开柜台前的椅子坐下,优雅的看着我找。

假装找了下,我把相片交给他过目:「您看这样如何?」

像是接触珍贵的展览品似的,男子把那薄薄几张相片捧在手心,注视的目光虔诚温柔,略微上扬的嘴角无一不显示他的好心情。

「很好,」他抬起头,笑的弯起来的双眸好似天上那弯月,里头盛满柔软的笑意,「谢谢。」

「不会,这是应该的。」能够得到委托人的肯定,我开心的都想跳起来转个几圈。

能被人喜爱和肯定,是一件多么幸福与幸运的事啊。

「报酬怎么算?」将相片放回包装袋,谨慎地放在随身小包里的暗层里,他转过头问。

偏头思考了下,我抛出一直想问的问题。

「方便说说您和您对象相遇、相知,到最后相爱的过程吗?」其实我是很不安的,担心这样的问题太唐突,让人感觉被冒犯。

男子愣了下,随后笑起来:「就这样吗?不用收款或是其他吗?」

「嗯嗯就这样。」如捣蒜般直点头。

「不用收款缴房租吃饭?」

「呃……」我被这道问题噎住,好段时间才继续说下去,「就当我是仙女,不用吃喝吧……哈哈哈……」我还有其他稳定收入来源,回忆冲洗师算是副业吧,所以有没有收钱倒是还好,反正饿不死自己,不过这些也没必要和客户说,也省得可能衍生出的麻烦。

「……」对面明显愣了下,随后笑起来,「妳可真是个随性的仙女啊。」

男子向我要了杯水,抿口润润喉后开始述说他与他之间的那些故事。

「我的名字妳已经知道了。」当初他留的联络资料就是本名,「我叫叶修。」

「我是他的前辈,但所属公司不同,彼此之间的关系算是对手,」他轻笑,「前段时间还抢了冠军,让他们三连冠的希望破灭。」

「他是一个非常认真、谦逊温和的人,长的也好看,喜欢他的人多的可以绕地球好几圈了,对象长得太好看也是种烦恼。」嘴角弯起的弧度是甜蜜的,柔软的喜爱从眼里漫出,凝聚在照片上的人上,「妳說,这世界上人这么多,怎么就选择我了?」

给自己斟上杯茶,我安静地捧着杯子坐在一旁听他述说。

「一开始对他的感觉只是对优秀后辈的普通感觉而已……好吧,是多了不少欣赏。认真、负责、不急不躁,能力虽稍有不足,但多加打磨肯定能大方异彩,这样的好苗子谁不爱?」

「随着时间​​推进,他的能力进步不少,从初出毛庐的新人,成长为有能力挑起责任的一队之长;从尚有不足的少年,转变成各方面臻于完善的青年。有人说他是花瓶,但他什么也不急着反驳,凭借自己的能力一步一步走到现在的位置,对于这样的情况,我只想说,实至名归、理所当然。」

「起初对他的感觉只是单纯对优秀后辈的关爱,但随着他成长茁壮,不知不觉转变成对伴侣那种情感,等我发现时,已经来不及了。」

「爱情啊,就像龙卷风似的,来的匆忙,来不及躲避。」手指轻轻磨娑相片,语气放缓许多,「但哪怕能够躲避,我也不想躲。」

「是我先告白的。」墙上的时钟滴答滴答走着,窗台上的植物枝叶随风轻轻摇曳,「他当下很惊讶,之后他张开手将我紧紧拥入怀中,那时候的我都以为要被他给勒死了。」

「松手后他认真的看着我,小心翼翼,一字一句的说,我也喜欢你。」

「那时候的他,笑的好傻啊,从来没见过他这模样,觉得有些意外,后来他告诉我,他喜欢我很久很久了,只是一直不敢说,怕我讨厌他。」

「喜欢都来不及了,怎么会讨厌?」

「没什么愿望,就想一辈子和他安安稳稳过日子。」

来不及对他说些什么,大门被推开了。

进来的人背着光,看不清容貌,但当他走近些时,我就知道是谁了。

——他是照片中的主人翁,委托人叶修的对象。

「来了啊,小周。」叶修扭头对着来人笑了笑。

微微点头示意,男子走到叶修身旁,手自然的搭到他肩上。

「事情都办好了?」叶修问,男子点头,「那就回家吧。」

「大概就是这样,」叶修微笑起身,顺手将椅子摆回原处,「抱歉耽误这么久。」

「别这么说,很棒呢。」我跟着起身,绕过桌子站到他面前,「由衷祝福你们。」

「谢谢。」

男子拉开门,先让叶修出去后,自己才出去,反手轻轻地将门阖上,上头的风铃发出清脆的声响。

有互相喜爱的人,真好。

伸个懒腰,我继续投入冲洗相片的工作中。

「刚才,聊什么?」牵着叶修的手,慢慢走在路上,月上眉梢,夕阳即将没入地平线。

「没什么,说些我们之间那些故事罢了。」捏了牵在掌心中的周泽楷的手,叶修笑着答道。

我们之间那些,从相遇到相爱的爱情故事。




**
赶在最后一刻,送自己小蛋糕~~

   *'``・*。
    |    `*。
  ,。∩    *
+  (´∀` ) *。+゜
`*。 ヽ、 つ *゜*
  `・+。*・'⊃+゜
  ☆  ∪~。*゜
   `・+。*・

每天都要甜甜~~

评论(3)
热度(35)

山有木兮木有枝,葡萄发糖你吃不吃

深山修练九千九百九十九年的兔子精

© 性感叶修在线发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