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美酒夜光杯

【周葉】手速

*嗨,大家早啊 (´▽`)

*跑題嚴重,很嚴重的那種嚴重

*可能有點喻黃成分(






聯盟一年一度的晚會今年舉辦在一家異國風情的飯店,各戰隊的人員應邀全員到齊,現場氣氛很熱鬧,平時不怎麼喝含酒精飲料的選手們在今天多少都碰了有加一些低濃度酒精的果汁。

「大家都吃飽了吧,來玩個遊戲如何?」蘇沐橙拿著麥克風站在前方咳了幾聲,笑著問正在打鬧的眾人。

「好啊好啊,玩什麼?」馬上就有人問。

「大家榮耀都玩的很好,操作都快狠準,不知道平常玩牌是不是也這樣呢。」不知道從哪裡翻出撲克牌,笑的有點壞,「來玩心臟病如何?」

遊戲進行中,每個人都聚精會神緊盯著撲克牌,深怕翻出的牌是正在喊的數字,然後自己手速太慢而被搶先。

「……5、6、7!」同時好幾雙大手拍上那張翻出來的黑桃七,最先拍上卡牌的黃少天苦不堪言,他的手背被後來的人打得通紅。

「喂喂喂我說你們也小力一點啊!打那麼大力手很痛啊!我告訴你們小心之後我帶藍雨的人去搶你們BOSS啊!」摀著通紅的手,黃少天眼角掛著一滴淚水控訴著。

「不想要被打那就不要那麼快出手啊,你說是吧,少天。」彈掉煙灰,葉修坐在一旁的沙發上,唇角勾著在他人眼裡是嘲諷的弧度,幽幽地說。

「我要搶分數啊分數你懂嗎,分數最低可是會被懲罰的!」黃少天口中所謂的懲罰是一杯有顧肝功用,正安靜地擺在一旁桌上的苦茶「我看老葉你不懂吧哈哈哈,你大概是疊在最上方的那個人吧。」

「哦?」將菸掐熄,葉修抬眼看了黃少天一眼,「不試試怎麼知道呢,來來來讓個位置給我。」

之後最先拍上卡牌的人大多都是葉修,而覆在上頭的是周澤楷。像是刻意般,他有意無意隔開他人的手,輕輕覆在著葉修的手上,替他擋去許多拍打。

在一旁觀戰的蘇沐橙嘴角悄悄地彎著,小心不讓任何人看見。

「你們是不是串通好的怎麼都是葉修你搶到牌你也讓點機會給別人啊!」搶不到牌的黃少天氣的直跳腳。

「哪有串通呢,少天你這是搶不到牌在遷怒呢。」翹著腳,葉修笑著看黃少天,那表情說有多欠揍就有多欠揍,「你說是吧,小周。」

黑亮的眼睛凝視著葉修好一陣子,才輕輕點頭,「嗯。」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葉修覺得在裡頭瞧見了什麼,一閃即逝。

大概是錯覺吧。

小周不會跟我有一樣想法的,應該。

 

最後那杯哭茶被黃少天與張佳樂一人一半分掉,因為同為最低分。

「少天,加油,要願賭服輸。」喻文州在一旁微笑看著他,「別那樣看我,我不會幫你分擔的。」

「隊長你怎麼可以這樣……」

喻文州依然笑著看他。

「隊長……」

沒有說話,繼續看著。

牙一咬,眼睛一閉,黃少天一口氣將那半杯苦茶喝下肚。

「水水水我要水好苦啊!」水咕嚕咕嚕的經過口腔,流過食道到達胃部,帶走嘴裡的苦味,「哈好多了這真是種折磨人的飲料。」

「換種遊戲吧。」

「那真心話大冒險?」

「玩這麼多次了還玩不膩啊?」

「玩不膩啊,不覺得這很有趣嗎?」

「還好吧,不然就是轉玻璃瓶,看瓶口朝誰,他就要完成這上面的一個要求。」

「跟大冒險挺像的。」

「是挺像的。」

討論了一陣子,第二個遊戲倒是這樣定下來了。

「嗯咳,小周你有喜歡的對象嗎?是誰?」瓶口朝著周澤楷,問題目的人不敢要求太超過,因此選了較大眾的問題。

只見他沉默了一陣子,然後緩緩開口,「有,葉修。」

那瞬間眾人突然安靜下來,幾秒後像炸開鍋一樣吵鬧。

「握槽你居然喜歡葉修那個沒下限的!」

「不是吧周隊,你收了葉修他多少好處你說啊。」

「周澤楷你別被葉修他給騙了,快回來啊!別往歪路走!」

「呵,我魅力大,羨慕哥有人喜歡就直說嘛,不怪你們的。」

「要點臉啊葉修。」

「就是。」一堆人跟著負附和。

一陣打鬧後,眾人將這當作只是一個玩笑,不放在心上,很快的就將注意力放在其他人身上了。

只有當事人知道那並不是個玩笑,那時候葉修對上周澤楷的視線時,他看見裡頭有著純粹的喜歡與認真。

 

「小周,你說喜歡我,這是認真的嗎?」約了周澤楷出來單獨談話的葉修靠在窗邊,微涼的風撲在他臉上。

「嗯,認真的。」思索幾秒,他加強語氣,「非常認真。」

「那正好,」視線對上周澤楷的,葉修依然笑的很輕鬆,「我也喜歡你,交往看看如何?不虧待你的。」







**

有一個好基友就是好,願意幫我跑簽名會簽名qwq

覺得他對我真好,認識到現在沒掐死我修養真的很好,真的(誠懇

太陽就要出來了,晚安!!

嗯,想吃米糕(無關

评论(11)
热度(54)

山有木兮木有枝,葡萄发糖你吃不吃

© 葡萄美酒夜光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