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美酒夜光杯

【周葉】你好

*日用品後續

*有BUG

*「周澤楷與貓」系列(X

*新年快樂!!(遲到很久的

*沒有甜食簡直活不下去(枯萎

*12/23關鍵詞







那天晚上周澤楷睡的不是很安穩,畢竟身旁多了一個人――一個由貓變成的人,偌大的雙人床此刻躺上兩個男人也顯得略微擁擠,尤其是在其中一個人睡姿不太好,會不斷翻滾的情況下。

「嗯……」一條手臂從旁邊伸來,壓上他的胸膛,周澤楷輕輕地將那條手臂從他身上移開,身子往旁邊挪一些,但是過沒多久對方又會往他的方向移動,被棉被悶的有些發紅的臉頰無意識的蹭著他的肩膀。

有點熱。不習慣與人有親密接觸的周澤楷眉頭微微蹙起,思考是否要下床去客廳沙發上窩一晚。

稍稍轉過頭,周澤楷看見葉修略淺色的唇瓣微啟,嘴角掛著一絲乾掉的口水痕,呼吸間能夠感受到他所呼出來的氣體,熱熱的,像是羽毛輕拂過的般,有些癢。

周澤楷掀開棉被,將葉修隨意擺放的手臂放回他身旁,輕柔地替他掖好棉被,披上外套起身要走時,一隻手從棉被中伸了出來,揪住他的衣角,使得他無法離去。

回過頭看見葉修雙眼緊閉著,眉頭微皺,嘴裡不知道嘟囔著些什麼,周澤楷只能從他嘴型猜個大概意思,伸手抓住衣角大概只是下意識的動作。

——不想吃罐頭。

周澤楷彎著嘴角,輕輕地掰開葉修抓著他衣角的那隻手,動作輕柔的將他的手放回棉被裡。

好,你說不吃罐頭,那麼我們就不吃。

伸出的寬厚手掌在碰到葉修的頭之前,似乎是覺得不大妥,於是又收了回去。

周澤楷靜靜的站在床邊,窗外微弱的月光打在他一側的臉上,有著一圈不甚明顯的光暈,而另一側隱沒在黑暗中,僅只能隱約見到一個模糊的輪廓。他像是在思考些什麼,又像是在放空般,漂亮的雙眼凝視著葉修寧靜的睡顏。

他看了很久,久到讓人覺得他是不是睜著眼睛睡著了,他才重新邁開步伐,安靜的離開房間。

躺在床上熟睡的葉修動了動他的貓耳,喉頭滑出一聲意義不明的呻吟,翻身面對牆壁將自己捲的與蝦米一樣,繼續沉睡著。

 

早晨的陽光從打開的窗台爬入屋內,停留在葉修露在棉被外頭的臉上,他皺了皺眉,將棉被拉高蓋住整個人,絲毫不理會窗外耀眼溫暖的陽光,以及他過去住在野外時,喜歡逗弄的麻雀。

「葉修,起床了。」迷糊中,似乎有誰稍稍拉開棉被,厚實的手掌溫柔的撫摸他的頭,把玩著他的耳朵。

他伸出手想拍開對方的手,但卻被抓住,握在掌心細細揉捏。

「嗯……」重新拉回棉被把自己裹得像蟲繭般,葉修像毛毛蟲似的扭動著,「不想起。」

「乖,聽話。」周澤楷是個挺注重三餐與作息的人,「吃早餐。」

「不吃。」把自己緊緊地裹著。

從棉被外頭輕輕推著葉修,周澤楷好言相勸,「不吃沒體力。」

「沒關係。」想躺在床上一整天。

「不能出去。」

「沒關係。」我本就不喜歡運動。

「起床。」

「不要。」扭著身子,葉修用棉被把自己裹的更緊了些。

空氣沉默了好一陣子,葉修以為對方放棄叫他起床,又快重新失去意識時,周澤楷忽然掀開棉被,突如其來的寒意與陽光讓葉修打了個噴嚏與皺緊了眉頭。

他瞇著雙眼,正想開口問為什麼要把棉被掀開時,周澤楷一個巴掌打在他屁股上,雖然不怎麼痛,但葉修覺得有種尊嚴被挑戰的感覺,於是他立刻翻身坐起。

「你打我!」葉修很生氣,瞬間化為貓型,身上的毛都豎了起來。他在周澤楷的床上快速蹭過幾下,留下許多貓毛後隨即竄出房間,跑到屋子不知道哪個角落窩著生悶氣。

沉默的看著滿床的貓毛,周澤楷從櫃子裡翻出一捲膠帶,慢慢的將上頭的毛給一一去除。

撿回來的這隻貓還真懶,需要多帶出去運動。

沒有動手打人——應該說是打貓的意識,周澤楷在心裡默默擬好對方一周運動的計劃表,想著要如何帶他出門。

 

「來吃飯。」找遍了整個屋子,周澤楷最後在客廳的沙發底下找到生氣炸毛的貓。

貓咪型態的葉修輕哼了聲撇開頭,身子往另一側移了移,不理會對方。

「別鬧脾氣。」趴在冰涼的地板上,伸手想要摸摸葉修的頭,安撫對方,卻被狠狠咬了一口,手臂上頭留下一圈明顯的牙印。

「乖,出來。」在葉修的貓掌上用食指點了幾下,周澤楷起身走至浴室用自來水沖洗一遍被咬的地方,再翻出優碘消毒。

雖然沒有受傷流血,但消毒下還是讓人比較安心。

一杓一杓,將煮熟正冒著熱氣的白粥裝進陶瓷碗裡,再撒上些許肉鬆,周澤楷在餐桌旁坐下,愜意的吃起遲到的早餐。

吃到第二碗時,他聽見身後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不用回頭也知道,葉修以人類外型的模樣站在他身後約五步的位置。

「餓了?」放下手中吃到一半的早餐,拿起一旁乾淨的空碗,周澤楷將其裝至八分滿,「坐這。」

一語不發,葉修走到周澤楷身邊坐下,安靜地吃起後者替他準備的早餐,一時之間餐桌上只有輕微的碗筷碰撞聲。

「還在生氣?」兩條細長的木條夾著麵筋的同時,周澤楷問。

「……當你還在睡時,有人打你,這樣不生氣?」他倒著肉鬆,一不小心手滑倒太多,橙色的肉鬆像小山般堆在葉修的碗中,「挺會做菜的嘛。」

「作息要正常,身體才會健康。」碗筷湊到葉修的碗旁,筷子撥動幾下便把肉鬆小山移成平坦的狀態。「運動,一周四次,每次半小時。」

葉修的腦袋還在高速運轉著,想著要如何說服周澤楷,貓要肉肉、慵懶的才好時,周澤楷便使出了殺手鐧。

「不運動,吃貓糧。」

「一周兩次。」

「三次。」

他們討價還價很久,在周澤楷利誘逼迫下,最終決定一周運動三次。

「自我介紹?」

「昨晚不是說過了?」看了眼周澤楷,葉修繼續專心吃飯。

「不算,要正式的。」

慢慢地將碗裡的粥吃完,葉修咂咂嘴,抽了張衛生紙擦了下嘴巴,才緩緩地開口,「你好。」

「我是葉修,前幾天你帶回來的貓,請多指教。」看向周澤楷的眼神驕傲自信,嘴角揚著一抹慵懶的弧度。

「周澤楷,請多指教。」然後從一旁拿過紙筆放在面前,食指指尖摩娑著紙面,嘴角噙著溫和的弧度,「住在這裡,要遵守規定。」

「……」現在逃家還來的及嗎?







**

這篇大概是一月唯一一篇更新(吧

我覺得我要去跳天臺了嗚嗚

才剛跨完年而已,就覺得今年會很忙QQ可是又很充實,感覺會成長(?)許多,今年底的總結大概會很豐富XD

加油吧!打起精神往前走!!


對了,白粥灑肉鬆好吃喔XD寫得自己都餓了


賀卡仍然收的!不要大意的來吧!

不過大概得春節後才收的到了(失去意義的新年賀卡

评论
热度(54)

山有木兮木有枝,葡萄发糖你吃不吃

© 葡萄美酒夜光杯 | Powered by LOFTER